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又想起一法,这种方法可以临时转运,但后果却极其严重,让恶业推迟作,不过一经作,就无药可救。[  [(<〈[<

    那就是找一个贵人,用他的气运暂时拖住恶业,就恶业的轻重,需要耗费对方气运,也就是在此期间,对方跟他一样,诸事不顺。

    这种方法称为借运法,但莫闲的恶业如此巨大,恐怕世间没有什么贵人能抵挡住的,那么一个不行,就二人,二人不行就人,他只要挨过这个多月就行,之后给他们一些补偿,修行本是逆天事,这世间,业力既然是后天所生成,那么就后天来解决。

    这事情要好好谋划,对方必须自愿,要是在对方不知道,或是强迫之下,不知道又生出什么事端。

    莫闲想明白了,反而回头就走,他会望气术,当然能望见对方的气息,根据福寿禄火的强弱,注意其气运的强弱。

    他幻作一个走方道士,穿街过巷见到一人,骨骼清奇,却一脸困苦之色,但他马上就要达,福禄之火已经很旺,他上前一揖:“这位兄台,好相貌,莫闲有礼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受宠若惊,连忙站起:“不敢,相貌好有什么了不起,还不是贫困交加,在下冯达见过道长。”

    “你命运多舛,今生该多受困苦,你岁丧母,十岁父娶后母,你愤而离家。”莫闲口出惊人,一件件事摆出,说得他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“道长,难道我就这样一生?”冯达说。

    “谁叫你一表人才,给贫道看见,罢了,我将你一生困苦集于个月内,这个月,你会寸步难行,贫蹇交加,只要你熬过个月,你会前途一片光明,你愿意吗?”莫闲循循善诱道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变了又变:“道长,这是真的么?”

    “我说真的你可能不信,但个月换一生幸福,你看着办!”莫闲一付高高在上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?”

    “不需要你付任何代价,只要你答应就行。”

    冯达迟疑了半天,终于咬定牙关:“好,我答应!”这句话一出,莫闲袖小镜子光华微微一闪,他的真形已经被摄入,本来他的福禄火立刻小了下去,这仅仅是受莫闲恶业影响,莫闲一揖,说:“个月后,好运来临时,请顾及家父母,不要得意忘形,随手打了法诀,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,他的意识多了一处藏宝的地方,不过,个月以后,他会自动走到那个地方,掘出藏宝,这是莫闲给予他的补偿。

    他转身走了,刚转身,身子用力大了点,扑哧一声,腰间绽出一道口子,几枚铜钱洒了过来,小朋友们一涌而上,等他回过神来,早已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他顿足道:“我的钱!我想用他来买米的。”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,说倒霉就倒霉,罢了,他掏出五枚大钱,递给了他:“算了,你的钱已经没了,这五枚钱给你,也好渡过眼前的难关。”

    五枚钱很少,也有一升多米,剩下来的日子,看来他只好靠当东西来渡日了。

    冯达千恩万谢走了,莫闲叹了一口气,他得继续忽悠人了。

    几天下来,他的镜多了二十四位各色各样的人,当然,他忽悠的远不止这二十四位,但他们不是不相信,就是半信半疑,只有这二十四位,心一心相信莫闲能给他们改运,其甚至有腰缠万贯的员外。

    莫闲在野外布置好法坛,他事先在外界布置了阵法,还有大量的符箓,他要开坛作法,将这二十四人分二十四节气,形成一年完整的运程,而在此期间,他只用个月,这些人都是气运深厚之辈,莫闲此时所行,根本就是一种邪法,二十四诸天借运法,此法大干天忌,故此,莫闲很小心。

    他点燃法香,净天地之后,法香一线,直接上升至尺处,陡然消失,他见天地已响应,立刻诵道:“

    否极泰来,韩元利贞,天福星现,天禄星明,碌碌转运,二十四分诸天现,暂借二十四诸天运,太上律令!”

    一连诵二十四遍,刹那间,天空狂风怒号,鬼哭神嚎,一道霹雳落下,莫闲身体一缩,一件衣服突现,在霹雳化为灰烬,天空群星复明,天福天禄合成一路,放出一道光华,直落法坛上的镜子,从镜分出二十四光,直射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这回没有躲,顶上光迸现,托着二十四道光华,冲入恶业,莫闲知道成了,正在这时,轰的一声雷响,有人在进攻法阵。

    莫闲随手将镜子一卷,手诀起,就听见轰的一声,大地震动,众多符箓暴,方圆里许范围内,大地一片轰鸣,无数烟尘冲霄而起,而莫闲借此遁光一闪,他走得干脆,事已完毕,现场已经破坏,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。

    莫闲走了,空落下几个道人,南伯子问闻诸子:“道友,这地方谁在作法,声动天地,大地震动,我感到一股极大的恶意,不知是什么法术?”

    “现场破坏得很干净,不过从气势来看,很可能是诅咒国运的邪术。”闻诸子说。

    “关乎国运,他不怕受到反噬,自古以来,诅咒之术层出不穷,天云国自从新皇登基后,许多忠于旧太子的人士不服,新皇特地请二位坐镇,为的就是防此类的鬼域技俩。二位真的没有看出来?”无跂子说。

    南伯子拂然不悦:“我们出山,已是给新皇极大面子,要不是老皇上有恩于我们,我们还懒得出山,见到此处异动,便赶了过来,自古诅咒事,本来就不成大气候只要新皇心无鬼,诅咒根本没有什么作用。”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他只是借运,却让天云国的国师们大动干戈,误认为有人诅咒国本,天云国因为天柱峰高于云霄而闻名。

    当然,莫闲即使知道,也不会关心,他身上恶业暂时被分担,他的运气又一次如普通人一样,他已经上了天柱峰,开始他为期月的采积九天清气的过程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