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在短时期内,提升他们的实力,那就要动些心思,甚至借些旁门手段,这几日来,莫闲一直在思考此事,他已传方源十二形,但还要他早晚次将大力牛魔拳细细体会,莫闲知道根基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对于方燕,依然存思灵宝,渐至忘形而虚室生白,这还有一道功夫,就是在虚室生白时,宛转一念,这一念很难,稍不留意就坠入后天,以图点燃天心,一连数日,都没有点燃天心。

    莫闲暗叹,人的资质在一定程度上,是可以决定一个人修为的快慢,看来不能着急,一旦点燃天心,体内有天心之光,就可以着手伏魄,是不是用外力引燃天心,他心一动,想起自己一件法宝地烈珠,看来得牺牲此珠。

    倒是对白离来说,日魂月魄洗身法进境迅猛,倒不用多关心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将地烈珠取出,地烈珠,地底毒焰精华,莫闲以之为底,收入无数地底精神所生的精怪,炼成一体,是莫闲在地底碰巧所炼之宝,是一件奇特的宝物,打出时,根本不用自己管,自有精怪方生方灭。

    他的构想很简单,将毒焰和精神合为一体,其一点火性光明却分离出来,形成一盏天心灯的基础,被封印在一盏灯当,这点光明能透入定,用以点亮天心,便交给了方燕,此灯没有一丝战力,完全是为点亮天心而为,如不修行《洞玄灵宝定观经》或者类似法门,根本没有用处。

    方燕得到天心灯后,心感动,知道师傅为了自己,将自身一件法宝都废了,暗下决心,一定要强大起来,将师傅所传道术传承下去。

    此灯后来成为一代代的信物,其光明亘古不灭,每一代天心点亮者,都反哺此宝,使之成为异宝,虽无战斗力,却在凝翠崖一脉作用非凡。

    而毒焰和精神,由莫闲采日月星光,五方精气,凝成一团,再由方源化入己身,这不是一件法宝,而是自身血肉相随,方源修为却是奇怪,借助此,他的修为直达元婴期,但道行却是炼气期,飞天遁地,拳出山崩,但自身修为,罡气都没有离体,但一身毒焰,可与元婴修士一搏。

    时间在不知不觉过去了半年,这半年,个人生天翻地覆的变化,方源年纪虽轻,莫闲很少出面,有意锻炼他,方源也在世俗间买了大量书籍,渐渐名声开始在浮云山显示,将方燕和白离远远抛在后面。

    而莫闲却在传授方燕和白离炼丹,凝翠崖是遇仙宗一脉,而遇仙宗以外丹术起家,炼丹是一门上应天,下符地理,合人事的技艺,在这半年,由于方源的强势崛起,周围的散修们都在名分上归附凝翠崖,势力初步成形,浮云山的散修们进献一些灵药,还有一些灵药是方燕她们在山所采,都拿来让她们炼丹之用,她们已能炼制一些基础丹药,还有一些伤丹解毒丹之类。

    现在凝翠崖多了只妖怪,都没有化形,白离收了一只画眉和一只鹿,因为没有化形,并没有起名字,但都开了灵智,而方源却收了一只猿猴,整天学着舞枪弄棍,就是没有收一个徒弟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个徒弟功行尚浅,也不着急让他们收徒弟,而莫闲却在洞栽种灵药,紫竹已有数株,亭亭玉立,倒也自在。

    这是少有的半年时间,没有什么事,教教徒弟,而外来人主要是汤东巡和冯汉夫来的四次,纪玉婷倒来了二次,他们都是有问题来请教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也感兴趣,特别是汤东巡在不知不觉间将自己修法透露出来,他现在专修混一桃康鬼帝,听他的意思想拜在莫闲门下,但没有明说。

    而冯汉夫却向莫闲请教改武修方面的技巧,在请教过程,也讲了撼山熊罴拳的技巧,莫闲一一指点。

    倒是纪玉婷两次来,都是有事请凝翠崖帮忙,她不过得到灵药,想请凝翠崖炼成丹药,偏偏又是一些在修行人看来,不着调的丹药,一味是春风凝香丹,一味是阴阳行军丹,有丹方和灵药,另外付出足够的代价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她的心理,一方面这二味丹的确是冷门,很少有人炼,另一方面,想借此攀上凝翠崖,莫闲只要她没有什么大恶,倒不介意与她炼丹,毕竟白离和方燕也需练习,在莫闲指导下,这两味丹药倒是炼成了,不过未入品位而已,而纪玉婷却感激不尽。

    这引起了方燕他们的不解,莫闲哈哈一笑:“在原理上,我比他们精通,而在实际,他们有实践,我指点他们,因为他们肯向我请教,注意每个人的修法,知道异与同,对自己也是一个触动。”

    这一切都在悄悄生改变,莫闲知道,拿下浮云山,是迟早的事,但最终会与修行界生碰撞,打响名声,获得修行界承认,融入修行界,才是莫闲的目的。

    浮云山在修行界根本没有名气,这也是当初莫闲选择浮云山的原因,也是众多散修能立足浮云山的原因,修行界,根本没有人把他们放在眼。

    一个人脚上绑着甲马,飞奔而来,方源看到他,认了出来,他是姜石重的手下,修行武修和道修,跑得气喘吁吁,见到了方源,跪伏在地:“主上,姜石重师傅受了重伤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方源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何处来了一群恶人,说什么浮云山五里坡谷有一头虎妖,他们来降伏妖物,并且征用玉延观,姜师傅当然不答应,说五里坡谷那头虎妖是家养的,不烦他们动手,结果双方口角,他们便出手,姜师傅不是对手,被对方打伤,玉延观被夺去,众人被赶了过来,他们还说主上是无名之辈。”

    方源听到这里,冷哼了一声,他到底年轻气盛,自从化入毒焰精神后,在此一方没有对手,心不觉自视甚高,哪里经得起激,立刻站起身来,火光一闪,便裹住来人,一道火虹,直向玉延观飞去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