纤月一声冷哼,莫闲无所畏惧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看看,你有没有资格说这话!”纤月说着,身前出现了一个虚影,是一个编钟,并未变实,手指往上一敲,当的一声,发人深省,一串波纹显示,似万物复苏,初听不觉什么,但越来越宏大,天地间只剩下这种声音,莫闲只觉一股火气似从脚底发生,转眼间,似乎介入周边的一切,声音正大光明,眼前显示复卦,一阳来复,阳火之始,莫闲太熟悉了,因为这是他炼丹时的火候,却被人用钟声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不好,莫闲一刹那间,摧动周身的灵光,这分明是乐律的黄钟,而且是阳火之始,如果不小心,天地万物的信息在一瞬间都同化成复卦,莫闲也不例外,这已是全方面的攻击,从声音到种种感觉,从外而内,是天地一齐用力,是一种天地规则的具现。

    初听不觉得,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脚底发生,直冲丹田,但接下来,就是把人作丹炼,人入其,不知不觉间,神智消失,自然物化。

    莫闲把手紫竹杖一摆,紫气暴涨,白莲千朵,周身窍穴之,纷纷展开,本能的神通自然产生,天风浩荡,却是天风姤,一阴沉于五阳之下,阴符之始,在音律上代表蕤宾,蕤宾一出,顿时黄钟失色,但莫闲不论修为上,还是对音律规则的理解上,都不如纤月,并没有完全抵消。

    他仗着紫竹杖天生材质优秀,勉强以自身本能神通为底,紫竹杖为用,才发出这一击,抵消了大部分,手临空画符箓,是定风符,按理来说,他的本尊符诏已成,自己只要一念起,符箓就成,却生生用手临空画符,符现身边数丈之内,成了无风区,他不得不这样做,因为他用天风浩荡,风是由他而发,但对方明显强于他,反噬之力顺着风而至。

    他用定风符,抗住了风的反侵,就是这样,依然受到不小冲击,他的身体一晃,脸一白,但在纤月眼,他身外的灵光一乱,但奇迹般的恢复了原样,接着震荡了几次,恢复了原样。

    莫闲有苦叫不出,幸亏他**有六龙威能,才在最后支撑过来,不至于在纤月攻击面前现丑。

    这一下,令纤月另眼相看,明明他的境界不如自己,是元婴修士,却破解了自己的黄钟,证明他的确有能力与自己抗衡,即使不及自己,成功而退是完全可能,算了,自己退一步,只要对方不将冯汉夫作为奴隶,就让小家伙吃些苦头,谁叫他近来不学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她开口了:“冯汉夫你怎样处置?”

    “他与其他九人来此,我并没有出手,得问他们是怎么想了,我不是一个嗜杀的人,后辈们的事,只要他不犯根本性错误,我可以保证他没有事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她想了一想,决定把话说明:“冯汉夫自从他外祖母离开人世,他的父母也管不住他,随一个异人学了一身本领,我答应他的外祖母,保证他的人身安全,不得为人奴仆,其余我并不关心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放心,后辈之间的事,说大也大,说小也小,他们虽然来进犯,并没有造成任何损失,后辈们之间只不过气愤不过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纤月点点头:“事至如此,以后如果和道友见面,,再与道友论道,我还有有事,告辞!”说完之后,遁光陡长,如同经天青虹,已经只剩下一个黑点。

    而在下面的人,方源、方燕和白离,并没有能力看出些什么,两人交手的一瞬间,他们明显感到有一种声音,不过,纤月没有针对他们,泄露出来的一点能量微乎其微,几乎让他们没有觉察到,他们都不知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毕竟层次太低,没有看出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看到纤月面前出现一只编钟,纤月用手弹了一下,而莫闲却显得强得多,紫竹杖上紫光暴涨,莲花朵朵,但一闪就不见了,莫闲身体摇了摇,一切又恢复原样,接下来是语言,但距离太远,他们根本没有听清。

    躺在地下冯汉夫也是一样,现在情况好了一些,可是依然没有办法起身,他只看到天空之,伸下一只大手,却被紫竹杖打散了大手,接着空出现两个修士,冯汉夫见他们临空而立,心想:“看来两人都不是武修,武修最起码到炼骨层次,才能短暂停空。”

    他以自己见识,根本不知道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,不知道一场关于他的命运的谈判已以结束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纤月已经走了,低下头,抛下一瓶伤丹:“给他服用丹药,将他带到洞府,我在那里等你们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身影一闪,天空之便没有踪影,他回到了洞府之,洞府之,大部分已经布好,还有外界一些尾脚要处理,成功之后,此处地形变得很普通,甚至没有人会想到这里藏着一个洞府。

    方源将丹药给冯汉夫服下,顺手封了他的丹田灵穴,使他能够自如活动,却与普通人没有两样,顺手将他的双斧收在手。

    到了悬崖下,冯汉夫因为修为被封,没有办法上去,方源将他夹在腋下,脚下用力,身体如似冲天飞起的巨鹰,脚下在石壁上一点,身体升高数丈,去势已缓,足尖又一点,身体又上升,不一会,身体一闪,壁上一阵水波,人便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而两女就简单得多,白离直接驾起妖风,一阵风直上,进入洞,而方燕却御器飞起,一道惊虹直上,进入洞。

    一入洞,冯汉夫瞪大了眼睛,他没有想到,以为这洞和他的洞一样,里面压抑得很,但他没有想到,眼前根本没有洞府,而是在露天,四周青山白云,一切历历在目,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这不过是外景入内罢了。

    莫闲坐在石椅上,背后数杆紫竹,看得出,紫竹只是在幼年期,竹鞘还没有脱落,个徒弟上前施礼:“师傅,我们大胜而归!”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