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是庚楚子不走,莫闲也要想办法逃了,逃跑并不可耻,不料,庚楚子居然先退了,莫闲不仅大出一口气。[  [(<〈[<

    他将法宝归体,天际的遁光很迅,现出一个人,青衣飘飘,却是一个女子,看了莫闲一眼,问到:“刚才是不是庚楚子?”

    “不错,庚楚子刚才是以元神出游,道友是?”莫闲问到,为什么她一来,庚楚子便退走,莫闲甚至希望她是庚楚子的仇人,才故意说庚楚子以元神出游。

    “纤月。”纤月声音远远传来,也转眼间顺着庚楚子方向远去。

    莫闲不知纤月是谁,好像她并不出名,但她一身修为,显然已过莫闲好多。莫闲摇摇头,不再去想她与庚楚子什么关系,还是快点去浮云山。

    莫闲一路向北,没有再遇到什么事情,使他放心了,不是因为恶业的影响,只不过是碰巧罢了。

    浮云山,位于紫川国北部崇山峻岭之,山势连绵,平原到此为尽,因为地近平原,倒没有多少修行者在此潜修,即使有,修行层次都不高,即便这样,方源人还是寻找了许久,好的地方都被人占了,不过是散修。

    方源有几次差点和别人生冲突,终于在浮云山深处一处绝壁处,寻得一方宝地,此方山崖朝阳处,有一座山洞,时常有云雾缭绕,洞地方很大,深入山体内,有暗河经过洞,洞口较小,视野之下,群山环绕,人就以此为家,在此修行。

    看此地,是因为山洞较高,在绝壁之上,不是修行人,根本上不来。灵气尚可,但并不突出,灵气突出者,早已被别人占据。

    但出乎意料的是,山洞深处,却有着一条小灵脉,洞灵气丰富,已不下于大派精选的宝地,几个在山洞处布置阵法,当然,只是基础阵法,人一年修行,有了不小进步,方源突破了炼筋层次,而其他两女,由于修行不同的法诀,层次相当于炼气高层,其以小狐狸白离为高。

    这日人正在崖顶采气,远处一道遁光由南而来,方源说:“这道遁光有点眼熟,是不是师傅回来了?”

    白离一扭头,看到遁光,心一动,跳着喊到:“师傅!”

    莫闲来到浮云山,心念一动,他魂魄阴性已大量减少,灵性渐生,山虽大,但冥冥之,有着一个指引,使他直飞个弟子所选的地点,见下方个人,一个小女孩跳了起来,他笑了,他已经看见是白离。

    他一转遁光,落了下来,人雀跃着欢迎莫闲归来。

    莫闲看了看周围,说:“眼光不错,此地深入群山,灵气尚可,悬崖上那个山洞是你们所居?”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们说,洞口布置了阵法,虽然显得简陋,已经掩盖了洞口,就是一般修士来,也不会现,不过,瞒不住莫闲的眼光。

    “师傅,正是我们所居,师傅,你如果进入其,会出别有洞天。”方源很得意。

    “我倒要进去看看。”莫闲笑道,“你们这一年来,还是下了功夫,功行大有长进,进度有点比我预期的快,你进入了炼筋,大力牛魔拳还要不懈地炼下去,本来准备转你鹰蛇合击技巧,看来,得传你十二形完整的技法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完,方源欢喜的说:“师傅,我会努力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又回过头,看着方燕,点点头:“洞玄灵宝定观经初步存思已成,灵宝现身,下面该点亮天心,你走的是存神之路,不过这门**借鉴丹道天心之说,第二步要点亮天心,构造灵台,将识海向紫府转化,炼魂锻魄,最后身是灵宝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说的是,徒儿正在向点亮天心转化,目前存思正稳定,感觉眉心的天心不时闪现白芒,但不能稳定下来。”方燕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着急,你这一门,不必如同丹道,天心点亮,一般需要几年,天心现,才能照亮魂魄,转魄为阳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我呢?”白离急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点急躁,是我不好,不应该把五方修罗图给你。”莫闲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“师傅,人家喜欢五方修罗图,感到自己强大了许多!”白离不依了。

    “也罢,你修行之,采月魄太多,加上受修罗图影响,身上阴气太多,这样吧,我传你日魂月魄洗身法,以后多锻炼,顺便给你一件法宝,我使用的天矶环,此宝有收摄之用,是一件攻防两用法宝,内可收摄自身阴气,外可收取敌方法宝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,快点给我!”白离欢天喜地的说。

    莫闲抹去天矶环烙印,这件法宝自从他得自冰魄宗,一直跟随他,他还重炼了一番,他的法宝够多,他决定将此宝传给他的弟子白离。

    告诉白离法诀后,白离谢过师傅,坐在一旁炼化。而方源和方燕眼露出了羡慕之色,莫闲笑到:“你们俩不要羡慕,我也有宝给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手出现了千里云烟弓,说:“这弓叫千里云烟弓,有箭支,而且还能自身法力灵光结成箭矢,善长远攻,方源,你修行武修,武修不擅长远攻,这把弓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谢师傅赐宝!”方源说着接过了弓箭。

    莫闲手又出现了天一真光罗,说:“方燕,这件天一真光罗就给你,是一件水火风雷不可侵的宝物。”

    方燕也谢过师傅,莫闲见人初步炼化后,方源在前头带路,四人很快就到了洞,莫闲惊讶现,洞灵气居然比外界强得多,不下于大派,不觉点头:“你们找了一个好地方,想不到内外两重天,不过,你们阵法很简陋,而且,在洞口布置了杀手,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方源苦笑道:“我们初到此山,与一些人有些不愉快,那些人放言,就进攻我们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敢!”莫闲瞋目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回来了,我们就不怕了。”方燕说。

    “此处可有名称?”莫闲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叫它凝翠崖!”方源说道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