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人一见冯汉夫,脸色也变了,他们不知冯汉夫是什么人,但离凝翠崖这么近,他们首先想到是此人是不是凝翠崖人,如果是,那就麻烦了,自己暴露了。

    就是不是,也不能让他走,他也许会告诉凝翠崖的人!

    两人互换了一下眼色,分成两路,一左一右,包抄上来。

    就是呆子也知道两人不怀好意,他拔出双斧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,不说的话,不要怪我不客气!”

    两人不说话,国杰身边出现了虫云,由虚变实,而华兴杰身后也出现虚影,鬼魂张牙舞爪,似要离体扑了上来,正在这时,忽然有个声音喊道:“哥,五弟,你们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听到此话,二人像雷击一样,猛然回头,不约而同的叫道:“四弟(哥),你怎么在这里,你不是被凝翠崖抓去了,大哥呢?”

    “大哥,他死了!”诸葛杰眼睛红了,他见到了国杰和华兴杰,这才明白,原来莫闲早知道他们来了,这恐怕是对自己的考验。

    “大哥怎么死的?”国杰问道,虽然奇怪诸葛杰怎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大哥剩下元婴,凝翠崖的莫洞主劝大哥投降,大哥不肯,自散元婴,含笑而去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没事,难道倒投降了凝翠崖!”华兴杰怀疑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那种情况下,我有选择么?”

    “叛徒,大哥死了,尸骨未寒,你却贪生怕死,投降敌人,原来如此,好!好!算我们瞎了眼,居然认你为兄弟,大哥白死了,二哥白死了!你好!好得很!”华兴杰悲愤欲狂。

    “够了!”诸葛杰大声吼道:“我是贪生怕死,当初我们五人修行为了什么,不错大哥是英雄,二哥死得冤,但你们想想,长川五杰,是修行人,不是世间的江湖组织,我们败走大观山岛,来到浮云山,凝翠崖反击也是正当的,双方交手,难免伤亡,我们技不如人,五人欺负一人,结果对方两个女流之辈,将我和大哥拿下,本来大哥是有机会活的,大哥放弃了,他是英雄,他也是懦夫,自己一死,留下我们人,你们两个逃了,我不想死,我要留着有用之身,还想长生,还想打回大观山岛。你们来了,洞主大人大量,却叫我来,我见到你们,才明白洞主的良苦用心,洞主是想招降我们,否则,就凭洞主的神通,你们一个也逃不掉!”

    诸葛杰这一喊,倒将两人镇住,同时也心灰意冷,原来自己来时,以为机密,却被那个什么洞主看得清清楚楚,这样敌人自己二人怎么配为他的对手,一时间万念俱灰。

    冯汉夫没有想到,自己危急关头,居然有人来救,不然,凭自己炼筋期修为,这两个人自己都看不透,听说凝翠崖方源大战什么长川五杰,杀死二人,收伏其一个,难道是他们?

    正在沉思之间,有人来到身边,叫道:“冯道兄,师傅请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冯汉夫一喜:“白仙子,莫闲前辈真的叫我?”

    “我师傅叫你,还有假吗,你去还是不去?”白离眉毛一挑说,她现在明白了,原来师傅早就知道那二个漏网之鱼来了,真是奇怪,为什么不把他们拿下,师傅叫我装着看不见他们,就视而不见吧。

    “去,当然去。”冯汉夫急忙说到,看都不看两人一眼,跟着白离匆匆走向凝翠崖。来到洞,冯汉夫立刻跪下:“请师傅收下我这个徒弟!”

    莫闲微微一笑:“我当你什么时候说出这句话,你徘徊多日,心思想斗争很激烈吧!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,玉虚宫黄龙峰弃徒想拜入师傅门下,又怕师傅不收,犹豫再,今日才拿定主张,师傅如不收弟子弟子盼望能入凝翠崖修行,只要能入凝翠崖就行,哪怕做一个杂役。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我收下你这个徒弟,你之上有人,分别是大师兄方源,二师姐方燕和师姐白离,你年岁虽大,却排行最小,你可有意见?”莫闲说,这也是一种考验,他如果真心求道,根本不会在意名份。

    “谢师傅,徒儿没有意见。”冯汉夫站起身说。

    白离眉开眼笑,她有了小师弟,虽然这个师弟虎背熊腰,个头恐怕是几人当最高最壮的。

    “你修行撼山熊罴拳,却是依据前人的知见,没有自己的东西,练拳者,练下去要有自己的体会,你只是别人的东西,练习下去,也只得皮毛而已。”莫闲指点他的修行。

    “师傅,如何有自己的东西?”冯汉夫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行一遍拳来看看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冯汉夫依言行了一遍拳,架势很标准,但在莫闲的眼,有些动作看起来很标准,却与他的形体不合适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打完了,师傅请指点!”冯汉夫说。

    莫闲点点头,说:“你第式,一拳出,脚步跟上,但步伐太小,你觉得是不是别扭?”

    “师傅,是有点别扭,不过,拳谱上是这么写的。”

    “拳谱没有错,但你却错了,因为拳谱是前人经验,而人和人之间,并不完全相同,所以拳谱没有错,你却错了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冯汉夫恍然大悟,一礼到底:“听师傅这么一说,我才明白,以前在龙隐长老处,我总参不透关键所在,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他又打起同一套拳法,这回,有些地方却不太标准,但拳法却比刚才更见锋芒,莫闲微笑着点点头,说:“现在好多了,武修有一个弱点,就是不到高层次,很难飞空滞停,我这边有一套御风诀,本是为你大师兄准备,不过你大师兄后来情况特殊,没有用得上,也罢,传于你,这套御风诀本身是一种御物诀的演化,有人说过,山不过来,那么我过去,这套御风诀也是如此,御大块而飞行,大块者,自然也,心量无限大,才御得起自然,实质御物变成御己,如乌贼潜行,自然喷水而身体后退。”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