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用多礼,你们做得很好。  网”莫闲说,目光看向冯汉夫,他身上衣衫出现了破损,但难掩他一副雄纠纠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你是冯汉夫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,不过是名俘虏。”冯汉夫还在震惊于眼睛所看到的一切,有点神不守舍的回答。

    莫闲注意到他的眼神,笑了:“你还在山洞,不过这个山洞被我施展了外景入内的法术,一种专门为洞府开所使用的法术。”

    莫闲并不隐瞒他,但也不是把所有秘密告诉他,外景入内法术一旦与地脉结合,就接近永久,除非地脉生了变化。

    “你将怎样处理我?”冯汉夫终于回味过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人是怎么想的,为什么要入侵我的洞府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说的,为的一人已经给你们杀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图介石,但事情总有一个原因?”

    “是图介石看你们不受他的控制,他一直有一个野心,想将浮云山的修士聚在一起,这次不过是在冒天疆的鼓动下,才纠结了一帮人,我们失败了。”冯汉夫有点丧气地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使用桃花扇的修士,他好像别有用心,修行的是阴阳和合法?”莫闲虽然没有出门对敌,但不代表他没有关心,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监控。

    “他是什么时候目的,我不知道。”冯汉夫说。

    “人犯了错误,就要受到惩罚。”

    “要杀要剐,随你的便!”冯汉夫头一横,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先在黑狱反思,等我处理了其他几个,再来处理你。”莫闲淡淡地说,手一挥,在冯汉夫身边,出现了一片灰雾,灰雾散尽,冯汉夫消失了。

    这种黑狱术是巫修法术,莫闲与依于通是朋友,在与依于通论道时,依于通曾经说过黑狱术,是巫修囚禁鬼魂的法术,而莫闲的掌佛国正好有独立的空间,在其开辟黑狱却是正好,冯汉夫被他摄入掌佛国的黑狱之。

    “好了,现在该审问其他人了,白离,把你的五方修罗图拿出来,我来看看。”莫闲对白离说,白离笑兮兮将五方修罗图升于顶门之上。

    它只是云光的一张图,对五方修罗图,方源和方燕都很好奇,虽然知道这张图很神奇,但他们并不知道内部是一付怎么样子。

    莫闲只看了一眼,伸手一抓,便从图抓出一人,正是纪玉婷。

    纪玉婷正在用青木珠护身,一把秋雨剑在体外盘旋,突然间,从空而降一只大手,只向她抓去。

    她急忙指挥秋雨剑斩向那只大手,秋雨剑散作万千,如同秋雨一样,还没有靠近大手,大手上荡起白光,似乎急颤动,往下一抓,万千秋雨好像乳燕归巢一样,被大手用两指轻轻拈住,随后便消失不见,纪玉婷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大手继续往下抓来,青木珠出青光,刚顶上去,大手根本没有在乎,直接抓了下来,青木珠在一瞬间青光尽敛,归于她的体内,而她被一只大手抓住,一把揪出了修罗图,浑身灵力被封,扔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抬头看时,却见眼前一个男子,坐在石椅上,个对手正恭敬地站在他面前,背后紫竹数株,散着微微的紫光,还没有长成形。

    纪玉婷一下子懵了,但她有一种本能,保命的本能,一落地,先在脸上露出了微笑,显得楚楚可怜,配合她微颤的身躯,使人恨不得把她搂在怀里,狠狠地蹂躏一番。

    莫闲眼色未动,知道她修采补术,淡淡地说:“纪玉婷,不要卖弄你那一套把戏,你说说为什么来攻打我的洞府?”

    莫闲一边说,一边在手上玩弄着那把秋雨剑,这是一件法器,品质不错,可惜落在她手上,虽然会剑法,却不能挥此剑的特长。

    纪玉婷身体明显一颤,看到秋雨剑在莫闲手上,知道眼前这个男人深不可测,刚才大手很有可能就是此人,她心奇怪,这里是什么地方,好像没有这个地方,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奴家只是跟着众人而来,众人所说什么,奴家只是从犯,望道长饶过奴家,要奴家做什么,奴家都愿意!奴家是个可怜人,奴家是无意间冒犯道长!”她跪在地上,抖擞之却又带着魅惑,眼睛偷偷地瞧着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摇摇头,他没有心思杀人,虽然不齿于她的为人,但这是她的选择,莫闲犯不着干预,看了一眼跪在地下的纪玉婷:“收起你的媚术,这一套在这里没有用。”

    “奴家只是随人来,不信你去问冒天疆。”她还不知道,冒天疆已陨命当场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冒天疆,他已经死了,想打我徒弟的主意,死了也白死,你和他倒是一对。”

    “饶命,道长!”纪玉婷听到这话,以为莫闲要杀她,吓得心胆俱裂,只差瘫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不想杀人,你先跪在一旁。”莫闲说,看到她贪生怕死的样子,莫闲心一动,没有把她收入黑狱之内,她这付样子正好给后面的人一个样子看看。

    莫闲又往五方修罗图一抓,这回咦了一声,不是没有抓出来,而是抓出了汤东巡,因为他在修罗图,身边飘浮着魄幡,但他的功行太低,仅仅是鬼灵层次,好像他还修炼的巫修,有点不对劲,但莫闲没有多想,而把注意力放在魄幡上,故此才咦了一声。

    纵使他有魄幡,但功行太低,莫闲很轻松把他抓出,魄幡落到莫闲手,浑身灵力被封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第一眼就看到了跪在地上的纪玉婷,不假思索说:“纪姐姐,别要怕,我会保护你!”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你拿什么保护她?说说看,观止是你什么人?”

    听到声音,他才醒悟过来,抬头一看,当时脸色就变了:“是你,你是那个和观止相斗的人!”

    “不错是我,你是从什么地方得到观止的道法?”莫闲说,他从汤东巡的语气知道他绝不是观止的徒弟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