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独自一人,经过一个月的时间,来到当初他来之时的岛屿,恰巧还是藏灵子,一见莫闲,揖手为礼:“道友是要离开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是要离开,请道友行个方便。”莫闲也还礼道。

    “道友想去什么样的世界,是不是回到来的世界?”藏灵子问道。

    莫闲来的世界,在此千世界编号东天甲寅世界,而他所在世界编号为东天壬子世界,莫闲看了一旁的石盘,摇摇头,说:“就去西天庚辰世界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请付灵玉千!”藏灵子说。

    莫闲付出灵玉千,藏灵子又问道:“莫闲道友,你有没有在这方世界留下道统?”

    “这种事情你们还问吗?”莫闲好奇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个人的多嘴,有的来客会在世界留下他的道统,有的没有留下,你已是元婴修为,按道理来说,可以留下道统。”藏灵子说。

    “对留道统一事,你们欢迎吗?”莫闲看似随意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无所谓欢迎与不欢迎,都是这个世界的人,这个世界以青玄、玉虚宫和青羊观为主,再说,你还是青玄的外门弟子,你留下一脉,实际上可以算是青玄一脉。”藏灵子说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我是留下一脉,号为凝翠崖,还请道友多多照看。”莫闲一揖。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藏灵子,“道友在这里站好,该传送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站好,在他的衣襟,有着一簇地衣,他答应第依,将他的分身带往一个新的世界,而别人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传送阵亮起了彩光,嗡的一声响,人消失,而藏灵子拿出玉箴,用神念在其记录:莫闲,东天甲寅世界修士,于仙历四千百二十年九月日离开!

    记载完了将之放在一边架子上,就闭目养神,他没有看到,石盘上突然闪现出一道蓝光。

    莫闲进入传送通道,眼前彩光一现,好像过了许多年,又像一瞬间,莫闲已有经验,知道这是正常传送的景象。

    在更广泛的高维世界,太极弦的另一侧,两个世界正在猛烈的相撞,巨大的波纹迅速向四周扩散,一道波纹扩散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一个高达几十万由旬的菩萨出现,现出化身,往下一镇,波纹消失,菩萨随之消失,但余波却偏偏波及到正在传送莫闲,虽然传送通道没有被打破,但剧烈波动让莫闲差点变成滚地葫芦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他从空间跌出,踉跄了几步,看见一个大陆幻影般的远去,而他却在一处山洞,并没有人,四周静悄悄的,他的足下却是一个破损的传送阵,根本没有人,难道这是西天庚辰世界?

    他从衣襟取出地衣,看了一下周围,把它放在一处湿润的地方,说:“第依道友,不知为什么,我感觉好像不是庚辰世界,似乎传送出了问题。”

    地衣并没有化形,只是微落的灵光闪了几闪,莫闲一惊,立刻将神识覆盖过去,这才听到一个极微弱的声音:“道友,好像不是目的地,我在传送用思维跟踪,在我不能理解的时空的另一面,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,影响到我们的传送,我们传送出了问题,不过幸好传送到一个世界,我与本体间的联系断断续续,可能相隔的世界太多,下面我要繁殖,道友,在短时间内,不能帮你忙了。”

    声音沉寂下去,连微弱的灵光都沉寂下去,莫闲看了一眼,知道第依进入休眠,灵智暂时沉寂,相反,他的本能却充分发挥,那一块地衣以肉眼可见速度迅速扩大,面积增长百倍后,速度放缓,开始稳定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这才开始联系本体,果然不出所料,断断续续,有时根本接不到信号,费了大半天的时间,才总算将自己处境让本尊知道。

    本尊正在研究阵法,好像心有灵犀一样,不能这样说,两个人本来就是一体。

    莫闲看看周围情况,没有人把守,阵法虽破损,还是能修复,不过材料却没有,而且,石盘也破损了,周围都是洞壁,而地衣所在之处,明显漏光,它已以出现了一道裂缝,通向处面,莫闲凑过去一望,如同一线天,已经大到人可以通过。

    莫闲称将神识外放,通过一线天,来到了地面之上,发现地面高山耸峻,树木茂盛,四周没有人烟,这点他并不奇怪,安放传送阵的地方不可能在人烟密集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耸身一越而上,既然来到这个世界,那么就是看看,也好了解一下具体情况,再想对策。

    他又将神识散出,这次神识很粗放,只是大略扫描,笼罩方圆近千里在内,他惊讶的发现,有森林,有高山,也有平原,好像就是没有人。

    莫闲有一种不太好的念头,他起在空,先将此处地形记住,开始御遁光飞行,遁光高在九天之上,越飞他心情越重,因为他没有发现人的踪迹,他不死心,身在高空之,一飞行就是二天,下来有数万里之遥,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,他十有**可以确定,这个世界之,没有人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生机勃勃的世界,蓝天碧水,芳草嘉树,这也是一个孤独的世界,对莫闲来说,没有人类活动,没有人类明,就他一个人,不知道妖有没有,要有妖,说不定会有生气一点。

    看大地上,到处是苍翠一片,莫闲将注意力集搜寻智能生命活动的痕迹,由于身在高空之,肉眼看很吃力,他降低的高度。

    他看到一只猿猴,正在攀枝跳树,他不由停下了遁光,猴子最接近于人,他正在观察之,一处山洞之,呼拉了涌出一大群猴子,个个拿着梭枪,枪头五花八门,有的是兽角磨制,有的是石头所打,有的是金属所制。

    小猴子叽叽喳喳,根本听不懂他们在叫些什么,有个高个子猴子叫道:“你是什么妖怪?”

    莫闲只差泪流满面,总账算听到了的话,他们在叫什么,说自己是什么妖怪?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