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汤东巡没有回答莫闲的问题,而是反问,

    “你倒奇怪,想来攻打我的凝翠崖,却问我在不在!”莫闲没有生气。

    汤东巡脸一红,嗫嗫说不话来,白离在一旁见他很是维护纪玉婷,没好气的地说:“他被纪玉婷这个妖女迷昏了头,师傅说他为什么来攻打我们,我看他是为了向纪玉婷讨好,不知纪玉婷根本不理睬他。”

    白离先前见他奋不顾身地投入五方修罗图,就已经很气愤,居然为一个妖女这样,不知不觉间,对他的成见很大。

    纪玉婷在一旁跪着,听到此言,急忙辨解:“这不关我的事,是他死缠着来的。”

    莫闲奇怪地看了白离一眼,又望了纪玉婷一眼:“男女之情,人之大欲,修行人不一定要绝欲禁情,但一定要能控制住情,不要让它坏了自己修行,真情不是占有,而是无私奉献,故此,道家修行者,往往不问人间爱情。”

    汤东巡低下头:“不知怎么的,我喜欢纪姐,这不关纪姐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你们的事,你又不是我的徒弟,你想怎么样,我管不着,我问你,你怎么得到观止的道法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汤东巡迟疑了一下,开口将他怎样得到观止的道法,还有蛇王的法术过程说了一遍,莫闲没有想到会是这样,他手玩着面小幡,叹了一口气:“想不到观止会落到这样一个下场,他的混一桃康鬼帝本是一门精深**,可惜你与巫修法门伏羲灵神法相同修,这两门功夫,一是要成就鬼帝,统御万鬼,造一方鬼国,一个却是御天地而制鬼,天生存在冲突,你最好停修一种。你既参加攻打凝翠崖,当然要受惩罚,你先站在一边。”

    汤东巡心一突,因为他兼修二法,莫闲说这两种法门存在冲突,他跪了下来,问到:“我兼修二法,如果我停了一种,那么它其应用法门,能否运用?”

    “无妨,不过效果上有些许差别。”莫闲倒不在意给他一些指点,观止的修法还需一个人继承,莫闲不会因观止是他的敌人而禁绝这种修法,修行人这点肚量还是有的,再说,唯有百花齐放,各种修法都有,修行界才能丰富,而他才能采众家之长,自己才能走得更高。

    莫闲又陆续将人抓出,他身边倒多了不少法器,姜石重的石锁和索魂链,寒寿延的青松剑,夏贡的护身如意和离魂刀,都丢在他的身边,其寒寿延最惨,当莫闲把他抓出来,他只差要抱着莫闲的大腿,痛哭流涕,在修罗图,虽然没有要他的命,他给修罗玩惨了。莫闲哭笑不得,问了几句,便让他和汤东巡在一起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,这几个人虽然表现不同,但一出来,都将自己所知如竹筒倒豆一样,全都说了出来,他们很怕死,认罪态度也很好。

    莫闲也将冯汉夫从黑狱提了出来,出来之后,脸色刹白,差点连站都站不稳,黑狱之,根本没有方向感,连上下左右都分不清,一点光都没有,在里面时间稍长,感觉自己进入一片死寂之,安静得可怕,时间一长,连自我都得消失,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存在。

    他甚至怀疑起自己来,是否存在,当莫闲将他放出,他就屈服了,只求不把他关入黑狱,什么条件都答应。

    莫闲说:“你们既与我们为敌,早应该想到今日,好在首犯已死,你们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我也不想将你们怎么样,散修本来就很苦,为了一点资源,抢死抢活,从今日起,你们都得听从凝翠崖,每人奉上一点鲜血,如果有心被叛,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几人没有办法,只得留下一滴鲜血,莫闲手一动,引入一面空幡,几人知道自己受控,没有什么好办法,只好忍气吞声。

    莫闲收服了众人,他的凝翠崖地处深山,万一有什么风吹草动,往往得不到消息,这点莫闲早就在思考,正好他们来了,莫闲心一动,想了一个绝妙主意,就是利用这些散修,形成一道消息网。

    这是将他们作为凝翠崖的外门势力来培养,当然作为一方势力来培养,无外乎赏惩二条,目前只是惩罚,树立自身威严,还没有奖,这一点不用着急,等凝翠崖人成长起来,能够压迫他们时,再讲奖励未晚,那是一种气度,而现在未免有收买人心的意味。

    莫闲打发众人,使他们各自散去,现在关键是增长自身实力,有他在一日,这帮人都不敢有所动作,但莫闲不可能永远在这里,既然决定这里作为种子传下,就好好的规划。

    “方源,你作为大师兄,这次事件有何感触?”莫闲问道。

    方源想了一会,:“师傅,我想近期内,他们不会怎么样,师傅处理得很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拍我马屁,我不可能长久在这里,我有我的事,这处以后就以你们人为主,能不能守住基业,就看你们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又要走了吗?”方燕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暂时不走,记住,你们是遇仙宗的弟子,从今日起,我会传授你们一系列知识,至于汤东巡这帮人,用得好,是遇仙宗的凝翠崖一大助力,用不好,会反噬自身,我在一日不要紧,但我一旦离开,就难说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们该怎样处理?”方源问道。

    “无他,对内你们有足够实力压制他们,对外,要注意手段,他们可以说是凝翠崖的外部势力,恩威并用,现在我展示足够威压,你们等实力上来,传授他们一些东西,派些灵丹之类,使他们感恩,不要一视同仁,给他们之间制造些间隙,也给他们一些好处,让他们征服一下外围,让他们掌握一定权力,但根本却在凝翠崖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莫闲一席话,人陷入沉思,莫闲又说:“不要太多依仗权谋,记住,自身实力是根本,从今日起,你们给我认真修炼。”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