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源跪在洞门口,他一回来,师傅让白离传话,他就在跪在这里反思,他没敢运功,全凭肉身支持,他的肉身,现在已进入炼筋期,比起普通人来,已是十分强大,但在这里一跪天,他还是感到十分疲惫。

    在这天,他反复内省,从他跟随莫闲起,一点一滴地回想,其多少艰辛,师傅从未发过这样的火。他的资质并不出众,师傅也曾提到这一点,比起师妹白离,她虽是一个妖修,资质上强了很多。

    但自从师傅给了他力量,那种毒焰精神化入他的体内,他感到自己的强壮,在那一刻,他的心膨胀了,这是天来不断反省自身才得出的结论,师傅说过,道不以己贵,也不以人贱,它是普适的,视一切都平等,不以你自身力量大而高看你一眼,不以你卑贱而忽略你!

    方源这一点很好,也是莫闲看他兄妹的地方,他知道自己的资质不行,故此在学道途,对每个问题都想透,这样致使他的进度很慢,但基础却比较扎实,他没有选择道修,而选择了武修,就是因为武修相对道修来说,简单得多。

    纵有千般法术,万种神通,我只一拳破之,武修就这么简单。

    方源已经精疲力竭,但他还是跪着,此时,他听到一个声音:“起来吧!”

    是师傅的声音,方源心头一暖,挣扎着想站起来,突然身上感到一阵暖流从天而降,刹那间走遍全身各个部分,身体一瞬间充满了力量,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是幻觉,他站了起来:“师傅,我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诸葛杰在一旁看到这一切,几天来,他看到那个男人,实际上应该算是一个男孩,跪在这里反省,没有用一丝法力,全凭肉身在支撑,而这个人,他杀了来俊杰,算是他的二哥,一个人对抗他们五人,却在此乖乖地受罚,在诸葛杰看来,他不仅没有错,而且有功。

    “你错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我错在自己的心灵为力量所控,认不清方向,并不是不应该出击,但我骄傲了,看不起敌人,小瞧了天下人,我知道了,以后在我的修行,日省我身。”方源说出自己的认识。

    “不错,你能认识到这一点,已经很不容易。”莫闲满意的点点头,“特别是省吾身,不要小看这法门,修行人因不自身力量远比他人强大,故犯错误造成后果也严重得多,这就需要修行人要有足够的心灵修为,力量并不会带来永恒,如果说有什么会带来永恒,大概只有智慧,而智慧自身却需要有个强大的心灵,只有强大的心灵,才配有强大智慧,才能支撑强大的力量,不然,就像小孩舞动利器,很容易伤到自身。”

    不仅是方源,就是方燕和白离两人也频频点头,诸葛杰这才明白,明面上是对方源的惩罚,事实是对方源的成全,他不禁对凝翠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。

    莫闲又指点各人修行,对方源却要求他尽可能少用毒焰,将力量内敛,甚至细化成针,以求能精微控制。

    国杰和华兴杰两人投入山林之,分别借鬼遁和蛊遁而走,两人逃出数十里后,才停了下来,来时五人,但逃走时只有两人,两人如丧家之犬,好不容易才平定了心灵。

    “哥,我们怎么办?”华兴杰问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只剩下我们两人,大哥元婴被那条巨蛟所吞,二哥拼命,却落得身化飞灰,四弟被捆仙绳之类的法宝所拿,不知生死,我们五人只剩下我和你,敌人太强大,明的不行,只能来暗的。”国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来暗的,我们要为大哥他们报仇,我偷偷地潜入敌人附近,查看一下敌人的底细,做到知彼知己,再作打算。”华兴杰想了想,说。

    “凝翠崖,不知是什么门派,还是从散修入手,听他们的意思,凝翠崖好像整合了散修,我们不从玉延观入手,离此大约十里,有个云霓洞,有个云霓仙子纪玉婷,在几年前,我曾经来过,云霓仙子修阴阳双修法门,那次我和一位朋友来,差点成了云霓仙子的入幕之宾。”国杰说。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我们去找她?”

    “是这个意思,从她那里入手,先了解凝翠崖的底细。”国杰说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不过我们不能提今日之事,免得让凝翠崖发觉。”华兴杰想了想说道,两人也不敢御器飞行,只在山林以速行术赶路。

    两地距离十里,二人愣是走了半天,才到了云霓洞,这主要是山地不平,看起来两地之间只有十里,事实上,由于崇山峻岭,多出来几倍的路程。

    云霓洞前不远的地方,有一个茅屋,在一颗花粟树下,汤东巡就住在此处,半里外是云霓洞,汤东巡痴心不改,也没有人跟他说关于纪玉婷的一切,他被纪玉婷迷住了,在云霓洞外结庐而居。

    偏偏纪玉婷若接若离,也不是不理他,好似一心向道的样子,让汤东巡更加发狂。

    纪玉婷自冒天疆死掉后,曾经想洁身自好,但积习难返,但在表面上,一付清修的样子,在她的洞,几个童子在穿梭,两个女童早已情窦大开,正在与两个男童调笑,他们都是十八岁。

    “奶奶昨日心情不好,今天是不是你值班,偷学点功夫,别忘了告诉我!”

    “小浪蹄子,和碧云恩爱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,你昨天不是和碧云胡天胡地。”

    “碧云受奶奶宠幸,我就惨了,没人理睬。”

    “碧波,你不要怨恨,说不定今天就轮到你,外面那个汤东巡,倒是痴心不改,奶奶就是拿他,不让他近身!”

    一个女童出来:“碧波在哪里,奶奶叫你进去!”

    碧波,一个男童子,立刻喜孜孜进去,洞内镶嵌着夜明珠,纪玉婷慵懒倚在梳妆台前,一面水晶镜,纪玉婷正在对镜贴花黄。

    碧波见此情景,正待上前,洞外有人传声:“云霓仙子,故人来访!”(。)//天蚕土豆改编的D浮空炫斗手游《全民大主宰》公测啦,请关注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