既然收伏了闻诸子,对无跂子就简单了,莫闲下了禁制,使用与闻诸子不同手段,同时也是给闻诸子一个警告,免得他生异心,收复了无跂子,当然有罚就有奖,将那面观止的瘟癀幡给了南伯子,奖励他这阶段很听话。

    人面现苦笑,个国师一流的人物,对莫闲俯帖耳,莫闲不管他们是自愿还是被迫,他收复了人,只是临时起间,并没有长久规划,说白了,也是随方而化罢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人一齐出现,天云国倒是好大的手段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也没有办法,谁叫新皇上位使用了一些手段。”闻诸子说到。

    莫闲不以为意,恐怕不止使用了一些手段,再说,人间帝王家庭,什么事都会生,莫闲当初刺杀百里明时,就是一例,他已跳脱之外,不会再入其,再说,一个国家领导人,往往不可能善良,那会死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们是调查一起诅咒事件,在个月前的夜晚,突然间,天地变色,鬼哭神嚎,我们怀疑那是一场有关国运的诅咒,我们到现场时,现场已彻底破坏。”无跂子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哪一场,在什么地方?”莫闲听着怎么那么熟悉。

    人把当日的事一说,莫闲明白了,不禁哈哈大笑:“我当什么事,那不是对国运的诅咒,甚至与国运一根毛都不相关,那是我搞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人不约而同地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眼珠一转,嘴快了,但话已说出,不好收回,便说:“你们以为我没事做到这天柱峰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主人,那不是炼宝么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炼宝,我这宝物非同小可,以佛教八宝池莲花为载体,深入火山地底,吸收地底浊气,又到九天之上,以吸收清气,混成一团,大干天忌,因此,我在之前,开坛作法,以祈讓法向天借运,不然的话,哪能这么顺利给炼宝成功,你们居然当成对国运的诅咒,笑死我了,修行人一般不问世事,也不想想,怎么会有如此高功法师诅咒一国运气,他不想活了。”莫闲笑道。

    人面面相觑,自己居然搞了一个乌龙,也不想想,真的要动对国运诅咒,怎么会事后如此干净走脱,而且几个月来,根本没有一丝痕迹,自己却栽在这件事上。

    “你们人既介入红尘,俗话说:公门之好修行。还需万事留一线,我这边事了,你们去吧。”莫闲又说到,直接赶人走。

    “主人,我身上的禁制?”无跂子问到。

    “那是对你的惩罚,既然挑战了我的尊严,就应该受罚,你放心,除了我,没有其他能应用,也不会影响你的修行,我基本上以后不会来天云国,你们好自为之。”莫闲淡淡地说,人无奈,只得离开,其闻诸子根本没事,他不过叫了莫闲主人,而南伯子最早受了莫闲摆弄,在行为上,只要遇到莫闲,就会不由自主的以莫闲为主,不过,莫闲也赏了他一面瘟癀幡,并将如何修炼之法告诉他。

    莫闲赶走了人,依然坐在天柱峰上,他的思维又一次越空间,与本尊联系上,将这一阶段的事与本尊相融,刹那间,本尊好像经历了这一切,这一种经历,一点也不做假,就是本尊经历一样,这些知见一齐融入本尊。

    本尊睁开了眼,时机成熟了,该渡阴风劫了,本来黄庭之道的阴风劫是阴神境出窍所必经的一种劫数,周身之神,出窍离体,是谓阴神,阴神者,周身阴性信息集合,能出入幽冥,阴神一出,直接坠入幽冥,受阴风炼体之劫。

    与普通修士的阴神不同,一般修士也会出神,不过却是阴灵性质,一旦离体,本体就没有感觉,而黄庭之道,却是身神离体,虽名阴神,却承载了本体部分威能,本体还是有感觉,而且一出之后,往往能自主活动,不受主体控制,因而更加危险。

    莫闲现在隐隐知道,黄庭之道是把人体当作一个宇宙在演化,诸身各部都有神,神本是虚拟,不过是组织功能的具现,但神一经产生,组织功能也生飞跃,和着更高层次进化。

    莫闲准备好一切,他并没有收徒弟,虽然凭他们修为,应该到了能收徒弟的境界,但他只是收了二个童子,并没有收徒弟,当然,在外界的不算,如果算上,他的弟子是不少,但都有一条,不是遇仙宗的传人。

    他与绿如说了一声,绿如启动了防护,莫闲在静室入坐,点燃一支护神香,这就是大派弟子的优势,莫闲渡阴风劫,先身神出窍,有护神香护住,一般阴风根本不能动他。

    护神香点起,从莫闲身上,先冲出一枚雪魂珠,雪魂珠化作肾神玄冥,胯下玄武,刚一出现,护神烟便笼罩住,玄冥停住,幽冥之生出一股吸力,但玄冥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接着,一株桃木冲出,枝繁叶茂,肝神龙烟出现,接着桃木一收,化为龙烟,胯下青龙,位于莫闲左方,同样,护神香烟也笼罩上去,龙烟临空坐定。

    红光一闪,离珠出现,化为丹元,坐下朱雀;剑光一现,化为肺神皓华,跨着白虎;黄光闪现,现出一图,万岳林立,化为脾神常在,诸神纷纷出现于体外,好像万神来朝,刹那间,静室好像无限大,恍惚之间,幽冥降临。

    护神香本来烧得很慢,但诸神一现,香陡然以肉眼可得见的度迅燃尽,莫闲心苦笑,这支护神香,正常情况下,可以足足燃烧一个月,却在瞬间燃尽。

    一阵微风似从虚空刮起,初时和风习习,接着飘风大作,一股阴寒从心头升起,诸神各放明光,五彩纷呈,但一见此风,先是外层的护神烟层层被剥去,不到一盏茶的功夫,已经不见一丝护神烟。

    诸神面对真正的阴风,虽有神光护体,但好像在阴风面前,不值一提,外围诸神都感到形体似乎要被吹散,莫闲感到摇摇欲坠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