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前辈,请施为!”蠡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注意了!”泰周说,手一翻,轰的一声,刹那间,人只觉眼前一黑,再看时,周围已是一遍漆黑,蠡玉的蔽日伞现于头顶上,将他和胡蝶衣护住,而绿如却现出百毒寒光幛,和蔽日伞一起形成了两层防护。

    周围漆黑一片,听不到声音,连海水的涛声都听不见了,只有一片冰光笼罩着一层红光,似乎在无边的黑暗飘浮。

    泰周的声音响了起来:“你们当心了,我的神魔要出击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人只觉一震,一只大手已经将他们围住,是握住,他们才看清楚,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在黑暗现身,似乎黑暗根本拦不住神魔的目光,高达百丈,并不是完全黑色,而是微微闪着幽蓝紫色光华,一只大手直接将他们法宝放出的光华握住,深入光华达半丈,其重如山的压力压在百毒寒光幛上,但百毒寒光幛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绿如他们看见那只大手,现在才明白,由无数微小至极的符箓构成,不停的闪烁,对抗体着百毒寒光幛,百毒寒光也是由数不清闪着冰光的极细微的符箓构成,寒毒从其上流出,崩解了一层又一层的紫黑色的魔光,同时,百毒寒光也一层层崩解。

    大衍诸天摩那神魔似乎想把他们抓起,抛出去,泰周不敢伤害他们,只想使他们知难而退,如遇一般人,恐怕他的意想会达成,这一抛,不说出去千里,几百里还是做得到,要是被抛回数百里外,恐怕他们也不好意再赶回来通过。

    偏偏内有蔽日伞,外有百毒寒光幛,大手一抓,根本没有抓得动,此时,蠡玉动了,手出现一只射阳弩,抬头就是一箭,一道红光突出,轰的一声,似乎闪了一个霹雳,周围一刹那间,似乎一道火海,只袭大衍诸天摩那神魔。

    这一箭,先射穿了握在他们法宝上的大手,紫黑色大手当时就崩溃,接着,射向百丈高的神魔。

    神魔一声怒吼,身体猛的一顿,接着向黑暗退去,四周又一遍黑暗,似乎亘古如此,他们又一次失去了方向盘感,不知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接着幽蓝紫色魔光又现,神魔又一次出现,张口一声吼,黑暗之突然出现火星,接着火星爆炸开,由远扩近,一片密如炒豆的爆炸声响起,连成一片,四周变成了一遍雷海,百毒寒光幛的剧烈波动不已。

    在雷火,一尊百丈的神魔又一次出现,一只大手从空而落,这回它不抓了,直接拍了下来。

    胡蝶衣看到这一幕,她在两人护持下,心总想寻机做点事,一见大手拍下,也不等蠡玉做出反应,二十八把星宿刀如同鱼贯一样,化成二十八朵金光,呼啸而出,直奔大手而去。

    刀一出,分成四组,形成四象,东方青龙宿是角、亢、氐、房、心、尾、箕;北方玄武宿是斗、牛、女、虚、危、室、壁;西方白虎宿是奎、娄、胃、昴、毕、觜、参;南方朱雀宿是井、鬼、柳、星、张、翼、轸。幻成四象,直扑大手。

    一接触,四象崩,而胡蝶衣身体大震,嘴角出现了血丝,她到底功行最浅,蠡玉一看急了,不等绿如收了百毒寒光幛,手出现了太阳真火,化成十六根太阳神针,其亮无比,如同蜂群,直射大手。

    大手虽崩了四象,但自身度慢了下来,此时十六根太阳神针一到,奇亮无比,轰的一声,大手崩溃,蔽日伞一收,烈日剑出,身剑合一,他冲了出去,绿如只得将胡蝶衣护住。

    蠡玉的烈日剑一出,上应天星,在一遍黑暗,似乎感应到天空的太阳,黑雾海剧烈波动,太阳亮了一亮,猛然间,黑暗一遍光华升起,而外界的太阳也似乎受了招感,刹那间,光明从黑暗诞生,一剑破开了黑暗。

    泰周也没有想到,固然因为他压制了大衍诸天摩那神魔的威力,而且四十九个大衍诸天神魔,他只调用一个,大衍诸天摩那神魔,本身就是一个群战利器,对付一伙人,加上又有意压缩威能,千里方圆的地方,压缩到不足十里,神魔威能大幅度缩水,在这种情况下,被蠡玉烈日剑上应太阳,普照一切,破除了黑暗,大衍诸天摩那神魔当然被破。

    太阳光一亮,海面上一遍碧海蓝天,绿如和胡蝶衣突然进入一片光明,倒有点不适应,蠡玉却站在泰周面前:“前辈,你的阵势叫我们破了,还请让路!”

    泰周苦笑:“我说过话算数,俚我还是劝你们一句,不要赶这趟浑水,你们知道这次是谁?”

    蠡玉说:“我不问他是谁,谁叫我要娶胡蝶衣!”

    “年轻人,总是血气方刚,你们准备好了吗?瑶碧岛的规矩在那里,你要娶瑶碧岛的人,更不应该去,因为这次攻击瑶碧岛的对头,就是为他的妻子讨回公道。”泰周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绿如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百年前,有两个年轻人相爱,男的是钩吾岛的智全,女的是瑶碧岛的白纤尘,而瑶碧岛的岛规在那里,只允许人入赘而不允许外嫁,结果闹得很大,智全和白纤尘两人劳燕分飞,智全誓要改变这种规矩,从此不见踪影,前不久归来,在瑶碧岛周围布下混天锁云阵,逼瑶碧岛的白凤岛主修改岛规,瑶碧岛也开了防护大阵迷天混沌大阵,在此僵持。”泰周说。

    蠡玉问道:“前辈,你怎么和智全混在一起?”

    “我欠智全一个人情,对你们来说,我们相识一场,所以我劝你们不要趟浑水。”泰周笑道。

    蠡玉倒有些迟疑,胡蝶衣说:“岛主对我恩重如山,从道义上说,我同情智全前辈,而且智全前辈的意思我也赞成,不过,从情义上来说,我瑶碧岛有难,作为瑶碧岛的一员,我义不容辞。”

    “你一个小女子倒也有情有义,你们纵是去也没有用,因为智全已经是化神修士。”泰周又放出一个令人惊心的消息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