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最后一刻,无边的流金大潮汹涌而来,鬼怪林立,莫闲笑了,身边没有一物有防御性,完全是不设防,大浪一到,他的身体微微一晃,然后站立着,就如同幻影一样,就这么站在流金毒焰海,身上衣衫没有一丝起火的痕迹。(?[〔>

    那些鬼怪突然失去了目标,正在这时,莫闲口出了叱咤两音,手举起一颗珠子,正是那颗火蜈蚣的珠子,珠子上陡然放出红光,在一遍流金色毒焰,分外抢眼。

    红珠一现,里面似乎沸腾了,生出一投吸力,这些鬼怪嚎叫了一声,都被吸入。这地底的鬼怪本是一种精神所生,在地底毒焰,方生方死,只有本能,并无实际意识,被莫闲以叱咤声吸入珠子,珠子成了它们的新家,完全和外界隔绝,莫闲随手将珠子悬在顶上,珠子不断吸收着游离而来的火气和鬼怪,再加上祭炼,是一件不错的宝物。

    莫闲叫它地烈珠,他静静盘坐在流金毒火,等待着白莲吸收浊气饱和。他心遗憾,厚土珠已损,身边并没有一件东西能吸附浊气,莲花还有二朵,但都没有经过祭炼,不能来吸附浊气,不然的话,收集一些浊气,倒是很好的材料。

    在流金毒焰海,一朵白莲渐渐变成灰莲,终于色彩不再变化,再也没有一丝吸收浊气的迹象,莫闲睁开的眼睛,的一招,灰莲飘落到他的手心,他身体还下一沉,凭他**六龙之力,都往下一沉,其质量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把灰莲送入乾坤袋,下一步就是去采九天清气,九天清气必须到天柱峰去采,比起采取浊气,相对来说,容易得多,采取浊气时,要不是无意间五火炼体,化而同于火,估计还是比较麻烦,另外,头顶上的龙气已经不多,得快些出去,不然的话,又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时候妖蛾子。

    莫闲一路向上,他同于火,火对他来说,根本不会有丝毫伤害,出了流金毒焰海,穿过元磁层,到达毒火层,这层对目前的他来说,简直是小儿科,但想不到的事情生了,头顶上龙气消散,恶业又一次笼罩在头顶。

    莫闲心一个格登,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,一滴通红的岩浆浆包已降临到他的头顶,莫闲身体一晃,险之又险,避过了这一大滴。

    虽然浆包就是落在他的头顶上,也不会将他怎么样,但霉运就是霉运,烧不死你,恶心死你。

    这滴浆包刚过,一声咆哮,火居然现出一只足狩,一头撞了过来,莫闲冷哼了一声,随手一挥,火海掀起一阵大风,火轰隆隆的响个不停,将足狩吹开,而他化作一道火光,直冲而上,穿越了岩浆之河,一不小心,差点钻入岩石。

    几经周折,终于望见火山口,他钻了过去,恢复了身形,外面蓝天白云,在地下有一月多,终于又见到了太阳。

    他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,放眼向四周望去,周围雪山圣洁,火山口周边,却有几个鬼修,莫闲一眼看到他们,心灵之有一种危险感。

    还没有弄懂,已有个人腾空而起,将他围在当,这人在空各据方位,是天罡北斗阵,手各执法器,瑶光位修士莫闲眼熟,手执硫磺狱幡;天阳位修士手执阴幡;玉衡位修士却手执玉如意;天权位修士手持引魂剑幢;天玑位修士手持引魂镜;天璇位修士手持天音铃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什么人,为何阻我去路?”莫闲知道自身恶业缠身,但也不会有好脸色给他们。

    瑶光位修士冷笑道:“我们是谁,哈哈,一个月前,你进入火山口,临进之前,还摆了我一道,今天在此,我们黄泉鬼,今日来,是想讨个说法。”

    莫闲想起来了,他进火山口时,曾有一个鬼修在此吞吐地狱硫磺气息,并用硫磺狱幡,想暗算莫闲,当时,莫闲以紫竹杖打断了他的气柱,估计在那时就结怨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我还没有找你,你倒自己跳出来,黄泉鬼,好大的名头,不过是些左道小术,安敢欺我!”莫闲却也不客气,手出现了紫竹杖,估摸着这鬼都不是莫闲对手,但他们的北斗阵却是以弱胜强惯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!不管你是谁,入我北斗阵,就是神仙,也给我伏着,不过是元婴修士,比我们强,入了北斗阵,若乖巧,早点献出地下的收获,还要以放你一条性命!”天权位修士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死吧!”莫闲冷冷说到,手紫竹杖向天权打出,一出手,紫光万道,白莲千朵,浩浩荡荡,形成大潮一样。

    天权位修士剑幛一划,阵势展开,莫闲的杖力和剑幛刚一接触,玉衡和天玑等位一起动了起来,人恍若一体,他们当任何一人都接不下莫闲的一杖,但力道却奇异分散出去,人一体,紫竹杖打在空,空气如水一样波动不已。

    莫闲噫了一声,他虽对阵法不怎么精通,但并不是一窍不通,他毕竟学习基础阵法,见对方的星阵人一体,无论攻击谁,人一起分担,而且还有阵法妙用,并不是就人分担,事实上,人每一人分担的只有十四分之一不足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瑶光位修士叫到,阵法迅变换,如同真的北斗星,在穿插,将紫竹杖的攻击威力迅分解。

    莫闲一杖无功,而敌方反击却已来到,般攻击如潮,混而为一。攻击未到,气机已锁定莫闲,莫闲直觉自身寒,他放开了感觉,只凭先天灵机一动,这也是他,身上魄有一大半转阴为阳,才冥冥感到一丝灵机,他一杖打向虚空,后一杖又来,刹那间打出了二十一杖,空气之转来一声爆响。

    这二十一杖出之时,根本没有东西,等二十一杖幻出,却成一条紫龙,正迎上那股混而为一的攻势,轰的一声,莫闲脸色一变,飘身而出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