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笑道:“这是我亲自所为,只不过是符诏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轻巧,只不过是符诏,就是化神修士,能够有符诏都很少,除非专精符箓之道,你还让不让人活。”蠡玉大惊小怪的叫到。

    绿如也笑了,有这样的夫君,她心也是得意满满。

    不提本尊身边的事,本尊自从进入出窍期后,就是遇上化神修士,也能抗衡一二,这种经验反馈到化身身上。

    化身此时,依然在天柱峰上,遣走了个被收复的修士后,现在他心头的一块大石放下,天高任鸟飞,他御起遁光,冲霄而去,算算时间,和他的弟子分别已快一年,分别时说过,一年之后,自己会来和他们相见,现在隐患已除,是该和他们见一面。

    他一路向北,飞行得很高,正行之间,突然前方一座高山上空,横亘着数千里的大网,这是一张法术网,并没有实体,但网眼很密,正拦在莫闲的前行的路上。

    在网的下方,高山之上,立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莫闲停住遁光,“为何阻我去路?”

    他摇摇头:“道友,我是玉虚宫云峰出身的徐无鬼,并不是阻你去路,而是接了一个任务,在此等候一个妖物,无意阻你去路,道友请稍候,等我擒住妖物,再放你过去不迟。”

    莫闲听说过徐无鬼,是在他前界的一个弟子,据说他修行的是《太上灵宝道元正应经》,也曾入分宝岩,得《净明炼器真诀》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徐无鬼师兄,师弟莫闲见过师兄!”莫闲上前见礼,他虽没有见过徐无鬼,但他的大名也听说过。

    莫闲一报名,徐无鬼显然也曾听说过莫闲,当下笑到:“原来是莫闲师弟,一家人了,你匆匆赶往何方?”

    “我有弟子在紫川国浮云山,我出来日久,想去看他们一下,不想遇到师兄。师兄在这里张网,不知捕捉何妖?”

    “第依大王!”

    “第依大王,师兄可知他为何物所化?”莫闲心一惊,不过并不为第依而担心,倒是为徐无鬼而担心,因为他知道第依的底细。

    “不知,只知此妖变化多端,从来未曾有人捉到过,我并不是一个人做这个任务,还有人,他们在东南西个方向合围此妖。”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:“第依可是触犯了什么规矩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而且,功德值很高,所以我接了,难道莫师弟和他打过交道?”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,说:“我在以前接过冰火岛任务,与第依在冰火岛上相遇,也不知他的本体是什么,但他很奇怪,好像赤子之心,后来冰火岛陆沉,有众多化神修士出手但第依依然扬长而去,我亲眼所见他大展神通,不过,话又说回来,他好像没有什么恶迹。”

    徐无鬼脸色变冷,看了莫闲一眼,突然笑了:“原来师弟真的见过第依,师弟被他骗了,他一介妖物,受化神修士打击,几年不曾露面,我是从情报分析得知,他应该在此附近,而且他不是如师弟所说的那么利害,师弟大概被他吓破了胆。”

    莫闲何等聪明,他的思维早已场态化,如何不知徐无鬼的心态,叹了一口气,不在言语,眼睛往他身边的地下一扫,见地面有鬼苔藓,他摇摇头,没有言语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不见有人来,莫闲叹气说:“那就恭喜师兄成功,师兄,能不能放开一条路?”

    莫闲硬闯,自己估计还是能够闯过去,不过看在同是在玉虚宫云峰学习过的基础上,不想和他反目,故此才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师弟,你还是等一下。”徐无鬼说,要想让天罗地网让开一条路,不是不行,太费功夫了,说不定刚打开,敌人就出现。

    莫闲见此,摇摇头,在山顶上坐下,好像在看地上苔藓,陷入沉思之,当然,这一切都是假相,真实的情况,是莫闲进入意识,而他所注意的苔藓微微动了一下,从其升起一颗光亮的种子,而这一切,近在呎尺的徐无鬼根本没有发现。

    下一刻,莫闲好像进入一个新奇空间,四周一片白茫茫,在白雾,第依现身。

    莫闲一揖:“多谢道友上次赠技,不过,这是怎么回事,你怎么上了任务的名单,而且很靠前?”

    第依笑到:“你们人类真是奇怪,居然布下天罗地网,我没有做什么,只不过在附近现身帮助一个人,却不料给人看见,于是布下天罗地网,来抓捕我,并且,活的比死的值钱得多。”

    莫闲听后,说:“你不觉得奇怪吗?是什么人要活捉你,不要小看了人类,弄不好,恐怕有人知道了一些什么,你得留意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说,我不仅在人间,甚至在地下,天空,水下,甚至是外太空都留下了分身,自从你说过,我们的世界只是千世界之一,我就想能不能跳出去。”第依说,根本没有将人类的一些小伎俩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“这千世界只是一个大能生命所创造的世界,在此世界外,还有广阔的世界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们人类所谓飞升,就是脱离这个世界吧,反正有无限的生命,总有一天,我会做到。”第依说。

    “吾生也有涯,而知也无涯。以有涯随无涯,殆矣!因此,只要有我的存在,总是徒劳,唯有无我,才能见此真面目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知你的意思,对我来说,并没有所知障,而对人类来说,却因不有‘我’的干扰,所以所见不明。”第依笑到,“每次见你,总是发人深省,好了,他们等了很久,就让他们见识一下,我并不能轻侮!”

    第依说着,周围白茫茫退去,莫闲也睁开了眼,就听见处破空声响起,道遁光向这边急驰而来,人都追着一个影子,影在前方,徐无鬼一皱眉,他手一挥,大网隐去,莫闲冷眼看着条影子破空而来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