智全的拒绝,让胡蝶衣似乎找到了一线希望,她忘记了对方是一名化神修士,尖啸一声,惊海鞭化作一道惊涛抽出,身体迅速往里闯,她心情激动,完全乱了方寸,根本没有防护。

    事出突然,绿如和蠡玉都没有想到,胡蝶衣会失控,平时看她一个美丽的女孩,静静,莫闲私下和绿如说过,她的心机很重,好在她的心机都在爱情上,蠡玉根本没有觉察,绿如根本没有想到,她会失控,可见,蠡玉在她心占了多重的位置。

    她知道,要依岛规,她与蠡玉没有可能,就是蠡玉愿意,东临岛主陆冰及夫人花飘雨也不会答应,她要成为陆少岛主的夫人,一是得到瑶碧岛的允许,这个可能性不大,另一个就是她脱离瑶碧岛,她这次来,事实上也是打第二个主意,想有功于瑶碧岛,再行脱离之事,把握大得多。

    结果智全这么一说,她一下子懵了,整个人都觉得魂不守舍,加上智全的最后一句话,她一下子就炸了,持鞭就往里闯。

    她一动,蠡玉大惊,喊了一声:“蝶衣!”人也冲了出去,整个人一派奇光,周身太阳真火迸发,太阳神针如雨点一般,往智全射去。

    绿如也一时愣住,等她反应过来,两人已经冲了出去,她无奈之下,也动了起来,他们的发动因为胡蝶衣的绝望发起,一时之间,几个人都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但化神修士已经我法合一,思想之还没有转过弯来,法力已经发动,惊海鞭如同闹海的蛟龙。掀起巨浪而到,但智全更快,惊海鞭才起,似从空刮起一阵微风,气势汹汹的惊海鞭掀起的大浪越来越小,等到智全的身边,已是涓涓细流,还没等人反应过来,智全手一翻,空间似乎出现一个黑洞,转眼之间将胡蝶衣吞没。

    蠡玉刚刚喊完蝶衣,一见这架势,“不要!”语音未落,大蓬奇亮无比的太阳神针已射到智全的眼前,智全微微一笑,身体忽然散开,居然来的是元神分身,散则成气,聚则成形,太阳神针无功。

    蠡玉刚要再进攻,突然感觉到身体受限,抬头一看,一只大手从空而落,他头顶上现出蔽日伞,大手落下,化为白云,将他掩得严严实实,白云散尽,人已经消失。

    绿如现出百毒寒光幛,幛一摇,冰光顿起,寒意塞空,无形的阴毒随着寒意肆虐,周围的白云刹那间变成冰晶,临空滞住,周围的一切,好像静止了一样。

    智全眉毛一挑,身体后撤,一只大手从空而降,抓向绿如,手未到,绿如感到其重如山,大手过处,静止的冰晶又化成白云,阴毒之气如霞蒸云蔚一样,随着大手落下,蒸成彩气雾一样,我法如一,根本不容阴毒侵入。

    绿如一看,知道即便使用百毒寒光幛,还是不能敌,心一动,祭起一张符诏,莫闲给她二张符诏,符诏一出,似乎天地响应,无穷的光芒迎向那只大手,居然和大手同归于尽,但符诏一现,智全一下子迟疑了,他认了出来,普通的符箓没有意志,而符诏有无穷意志,冥冥一道光华将绿如罩了起来,呈五行循环不停,一下子缩入绿如的身体之,绿如顿感自己似乎能动天地,似乎天地间的灵力能听从她的指挥。

    智全迟疑了一下,随手一拂,顿时风云起,绿如一念动,风停云住,但只是身边数丈之前内,周边白云翻飞。

    智全不见踪影,绿如知道她被困住,不知自己在何方,周围白云飘飘,一眼望去,上下四方均是如此,一时间也不知道如何脱困,她沉下心思,回想刚才一幕,感到智全似乎没有恶意,再说胡蝶衣那样,只不过使她消失,在阵,这是很正常的,蠡玉也不知去向,看来人被智全分开,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危险,现在自己被困,自己对此阵又不熟悉,还是不要轻举妄动,先观察一会再说。

    绿如冷静下来,她已经不是那个天狐女孩,开始调动阴魔,向四面八方探索,而自己却盘坐在空,头顶着一颗郁郁葱葱的青桑树,上面悬着一颗彩舍利,自守内心,借助阴魔之眼,慢慢破解起阵法来。

    在绿如祭出符诏时,莫闲陡然抬头,符诏凝聚天地人的意志,是天地精神加上一缕自我精神,虽与法则有所不同,但与法则是一体两面,都是大道所化,符诏者,得之可以封神,调动天地精神而具现不同形象,莫闲的符诏一缕自我精神却是无形无色,将远方的情景传至莫闲心,智全的形象一瞬间出现,智全好像有所感应,迟疑了一下,人影淡去,现场只留下绿如,那缕精神结合天地精神汇入绿如的身体,天地元气历历在目,甚至大阵的运行都在目,可惜只是一角,莫闲发现,绿如已经困入大阵之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出手,本来借助符诏,他是可以隔空出招,不过得借助符诏精神,一旦出手,符诏便失去了作用,莫闲见绿如没有危险,便没有出手。

    即使他出手,借助符诏的天地精神,也只有一击之力,对方是个化神修士,这一击根本不能击伤他,与其这样,不如给对方心理造成一丝压力,正好历练一下绿如,本来自己的易道推算告诉自己,绿如这次去,事有波折,还因祸得福,自己只需观察就行。

    绿如暂时被困,再回到蠡玉和胡蝶衣身上来,胡蝶衣忽然暴起,当时智全也没有料到,但他的智慧瞬间明白了原因,是胡蝶衣绝望了,他临时出手,将胡蝶衣困入阵法之,先让她冷静一下,他仿佛看到,又一个瑶碧岛的白纤尘,不过这次,他有信心,将瑶碧岛的规矩给捅破了,小姑娘,你的运气好,不像我当年,他的心一下子软化了。

    那个东临岛的蠡玉的表现,让他很满意,他看到蠡玉在咆哮。(。)}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