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玉婷立刻坐正,对碧波说:“快去将客人请进!”她对着镜子拢了一下了头发,看看镜人云鬓高耸,颜比花娇,很满意的点点头。请大家搜索看最全!的不仅想起了凝翠崖那种外景入内,要是自己也会那一套该多好!

    碧波老大不愿意,但不敢有意见,只好出去,见二人正站在洞外,便僵着脸说:“奶奶有请!”

    两人正是国杰和华兴杰,见童子僵着脸,心奇怪,不知怎么得罪了童子,上门就是客,微微拱手:“有劳了!”

    两人随着童子进入,纪玉婷已在大厅坐定,看到国杰,先是一愣,接着笑道:“稀客,真是稀客,想不到是国杰道友,这位是?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兄弟华兴杰,听说云霓仙子仙姿绰约,为人好客,求着我带他来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见过云霓仙子,果然不凡,我在外面见到一座茅屋,不知是哪位道友的?”华兴杰说到。

    “那是一位朋友,修道日浅,却是鬼修和巫修高手,在此结庐而居。”纪玉婷笑道。

    人寒暄了几句,转到凝翠崖上。

    “听说近来浮云山兴趣了一个门派,叫凝翠崖,什么名字不叫,却叫凝翠崖,有什么故事?”国杰当作好奇的样子说。

    “凝翠崖,却是名符其实,我进去过二趟,真是了不起,哪像我这个洞府,住在里面,看起来很富贵,比人间帝王有过之而不足,但凝翠崖,却是天上景象。”

    “愿闻其详?”

    “在洞根本就在外面,听说是一种叫外景入内的仙法,坐在洞,外面四周群峰的景象一目了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凝翠崖有高人坐镇了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有高人,我并不知道他是谁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他的个徒弟,方源、方燕和白离却是一方高手,特别是方源,据说有元婴期实力。”纪玉婷话充满了羡慕。

    此在一出,国杰和华兴杰微微变色,既然徒弟有元婴修为,那么,师傅最起码是化神,两人心一遍冰冷,他们不过相当于金丹,对于化神修士,先天就有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,那么报仇的机会相当渺茫。

    “道友是否知道他是什么层次?”国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我在他面前,根本不敢有心思,不知是哪个百年老怪,不过看起来很年轻,根本不知道他的底细,好在现在我和他们关系很好,另外,他们的炼丹术很出色,而且,买卖很公道。”

    “他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不太清楚,听他的徒弟们说,他姓莫,有通天彻地之能。”纪玉婷说,越是这样,纪玉婷对凝翠崖越是看重,两人心越是往下沉。

    两人出来后,国杰心情很不好,华兴龙说:“不管怎么样,还是去一趟凝翠崖。”

    冯汉夫近来很迟疑,他想拜莫闲为师,却又有点不好意思,他虽是散修出身,是他外祖母在日,他曾拜入玉虚宫黄龙峰龙隐长老门下,偏偏犯了门规,对方看在纤月的面子上,只将他赶出了山门,没有收回他一身功夫,他伦落为散修,仗着一身撼山熊罴拳,在浮云山落脚。

    本来准备重回师门,偏偏他的外祖母不幸陨落,他返回师门无望,在见识了方源的拳法后,特别是方源后来突飞猛进,他动了心思,想拜在莫闲门下,偏偏他是黄龙峰弃徒,他怕莫闲嫌弃他出身,所以迟疑,他几次走到凝翠崖,却又迟疑。

    今日正巧在凝翠崖不远的一处山峰,他下定决心,今天一定要拜在莫闲门下,哪怕莫闲不收,他自己做牛做马,一定要进入凝翠崖。

    他这些天年来的迟疑,莫闲早已得知,开始发现他在凝翠崖附近转悠,莫闲就注意上他了,并没有多留意他,待几次之后,莫闲大体有数,莫闲早已思维场态化,一句话,他的聪明可以见微知著,别人往往不留意间一点动作,在莫闲眼,却如夜晚举烛一样。

    今天又无意间见到他,看他的样子,知道他已下定决心,不觉间将心思移到他身上,猛然间,他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他现在灵性已通,当莫闲关注一个人时,对方如果层次比他低得多,甚至一些未来的事都会显示出来,莫闲知道,这是佛门所说的慧眼的功能,当然是极其初步。

    佛门有五眼六通之说,肉眼通、天眼通、慧眼通、法眼通和佛眼通,道门也类似,不过佛眼变换成道眼。

    肉眼通是修行后,视力变好,甚至能夜晚借星光读书,进阶为天眼,观察大千,墙壁不能阻,距离不能限,再进阶为慧眼,观人过去未来,得慧眼者,知人根底,再进一步为法眼,慧眼只能看,却不能动,法眼不同,如果观察一人明天有灾,有法眼通时,能改变一个人命运,使人不知不觉命运轨迹发生变化,此为法眼,最后是佛眼,或是道眼,传说佛祖有佛眼成就,在他身边数里之内,一切人的命运都发生改变,不知不沉之间,消灾免祸,而不需佛祖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莫闲此时的能力,就相当于慧眼初步,他一皱眉,对诸葛杰说:“你去对面山林之一趟。”

    诸葛杰应了一声,不知道为什么,出了洞府,直向对面山上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露出了微笑,转眼之间,他将目光定在紫竹丛,在紫竹丛的地面,居然有青苔生成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收回了眼神。

    白离说道:“师傅,你叫诸葛杰去对面山上,刚才冯汉夫在那边出现,难道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你正好问了,你就去一趟,把冯汉夫接近洞来,其他人当作看不见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白离一头雾水,再问师傅,莫闲却微笑不语,白离心直犯嘀咕,出了洞府。

    冯汉夫却遇到了麻烦,因为他身后出现了两个人,这两人正是国杰和华兴杰,两人来到此处,是想偷偷观察凝翠崖。

    不料一眼却看见了冯汉夫,冯汉夫喝道: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(。)(就爱网)

    p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