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股粉红色烟雾散起,这是冒天疆的桃花和合煞混合一些迷药所成,他凝煞是桃花和合煞,修行的阴阳双修法,能以阴阳和合魔头迷住少女,行那采补之事。

    而他手桃花扇,采桃花和合煞,用阴阳和合魔火经过八八六十四日合炼,又凝入采补而亡的少男少女精魂,是一件邪门法器。

    他一动,周围立刻陷入一片粉色之,间现出正在交合的少男少女,乳波臀浪,呻吟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方燕哪里经过这种阵势,面红耳赤,鼻孔之,闻到一丝香气,头一昏,知道不妙,手紫竹杖顺势刷出,刹那间,紫光万道,白莲千朵,将身边的粉色烟雾,还有那些不堪入目的景象一扫而空。

    冒天疆吓了一跳,差点被莲花扫到,脸色阴沉,望着白莲护住的方燕,方燕脸泛桃花,眼睛有些迷离,心人天交战,他一见大喜,他幻想人宝两得。

    白离一看形势不妙,手蛟龙鞭一扬,就要抽过来,纪玉婷一看,立刻将她的桃花帕祭起,此法器是冒天疆给她,一遍粉色桃花开,白离却吸取了方燕的经验,头一顶,天矶环出现在头顶,内外两个光环,罩住了身体,桃花帕下不来,纪玉婷刚想收了桃花帕,另取法器,白离的五方修罗图到了,向外一展,便将纪玉婷卷入五方修罗图。

    汤东巡一看,大叫一声,身体一幻,也投入五方修罗图,两人入图,白离哪里满足,图一下子铺展开,诸暨,姜石重和夏贡也被卷入修罗图,五方各据一方,被五方修罗大军的缠住。

    而图介石一看,大叫:“罢了,现在已经月缺难圆!”,和诸暨双战方源。

    方燕陷入危机之,好在紫竹杖不需要她支持,自能护住她,她心绮念纷纷,眼睛迷离,看见了莫闲,口叫道:“师傅!”

    她心一瞬间有些清醒,不好,她无意间将天一真光罗动,天一真光罗本是针对地下亿万载毒焰而专门炼制,不仅能针对外火,更能针对内心之火,本来莫闲是将它作为消耗品使用,却因为在地底时,无意间悟出以五火锻身,身与火同,才免于消耗,莫闲将它赐给了方燕,虽然不是有意,但他灵性已通,不知不觉间,早有深意在其。

    天一真光罗一动,十二重水光一现,由内而外,一股粉红色烟雾飘起,还没等它幻化,吃水光一逼,化为轻烟。方燕瞬间清醒过来,想起在幻境的情景,她心又羞又怒,而冒天疆还在做出人宝两得的美梦,手桃花扇连扇,在桃色之,一股阴阳和合魔火开始灼烧白莲形成的光层,在此后,阴阳和合魔头踊跃着,跳着舞蹈,方燕瞥了一眼,不仅心动神摇。

    方燕急忙以《洞玄灵宝定观经》法门,稳住心神,现出破宵剑,此剑是方隐之的炼魔之宝,被莫闲赐于方燕,因为方燕也是修行方隐之法门,此剑一出,一道白光,直射冒天疆,冒天疆的桃花和合煞,还有阴阳和合魔火及魔头,一见白光,当即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啊的一声,把手桃花扇打出,自身却想借机而逃,桃花扇展开,大捧粉色烟气浓起,里面呻吟声一遍,还有不堪入耳的声音,但白光一到,都烟消云散,连桃花扇都断成两截,借此机会,冒天疆消失了。

    方燕一见他不见踪影,气得将手杖往其他人身上打。

    方源和图介石、诸暨在对战,面对二人,他处于守势,手齐眉棍舞得水泄不通,图介石的伏魔剑带着道道光华****方源,他的伏魔剑听起来很大气,不过是一件法器,看起来高端大气,外表也很光鲜,但法器就是法器,它的攻击看起来很凶,却被方源左一棒右一棍给打飞过去,弄得他没有了脾气,好在方源是武修,只擅长近攻,而远程攻击却不擅长,他还左一剑右一剑的攻击。

    诸暨也是一个道修,但他的水准更低,连筑基都没有达到,唯图介石是从,见筑基期的图介石都拿方源没有办法,也就没有心思,东一道西一剑,不知道恰是他这样,方源才没有落败。

    图介石一看不对劲,眼睛一翻,训斥道:“还不用的控鬼诀,我来拖着他!”

    控鬼诀本是鬼修法诀,不知道怎么到了他们手,大概平时也没有什么好的法诀,结果什么法诀都是好的。

    图介石一句话,提醒了他,收了青云剑,手掐诀,口咒语诵起,一阵旋风,忽喇喇地就要向方源刮去,就在这时,方燕出来了,不见冒天疆,心一股火不知往哪里,恰巧看到诸暨施法,手紫竹杖一摆,就是一杖。

    可怜诸暨一个炼气期修士,怎么也没有想到,祸从天降,被紫竹杖一杖打个正着,惨叫一声,四大崩摧,人如同沙子一样散开。

    他一死,图介石慌了,也顾不得其他人,伏魔剑一收,和身合一,化作一道剑光就走,他也顾不得其他人了,其他人往在一团烟雾,他刚走,方燕的破宵剑也起,阻了一阻,伏魔剑本身品质就不如破宵剑,但仗着身剑合一,宝剑不仅是自身品质,还与使用者有关。

    因此,破宵剑是利,只是阻了一阻,还是让他冲开了一条路,眼看着他就要溜走,一声弦响,方源手持千里云烟弓,一道彩光芒过后,只见彩光华尾追上伏魔剑,剑光传了同一声惨叫,光华顿敛,图介石从空摔落入山谷之。

    “小妹,怎么了?”方源问到。

    “给那个家伙逃了。”方燕气愤的说。

    “不要紧,他不敢来了。白离师妹不知怎么了?”方源有些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不打紧,那五个家伙陷入五方修罗图,凭他们的功力,根本没有机会出来,是死是活,就看白离师妹的心情。”方燕说到,她刚说到这里,突然,在先前她和冒天疆对峙的地方偏一点,有个地方微微有些波动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