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不是没有经过阴风,在阴风洞,他就饱尝了阴风滋味,却没有想到,此时阴风看似与寻常风一样,但其却尽是阴性信息,直接深入诸神核心,即使有神光护体,面对阴风时,好像神光根本没有用,眼看着有些身神就要被阴风化去,突然之间,肾神玄冥、肝神龙烟、心神丹元、肺神皓华、脾神常在所合五件宝物现了出来。?{网

    玄冥身神,一颗雪魂珠,闪着淡淡的清辉,护住北方诸神,阴风刹那间好像消失,肝神龙烟,一株桃木护住东方诸神,心神丹元,一颗离珠护住了南方诸神,肺神皓华,剑光如虹,护住西方诸神,而央诸神,由脾神常在的万岳真形图护住。

    五方宝物,各合诸神,形成五行相生之势,在阴风屹立不倒,阴风怒号,却不能动其分毫。

    阴风越来越大,渐渐成了浩浩荡荡之势,一声响,莫闲还坐在原处,沉入内心观照,而身边已无一神,阴风也停了,不是停了,而是将诸神强行牵入阴间之,已不在一个空间,莫闲观照着那个空间,诸神虽由他最初存思而出,现在却像有了生命一样,莫闲也只能观照,看着阴世的风浩浩荡荡向着他们而来。

    五方宝物依然守护着诸神,使阴风不得侵入,阴风开始减弱,但莫闲却更加谨慎,果然不出其然,阴风之,渐渐形成形象,一个个魔头开始张牙舞爪,想扑入圈,捕食诸神,阴风之,似乎有各种声音出,让人听了,觉得世间万态,生无可恋。

    这需要平时下足功夫,保持一心不动,本心不动,无悲无喜,才能不落此,否则则有众魔噬身之灾。

    好在莫闲经历了种种事情,无论他本尊所经历,还是他化身所经历,都是他所经历,根基打得极其扎实,早悟无我无象之理,对于此种种魔幻,心丝毫不动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突然之间,诸神大放光华,把一天阴风都化得干干净净,诸方魔头,在惨叫化为灰烬,莫闲长舒了一口气,阴风劫总算过去。

    莫闲的阴风劫并没有惊动他人,经过阴风劫后,他的身神终于可以出壳,不过无形无色,而且在白日不行,只能做到夜游,要做到在太阳底下可以现形,只有经过阳火劫后才能做到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身神现在可以控制别人,只要往人身上一扑,即使对方阳气充足,也无济于事,他现在甚至能控制筑基期的修士,所以他到了出窍期,才有资本可以与化神修士一争,不过,这仅仅是一争,而不是获胜。

    “你渡过了阴风劫?”绿如看到他出来,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莫闲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准备收徒弟么?自从你完善了炼器之后,有许多低阶修士想拜在你的门下,你却连一个弟子也不收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皱眉,说:“放出消息,就说我挑选炼丹助手,还有炼器助手,该到收徒授课的时候了,总要传承下去。”

    绿如一笑,莫闲想了想,决定还是该和师傅商量一下。

    他出了洞府,来到潜虚子的洞府,童子早就等候,见莫闲来到,笑着说:“老爷刚才还吩咐,要我来接你,我想是不是老爷说胡话,没想到你真来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笑,随手丢给他一瓶丹药,随他进去,见潜虚子正等着他,见莫闲进来,对童子说:“你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童子施礼后退出,莫闲以大礼参拜师傅,潜虚子说:“起来吧,你的修为又增长了,快到化神了吧!”

    “回师傅的话,还有显形和御物两重小境界,才能一窥元神之奥。”莫闲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修黄庭之道,我并不能指导什么,但看你的神气,应能与化神一战,那么,你符诏成形了?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,已有数月之久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松溪道友现在转世怎么样了,你今天来找我,有什么事?”潜虚子问到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到遇仙宗已有不少年,今日心,想收徒,故来和师傅商量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是应该收徒了,我在你这时候,早已收了你大师兄他们,你到现在才想收徒,算是很迟的,你准备怎么收,现在又不是门内小比和大比的时候。”潜虚子问到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师傅的意思,一般人收徒,通常在门内大比或小比之后,在前几十名寻找,当然,也有人不走这条路,寻找投缘者。

    “我修黄庭之道,不打算以修为来寻找,我的外丹、符箓与炼器强于一般人,我准备先招收一些助手,在外丹和炼器方面,也许在其,我会选一二个徒弟,准备先大课传授,希望不会令我失望。”莫闲说出自己想法。

    “这也算一个方法,你就按这个方法实施,遇仙宗以丹道闻名,你恰巧在外面行走时,得到了炼器传承,也算为遇仙宗开创了一门,外丹术和炼器术传下去也好,特别是外丹术,现在越来越因为灵药难得,不可避免的衰弱,但外丹术还是要继承下去。”潜虚子说到。

    莫闲见过了师傅,又去见掌门流霞子,他要开门授课,必须告之掌门,掌门也好实施一些监督方面的作用,同时,也会相应的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,甚至于任务之类的事,还要与相关的堂口打交道,得到掌门的允许,这是必由的一步。

    莫闲几日之内,将事情忙好,就在半山腰选了一块地方,作为临时炼器和炼丹的地点,上课当然是在这里,而不是在讲经堂。

    莫闲开门授课的消息一传出,许多弟子心动了,由于莫闲特殊的地位,他献炼器诸多玉箴有功,得以然地位,不用完成任务,自然有奉供,在遇仙宗早就流传开,听说他要授课,不仅有低阶弟子来的,更有许多与莫闲同等的人来捧场。

    像谢草儿、子渊、子常、韦清、燕天运和蠡玉等也来了,莫闲一见,拱手施礼,寒暄过后,子渊说:“师弟,你讲你的,我们是来给你捧场的!”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