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想干什么?”南伯子没有见过此类法术,惊恐地叫到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所施,并不是什么正道手段,可以说旁门左道,而且是比较高深的旁门左道,这是鬼道一种,莫闲之前并不能施展,因为他的魂魄没有经过专门锻炼,但经过五火锻身之后,特别是对魄进行了锻炼,魄之,不能说阴性尽去,但也阳性有了六层。

    伏矢本是魄阴毒的一种,如果阴性化尽,则转化为英魄,鬼道法术,洗魂炼魄,就是要将魄阴性尽去,一般鬼修都采用两分法,将魄阴性部分提炼出来,形成法术,以发生妙用,而培育阳性部分,对于伏矢来说,它与英魄是一体二面,英魄主修而功成不朽,伏矢主术阴毒害人,可以控制人的神魂。

    莫闲正是如此,以伏矢化作魔神而显形于外,混入对方魄,从而控制对方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你说我想干什么,你既然不怕死,还怕伏矢之毒吗?”莫闲故意说出此话,南伯子虽不懂鬼修法术,魄为谁,他也是清清楚楚,经莫闲一提醒,立刻明白莫闲的用意,他脸色灰白,叫到:“道友饶命,南伯子再也不敢了!”

    “迟了!”莫闲淡淡地说,小人已爬入他的鼻孔,“我不会要你的命,我多仁慈,甚至连你的意识都不抹去,那多没有意思,我需要一个奴隶,一个聪明的奴隶。”

    南伯子脸色灰败,但被符箓镇住泥丸宫,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,却没有丝毫办法,莫闲脸带微笑,看着他,许多信息开始从他脑出现,莫闲知道成了,手一指,一道光华闪过,泥丸宫上符箓不见了。

    南伯子脸上闪现一丝不甘,却很快被一丝谄媚所代替:“主人,你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打我莲花的主意?”

    “主人,我听我的弟子们说,在天柱峰时有光华闪现,我听到后,知道应该是一件异宝,便动了心,想抢了它,不想主人神通广大,收服了我。”dudu1;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,抬眼望去,那二道遁光已到眼皮底下,正向他们飞来。

    “主人,那是无跂子和闻诸子的遁光,他们怎么来了?”南伯子惊讶道。

    莫闲眉头微皱,说:“他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天云国的。无跂子是国师,闻诸子则和我一样,是天云国请下山,天云国新皇刚上台,担心坐不稳,才请我们出山,而正经的修士不肯出山,我们是散修出身,受了天云国的恩惠,才出来帮他。”南伯子言二语说清楚了他们的身份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怪不得你没有眼力,竟然想抢我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“主人教训的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没有你的事,他们两个我来应付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是,主人!”南伯子眼睛一闪,他虽然明白,但在行为上身不由己,莫闲明显知道这一点。

    遁光两人已经看到天柱峰顶两人站立,其一人是南伯子,而另一人却不认识,从外表上看,他很年轻,但南伯子态度很是恭敬,他到底是谁,两人心都起了怀疑。dudu2;

    遁光落在峰顶,闻诸子向南伯子笑道:“你失踪了近二月,也不跟我们说一声,这位道友是?”

    他直接和南伯子说话,没有将莫闲看在眼,在他心目,这里是天云国地盘,他作为国师的朋友,掌握着实权,没有必要对莫闲客客气气。

    南伯子暗暗叫苦,他心明白,可惜不能说出,脸上一沉,刚要说话,莫闲开口了,他脸上没有看出有什么动气的地方:“我叫莫闲,是南伯子的主人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震得闻诸子和无跂子大脑一遍空白,闻诸子过了半晌,才问道:“南伯道兄,是真的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主人的话不错,我是拜莫前辈为主。”南伯子一付恭恭敬敬的样子,站在莫闲身后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无跂子大叫,“你一定了邪术,莫闲,快放了南伯子!”

    “这关你们事么?”莫闲歪着头,看着无跂子,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妖人,敢在天云国放肆!”无跂子脸涨得通红,“看打!”

    一道光华起,他祭起了修罗刀,隐隐似有修罗出没,这是一种旁门上乘法宝,还是以前留下,据说融入佛门理念,不过佛门已经式微。dudu;

    “米粒之珠,也敢放光华!”莫闲口说着,一副轻视的样子,但他的下手却丝毫不放松,手突然出现紫竹杖,刹那间,紫光万道,白莲千朵,轰向无跂子。

    无跂子修罗刀不过一道惨碧的光华,虽然有气象万千的趋势,但莫闲却老老实实是气象万千,没有丝毫意外,修罗刀一下子滞住,无跂子大惊,刚想回收,白莲往上一涌,立刻感到心如被人剜了一刀,修罗刀失去联系。

    事情还不有结束,就在无跂子失去修罗刀的一瞬间,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,白莲已然卷上身,紫光一闪,无跂子被凭空拿去,轰的一声,摔在莫闲的脚下,人也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闻诸子刚想动手,便见无跂子被莲花凭空拿去,脸色一变,转身想逃,但莫闲怎么允许,手一拍腰间,葫芦藤化作一道光华,也被凭空拿去,摔在地上,转眼间,二人都被莫闲擒住。

    南伯子在一旁看到,连忙大拍马屁:“主人好英勇!”

    闻诸子被拿住,并未昏过去,此时脸色变了几变,莫闲看到他的样子,淡淡地说:“闻诸子,你是想死还是想活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想活!”闻诸子一听,忙不迭的说。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你和南伯子一样,归降与我!”莫闲淡淡地说,他不想杀人,只好走这条路。

    “主人说的是,我闻诸子归降主人。”闻诸子一听,很上道,连称呼都变了,莫闲也没有想到,他会这样。

    不过他很欢喜:“既然这样,那你就起来!”

    说着收了葫芦藤,闻诸子立刻站了起来,起身以大礼参拜,莫闲哈哈大笑。(。)同城交友,5分钟直接约!不兜圈子,快速同城见面,让约会变得更简单!{同城爱缘搜索tcay2016  }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