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源和方燕对望了一眼,方源又一次弓弦响,一道彩虹直奔那里去,而同时,方燕的破宵剑也化作一道白光,紧随着箭光而去。

    冒天疆根本没有走,在他抛出桃花扇时,他只是迅速往旁边一滚,意念动处,幻成木石,这是木石潜踪之术,并不是他真的化为木石,只不过借木石之象,掩盖自身波动,使人误以为他就是木石。

    他见到方源兄妹俩杀掉了图介石和诸暨,心暗惊他们法宝利害,他们怎么会有法宝?难道他们是大派弟子,但想想又不像,大派弟子怎么会来到浮云山,他们人应该有一个好师傅,肯定是这个师傅给他们的,而且这些法宝弄不好是杀人夺宝而得。

    当方燕说到白离用五方修罗图困住了五人,一个小丫头,居然能困住五人,还说什么生死由心,他吃惊了,特别是他的相好也落入五方修罗图,他心难免着急,露出了马脚,被方源兄妹发现。

    两人也是迅速,一个用千里云烟弓,一个用破宵剑,他一见不好,立刻显形想走,好不容易让过了一支箭,破宵剑已到,再想躲,却再也不可能,当即被破宵剑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“白师妹,抓活了!”方源喊到,就是这句话,救了五个人。

    五人陷入五方修罗图,纪玉婷是第一陷入其,虽然她的功行到了筑基,白离对她可没有好感,意念一起,一阵黄烟起,直接将她移入央,丢给了央修罗,入眼的都是黄衣修罗,一眼望不到头,好在白离心思不在她身上,毕竟她困入五人,将他丢入央区之后,便将注意力移向其他四人。

    纪玉婷相好的不止一人,除了冒天疆外,其他也是露水夫妻,不过男的却给了她不少好处,有的给她法诀,但更多是给她护身法器,其更有一人,给她一件护身法宝青木珠。

    她现出了青木珠,一颗绿色珠子,绿光盈盈,在她的头顶上,将她护住,一时修罗不能近身,而央修罗王却在一旁冷眼旁观,白离毕竟功浅,修罗图修罗皆是投影而成,本身就有一定智慧,特别是五方修罗王。

    白离要是下令他们攻击,他们不得不攻击,但白离并没有这么做,只是将人往这里一扔,白离一扔,无形间形成一条规则,就是不让对方逃出,因此修罗王只是在敌人逃出修罗图时,才出手阻击。

    她一现出青木珠,一团绿光将她护住,手指一柄秋雨剑,在与修罗们拼杀,同时,现出楚楚可怜之色,想****这些修罗,可惜,她的心思白费了,修罗团团围住她,她的媚眼却得不到相应,虽然修罗们很丑,但她忘了,修罗本身就是战魂,而且,女性修罗异常美丽。

    纪玉婷被困央修罗,而汤东巡是第二个进入五方修罗图,他被告白离移入东方青色修罗群,他是鬼修兼巫修,虽然没有成就混一桃康鬼帝和伏羲灵神法相,但一身法术很诡异,而且一入修罗,立刻认出了修罗,知道不好,意念动处,魄幡动,这是一套法宝,外用乱人魄,内用守护自身,虽然他功力不高,却一手黑烟成索,另一手化作蛇头,不时出击。

    纵使出去青色修罗王,一时也不能拿下他,只能把他困住。

    姜石重被困入南方红色修罗,他现出一把石锁样的法器,虽是法器,但品质很高,锁住自身一切,外邪不得入内,他还不时的出击,用一根索魂链,一时之下,也斗得有声有色。

    寒寿延被困入西方白色修罗集群,在五人当,他大概最倒霉,手青松剑法器,还没有发挥作用,吃杀气一逼,在五方修罗图,西方白色修罗,性如烈火,杀气最重,寒寿延一愣,修罗们一拥而上,他身体一僵,立刻昏了过去,被白离作为战俘,命令修罗们好生看管,便将目光转向最后一人那里,

    夏贡一愣神的功夫,眼前景象一幻,似一片海浪一样,满眼都是黑色修罗,向他发起猛烈的攻击,他的头顶上出现护身如意,而手的离魂刀大展神威。

    前排的修罗一怔,却颓然倒下,接着化为虚无,但修罗方阵还是那么无穷无尽,这一刀下去,只不过解决了数名修罗,修罗战阵随之发生变化,大队如水一样,急卷而来,转眼间将他淹没,夏贡仗着护身如意,在修罗战阵的浪潮,随波逐流,一时倒也无妨。

    白离见五方修罗图情景,正要命令五方修罗王出击,此时,方源发话了,叫她抓活了,她一听,止下手脚,图一收,将五人困在图,现出身来,师兄妹人看到地上还有一人,白离问:“这个人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“让师傅处理。”方源说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天空之伸下一只大手,直向地面躺着的冯汉夫抓去。

    而方燕手的紫竹杖突然挣脱了方燕的手,发出万道紫光,千朵白莲,向着那只大手打去,轰的一声,大手散去。

    天空之哼了一声,他们忙抬头,只见天空之,出现二人,一人正是莫闲,紫竹杖击散大手后,飞到他的手上,而他对面数百丈外,有一个女修,他们认不识,但莫闲却认识,正是纤月。

    “是你,居然阻我救人,让开路!”纤月脸一沉。

    “道友,他们与我弟子起了争斗,领人打上我凝翠崖,我正要将他们问罪,不知道友与此人是什么关系?”莫闲看不透她,知道她最起码是化神修士,但莫闲并不因此而惧她,修行人知行合一,不会畏惧任何人,纵是千难万阻,一句话,道之所在,虽千万人,吾往矣!

    “我与此人有香火缘分,他的外祖母曾经是我的弟子,可惜途陨落,她的后人我得照顾!”纤月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此人生命没有危险,但放了他,暂时没有可能!”莫闲断然地说。

    纤月冷哼了一声,气氛一下子沉重。(。){,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