华兴杰接住了金龙镖,一件法器被敌人接住,华兴杰兴奋地喊到:“哥哥们,他不行了,干掉他!”

    身体周围黑烟一浓,数个凶灵飞出,只向方源冲去,而其他人也精神大振,一齐向方源杀去,而在地面数里外的姜石重等人脸色灰白,完了,方源要败了,有几个人骂了起来,怎么这么不要脸,五个打一个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下方随然飞起两物,一只葫芦,另外是根青绿的藤子,起在空,葫芦冲出一道烟气,转眼化成独角黑蛟,迅速涨大,转眼间,长达数十丈,一声吼叫,张开嘴,口一道黑光闪现,罩定栾玉杰,往回就卷。

    而另一根绳子,青霞万丈,罩定诸葛杰,一声响亮,将他凭空拿去。一瞬间,长川五杰不由得一滞,发生了什么,他们没弄清,只知自己受到了别人的偷袭,刹那间,人人自危,本能地后撤,以图自保。

    方源一见大喜,因为葫芦他认识,还有那根葫芦藤,知道应该是师傅出手了,见栾玉杰正在挣扎,不肯让黑光把他吸走,手起棍落,带着地底的毒焰,长达十余丈,一棍之下,栾玉杰惨叫一声,身体化为灰烬,偷天尺坠地,而元婴却被吸入葫芦之。

    “大哥!”来俊杰悲愤填膺,眼睛都红了,剑光暴长,不要命地向方源射来。

    方源此时意气风发,见此,脸上带着嘲讽的笑,手棍上光影猛闪,形成血火一样的毒焰,一个平枪,平平刺出,剑光一遇到毒焰,立刻黯淡,棍影刺入剑光之,在来俊杰的胸口开了一个洞,接着毒焰从胸口起,将人焚毁,来俊杰陨落。

    国情一看不好,急忙抓住要拼命的华兴杰: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!快走!”两人化作两道黑烟,一头扎入林,待方源再看之时,已没有踪影。

    方燕和白离现身,一个手拿着葫芦,一个拎着诸葛杰,向方源施了一礼,方源立刻还礼:“多谢二位师妹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谢我们,你回去谢师傅。我要去向师傅交差,师兄,你好自为之!”白离说,方源心一沉。

    地面上的众人只有人能升空,包括姜石重在内,立刻升空,说:“见过两位仙子,玉延观不忘这次大恩!”

    两人点头为礼,辞别众人,回到凝翠崖。

    莫闲手一指葫芦,葫芦口的塞子迸开,一阵烟雾起,一个元婴出现在葫芦上方:“你可愿归降?”

    “毁我肉身,又叫我归降,天下哪有这样的事!”栾玉杰说。

    “你肉身之毁,在于你贪婪,我怜你修行不易,给你这个机会,再说,你过去种种,都过去了,现在只剩下一个元婴,还执迷不悟?”莫闲劝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牛鼻子,我栾玉杰生有何欢,死又有何惧,不要说废话,给我一个痛快。”

    “是个英雄,可惜了,既然如此,你去吧!”莫闲长叹一声,本来是想劝降与他,肉身虽失,但元婴完整,不是没有办法,世间多少人英年而逝,借一具**并不难,再说,以元婴成道,也是可能,他偏偏心生死志。

    莫闲一挥手,一阵风起,这种风虽不是先天神风,却也比一般风强得多,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,随袖起风,将他的元婴吹散,无尽的元气却化入洞府之,看起来很平常,但却显示了莫闲控制入微的功夫。

    莫闲又将目光投向诸葛杰:“你呢?”

    诸葛杰心人天交战,他不想死,而他的大哥才在他面前陨落,而他的二哥也在不久前被方源所杀,血淋淋的现实提醒他,如何他一个不留神,对方真的会杀了他。

    方燕和白离眼明显的看不起,诸葛杰却没有看见,想了半天,终于低下了头:“我投降!”

    莫闲收了葫芦藤,他翻身需要起,拜倒在莫闲脚下。

    “很明智的选择!”莫闲并没有嘲笑他,毕竟自古艰难唯一死,“你做的很好,按惯例,交出你的一缕神魂。”

    莫闲说着,手上出现一个令牌,却是紫竹所成,紫竹为佛家南海圣物,用它做神魂的令牌,不仅不丧神魂,还且能温养神魂。

    诸葛杰交出一缕神魂,他知道自己是投降,别人一定要有制衡自己的手段,看着自己一缕神魂融入紫竹令,莫闲微笑说:“恭喜你,成为凝翠崖的一员。”

    他这才抬起头,向四周看去,见四周风景如画,他微微一皱眉,不对劲,自己明明是进入洞,怎么没有洞的痕迹,难道这是一个洞府。

    “你们认识一下。”莫闲说,向他介绍方燕和白离,还顺便介绍了画眉、小鹿和猿猴,猿猴被方源起名为孙星,介绍过之后,对孙星说:“你带诸葛杰在洞转一下,简要介绍一下凝翠崖的情况。”

    孙星带着诸葛杰下去,白离有点不高兴说:“师傅,他贪生怕死,凝翠崖怎么能收留这样的人?”

    “白离,你怕不怕死?”

    “师傅,人家怕死,但绝不会投降别人!”

    “很好!怕死是人的本性,换一句话就,是生命的本能,并不可耻,我们修行,其一个重要的目的,就是为了长生不死,他怕死不怕,就怕他不怕死,凝翠崖一日不倒,他的本命紫竹令在我手上,就不怕他背叛,凝翠崖越强大,他背叛的可能性越小,他的忠心会慢慢培养,现在凝翠崖还弱小,你们得好好努力,这也是一个动力,要成就凝翠崖,最起码要有容人之量。”莫闲微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师傅,你又为什么杀掉栾玉杰?”

    “栾玉杰做老大惯了,他是一个不会向人屈服的人,故此求死,同时,我要在诸葛杰印象造成一种恐惧,杀人不留情的感觉,给他心理上深深种上一颗种子。”莫闲解释到。

    “我懂了,原来如此,师傅,你怎样处理大师兄?”白离又问道,方燕在一旁立刻竖起耳朵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后,你们告诉他,我很生气,让他好好反省自己一言一行,得到了力量,却不省己身,这样下去,迟早会出事!”莫闲冷冷地说。(。)唐家少的《斗罗大陆2绝世唐门》,请关注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