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云一定住,蠡玉动了,直向成清手云旗抓去,成清也在刹那间惊觉,阴魔已经近身,阴风顿起,成清只觉一股瘆寒入体,阴魔还没有到,阴风先到,阴寒之气已到,眼看阴魔就要扑上成清,而他的云旗也要易手。★

    众人只觉得空传来一声冷哼,转眼间,成清像回过神来,他的身形似幻影一样,阴魔扑了一个空,蠡玉也抢了一个空。

    人再看时,不知何时,人陷身云朵,都不知道什么时候,好像就在那一刹那间,人就陷身其。

    成清一恭身:“多谢师傅出手相救。”

    人这才现,不知何时,此多了一个人,羽衣鹤氅,看上去最多十多岁,身形飘渺,有神游八极之姿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不是他们的对手,虽说你的境界不下于他们,但你的实战还是少了,这人实战经验丰富,你退下去。”

    “是,师傅!”成清施一礼,身影一晃,人都没有看得出他是怎样走的,便不见踪影,人心有数,自己是陷入阵,所以看不出来,他是怎样离开的。

    绿如身边阴魔现身,或美丽异常,或凶恶无比,或慈眉善目,种种不同,在绿如身边徘徊盘旋,此人注目在阴魔身上,陡然笑了:“有意思,有点像人法两分,种种念头化作阴魔,居然分化出如此之多,只是像人法两分,你练的功法的确是一门奇技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随手一挥,云朵突然化形为一个个小人,各执刀枪,直奔阴魔而来,转眼间,将阴魔斩杀殆尽,绿如看着他,突然叫了起来:“人法不分,你是化神修士,你是智全!”

    智全一愣,接着笑了:“小姑娘,你倒是好见识,你在境界上来说,只相当于元婴,头顶那颗彩舍利,恐怕非你所炼,你居然知道我法合一这种境界。”

    我法合一,或称为人法不分,是化神修士的代表之一,法力和思维不分,法力即我,即思维,是在领悟法则之后,在思维场化基础上形成的一种状态,法力活了,每一缕法力好像有智能一样,这是质的飞跃,也就是化神修士区别于以前的原因,攻击之时,每一缕法力,都用到关键点上,往往没有领悟法则的修士,即使力气比他大,往往用不上劲,化神修士比起元婴来,力小效宏,别人只知道化神修士以法则攻击,不知化神修士如何用法则攻击,只觉他变化无穷,化神修士最根本的原因就在于此。

    绿如本来也不知道,但莫闲的师傅是化神修士,有次莫闲问起化神修士为什么比起元婴修士来好像强上太多,即使明面上化神修士不如元婴功力浓厚了,但往往一交手,元婴修士被压制得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潜虚子告诉莫闲化神修士的特点,特别提到我法合一的情况,是化神修士不同于元婴的根本原因,莫闲在无事时,也曾告诉绿如和绿猗姐妹,所以他一出手,绿如立刻感觉到他的不同点,才喊了出来,这倒引起了智全的兴趣。

    面对一个化神修士,绿如的压力非常大,她还好一些,在她身边的胡蝶衣,更是脸色一遍煞白,她几乎有一种绝望,本来还存在侥幸心理,只要不遇到智全,说不定有机会与其他救援人员一齐混入其。

    她知道有不少姐妹不在瑶碧岛,嫁于他人,其不泛好手,他们应该能回来,人多势众,她打的正是这个主意,谁知正遇上正主。

    绿如说:“智全前辈,你为百年前旧事,大兴干戈,我想就是白纤尘前辈听到,恐怕也不会同意你这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小姑娘,你是从那里听说我的事,白凤那个老妖婆恐怕不会将我的事说出来,你的胆子不小。”智全似笑非笑看着绿如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从泰周前辈那里得知!”蠡玉插嘴说。

    “一个男的,身上似有太阳真火,我倒小瞧你了,你居然悟通了太阳真火法则,还不到元婴,果然了不得,泰周和你们是什么关系,怎么把你们放了过来?”智全不解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东临岛的少岛主6蠡玉,和泰周是朋友。”胡蝶衣拉虎皮作大旗,智全一愣,说:“原来是6少岛主,少年风流,你又是何人,跟他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我是他的未婚妻子胡蝶衣,这位是他的最好朋友的妻子,遇仙宗长老莫闲的妻子绿如,莫闲大哥因为有事暂时未来。”胡蝶衣这么说,是想给他压力,一个是东临岛的少岛主,一个是遇仙宗长老的妻子,智全除非是不用在修行界混了,不然的话,最好不要动他们。

    智全微微一皱眉,他围攻瑶碧岛是为了救出他妻子,逼瑶碧岛放弃那种规矩,一个多月来,倒活捉了不少来增援的瑶碧岛的夫君,不过这些人大多数被他说动,就是有几个死硬分子,也被他镇压在大阵深处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就是瑶碧岛的人,倒是奇怪,凭你的身份,有瑶碧岛的规矩在,你不可能成为6少岛主的妻子?”智全何等智慧,一句话看出问题的实质。

    “我,我脱离瑶碧岛不行吗?”胡蝶衣急了,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好!小姑娘,有骨气,可惜你不知道瑶碧岛规矩的变态,真天真的认为脱离得了瑶碧岛,想当初,白纤尘也是这样想的,结果瑶碧岛的烈焰焚灵禁法让我不得不把纤尘送入瑶碧岛,从此两人天隔一方,既入瑶碧岛,生是瑶碧岛的人,死是瑶碧岛的鬼。唯有岛主有权打破这一规矩。”智全说出了这番话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,怎么会这样?”胡蝶衣傻眼了。

    “一句话,你们是自己走,从此不问事,还是要往里闯?”智全说。

    绿如和蠡玉看向胡蝶衣,胡蝶衣丧魂失魄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,智全也不着急,静静看着人。

    “我还是不相信,我要上瑶碧岛一趟!”胡蝶衣猛然抬头,毅然地说。

    “现在不行!除非踏着我尸体过去!”智全断然拒绝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