莫闲随手一挥,一股旋风卷出,将毒雾卷走,毒雾落向岩浆时隐时现的火精灵,只见一只火精灵没有躲开,一声细细的惨叫,就见它已经如死鱼一样,肚皮朝上。

    莫闲心惊火毒的厉害,那只火蜈蚣已经飞身而起,卷着岩浆,直扑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调肾癸水意,逆转周天,口一张,一股寒意喷出,正扑过来的蜈蚣,刹那间,寒意彻骨,虽在岩浆环境下,一口寒气出,身边岩浆立刻凝固。

    火蜈蚣还没有扑到,如同红热的钢铁进入水,立刻僵住,颜色在飞快退去,莫闲伸出手指,就是一弹,扑的一声,火蜈蚣顿时节节崩溃,散了开来,间出现一颗火红的珠子,莫闲随手握在手,表面热乎乎的,并不烫人,莫闲行走在岩浆上,周身微微闪着灵光,不要小看了这一层灵光,火热并不侵入。

    莫闲看了一眼这颗珠子,可以说,这颗珠子热力内蘊,如果释放开来,恐怕数里之内,一遍火海,偏偏内敛之极,就是普通人,也可以触摸,顺手将它放入乾坤袋,继续前行,只要岩浆那些东西不攻击自己,莫闲也懒得浪费时间。    过了岩浆河,眼前一亮,这里均是气态的毒焰,轰隆隆的响成一遍,不断有岩浆从四壁滴落,这标准是一遍火海,比地面上火海更猛烈,连四周崖壁都软化而成汁,化为岩浆而下,这已经有一点先天火的趋势,但莫闲知道,这不是先天火。

    要是先天火,恶业不粘,因果不入,莫闲就不敢入内,幸亏是后天火,莫闲祭出一道避火符,化作一道清光,笼罩全身,迈入其,如入无人之境。

    不断有岩浆从身边滴下,有些不等落底,便化作气体消散,莫闲知道,这只是太古毒焰泄露出来一些火气而成,并不是真正的太古毒焰,其自从一种精神化为妖物,不过随时产生,随时消失,寿元极短,所谓方生方死,它们的时间观点应与人类及大部分生物不同。

    这些生物应该不会留意莫闲,莫闲在它们眼,就如岩石一样,根本没有生命,但莫闲也不得不小心,他的精神高度集,恍惚间,看到了许多异想不到的景象,    他看到无数精微之,有着大量飞舞不停的飞虫,它们是如此小,却发现雷鸣一样声响,飞累了就栖息在一层看不见的灵光之上,等等,那不是自己身外的护身灵光,莫闲似有所悟,接着又看到天空之,布满了亿兆各种各样的生命,都在虚空之,上下飞舞,这一片空间是如此广阔,简直无边无际,突然远方飘来一个巨大无比的大山。

    莫闲一刹那间惊醒了,刚才那一幕宛若在梦,时间刚刚过去一眨眼,不知是真是幻,莫闲恍然若失,他抬眼看见一只火红的火蜘蛛,乘着一根晶莹蛛丝,已到眼前,这是一只变异的生命体,已与普通的那些精微生命有了质的区别,对于那些生命来说,它就是长生体,但它已经不可能与那些生命体交流,因为处于不同的层次。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天上一日,地上一年,莫闲恍然有悟,如果说这是一种长生,对于那些精微生命体来说,如果仅是这样,那根本不是长生,他们没有跳出宙光长河,莫闲一瞬间想到了许多,这些对他的道心来说,可以说是一个大冲击。

    道心在于坚守如一,这是一种信念,而不是一种知识,既然一切皆是无从生有,什么东西能动他的道心,莫闲一笑,冲击虽大,但还是不能动摇他的道心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一瞬间的事,火蜘蛛扑了过来,蜘蛛吐着几缕蜘蛛丝,向莫闲缠了过来,莫闲伸出的,掌佛国发动,蛛丝立刻消失,接着蜘蛛消失,它进入掌佛国,一进入掌佛国,温度立刻降了下来,火蜘蛛立刻僵住,直挺挺僵着,失去了生命,火蜘蛛根本没有想到,它只是一只妖兽,没有想到还有其他世界。    莫闲渐渐逼近了元磁真力层,刚才那种毒焰不过是元磁真力层的缝隙泄露出来,莫闲不知已下降几千万丈,在一遍火海,火焰越发显得黄亮,火焰越发凶猛,但脚下却是青色的元磁罡力层,不知几千万丈厚,一到元磁真力层,莫闲感到连自己体内温养的朱蟾剑等,都受到元磁真力的影响,他稳定身躯,寻找元磁层的薄弱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试了试脚底的强度,虽然看着是青色光层,但却很厚实,脚下用力试试,完全类似于实地。

    他向四周看去,却见远处一缕黑烟冲出元磁层,一出元磁层,便化作冲天火焰而起,透过元磁层,隐隐可以看到下面流淌着流金一样的液态火焰。

    而在液态火焰之,时不时显示出各种形象,一会儿如巨人,一会儿如巨大的鸟雀,一会儿如毒龙,一会儿如足乌,莫闲皱起了眉头,因为他看出,这是地底毒火产生了灵智的表现,但由于火焰温度太高,不能持久,但如果有东西到其,那么会在瞬间被它们撕碎。

    目光再向远方看去,却不能透过流金一样的火焰,莫闲知道凶险,他身体一振,轰的一声,脚下出现一个圆盘,分为十二地支,依次亮起,子丑寅卯等十二地支团团围住他的身体,飞一样向远处黑烟处飞去。(。)--看门事件,看性感车模,看校花美女,看明星写真请关注微信公众号(美女岛搜索einvdao12按住秒即可复制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