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影子破空而来,撞在一起,成为真身,正是第依。{(  后面跟着人,一人御雷光而来,轰隆隆响成一片,电光霍霍,身穿红袍;一个御剑光而来,白虹一道,寒气森森,身着白袍;一个御青光,间似有滚滚大木不停的变幻,身穿青衣。

    此人一到,和徐无鬼四人,合围上第依,四人身上,冷意勃,莫闲皱眉,并没有动,第依可是绝顶高手,四人怎么这么托大,四人也算高手,不过是元婴而已。

    “你们以为就凭你们四人,能够拦住我第依,人类太短视了,小家伙们,今天心情好,不与你们计较,我走了。”说完,第依身形一幻,四人攻击已到,徐无鬼的春秋剑一剑出,似乎四季在轮回;红袍道人雷声乍起,电光成潮,雷神锤出手,瞬那间,天地一遍电光雷雨;而白袍人却一道白光,精纯无比的寒气直向第依铺陈而去,却是寒叶剑出手;青衣人手起处,青木策出手,大木滚滚。四人明显不是第一次合作,配合无间,让四人实际表现出来的实力达到化神初期的水准。

    莫闲这才明白,四人并没有托大,但他们还是太小瞧第依。

    就在四人一起出手,空间似乎在四季轮回,雷光电雨、冰天雪地,还有青木滚滚,一齐罩向第依。

    但第依却身形一幻,便走出了四人包围,是走过来,从容不迫,好像那些攻击都成了背景一样,度众人都看得清楚,偏偏反应不过来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,望着徐无鬼,淡淡地说:“根本不理解攻击的实质,我去也!”说完,第依身体飞起,只向大网撞去。

    莫闲心头一动,而徐无鬼却大喜:“诸位道友,助我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另外人各执手印,刹那间,一张天罗地网呈现在眼前,无穷的威压从天而降,网线闪着青光,带着细碎的电光,直向第依压来。

    第依哈哈一笑,迎着青光电弧而上,身边也幻出无穷青光,互相追逐,扶摇直上,而天罗地网的青光电弧一接触到第依的青光,像雪遇到沸汤一样,无声无息地融出一道大洞,宽阔达到十里以上,而天罗地网的本体一遇青光,也与青光电弧一样,无声无息的消融。

    第依哈哈大笑,冲霄而去,而莫闲在一旁,什么也没有做,看着第依冲霄而去,低下头,看了一眼石头上的苔藓。

    徐无鬼咳嗽了一声,他的天罗地网被破,反噬并不舒服。天罗地网是《净明炼器真诀》载的一款群战法宝,据说是依据天庭的天罗地网所炼,自炼成后,所向披靡,不想今日却被第依穿出了一个大洞,因此,徐无鬼脸色很不好看。

    他一转眼,看到莫闲,微微皱了皱眉:“师弟怎么没有出手?”

    “师兄太高看了我,我以为你们已经将第依擒住,他太快了,转眼之间,他就走了。”莫闲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这位道友是?”青衣人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来介绍一下,莫闲,玉虚宫云峰外门弟子,这位身着红袍的是青羊观高手雷千鸣,这位身穿白衣是玉虚宫高手叶天问,而这位是海同,青玄岛修士。”徐无鬼给他们介绍。

    莫闲手一拱:“见过诸位道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叫莫闲?你是不是在数个月前,打败过一位高手冲和?”雷千鸣脸色明显不善,莫闲心一愣。

    “冲和,他是谁,我打败的对手多了。”莫闲这句话是实话,几个月前,他正倒霉,有几个人对他下手,最厉害的一个是畏垒岛的庚楚子,不过好像莫闲望风而逃。

    “冲和,使一柄雷神剑,身边还有一头仙鹤,仙鹤死在你手上,连冲和肉身都丢了,只逃出元神,要不是青冥镜护住他,恐怕他就得陨落了。”雷千鸣冷冷地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那个人叫冲和,我与他无怨无仇,他居然不分青红皂白,先用仙鹤偷袭,后用一道紫红色剑光偷袭,算他运气好,居然逃出生天。”莫闲冷笑一声,他从雷千鸣的语气,知道他肯定与冲和关系不浅。

    “好贼子,人都差点被你害死,只剩下元婴,你还在此大放厥词!”雷千鸣大怒,雷神锤祭起,带着无尽雷电当头打下,徐无鬼刚想拦,被海同拦住。

    莫闲本来对徐无鬼就没有抱多大指望,名义上是师兄,但这个世界不知有多少人在一处学习,何况他与徐无鬼只是第一次见面,论交情怎么能比得上多年在一起的战友,只要他不插手,就算看一脉香火情了。

    莫闲见雷千鸣雷神锤打下,心一动,是不是试试莲花,这一念起,灰莲突然出现在头顶上,灰莲一现,雷千鸣眼睛一见,顿觉滔天罪孽扑面而来,雷光顿时熄灭,他大叫一声,赶紧收了雷神锤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邪门法宝?”他一退数十丈,刚才一眼,居然挑动他内心罪恶的念头,幸好分多年修行,才没有迷失心志。

    莫闲一愣,心恍然有悟,原来恶业居然这么大的威力,虽然被封在莲花,但随自己念头能挑动敌人心的罪恶。

    他冷哼了一声,莲花消失:“道不同,告辞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化作一道遁光而起,海同和叶天问刚想跟上去,被徐无鬼拦住:“不用追了,放过他这一次,我也算仁义至尽,下一次相见,便是敌人。”

    再看雷千鸣,却愣在那边,苦苦的思索,怎么这么邪门,明明听冲和说,莫闲一身恶业,刚才自己看时,没有半点恶业,而这件法宝却是邪门,说它邪恶,偏偏圣洁无比,要说它是正派法宝,偏偏挑动心扉,差点使自己失控。

    “雷道友,你怎么对这个莫闲很反感?”海同问到。

    “因为他毁了冲和的肉身,而我却是冲和的亲弟弟。”雷千鸣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这点我们都不知道,听说冲和是长老,你怎么是一个外门弟子?”

    “修行人比较薄情,不过我哥哥却是尽量满足我的修行需求,我也不想倚仗他成名。”雷千鸣说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