胡蝶衣像换了一人,显得十分精干,智全摇摇头:“这个情况,我已经跟你的情人说过,由于阵法原因,你进不了瑶碧岛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会是托辞?”胡蝶衣不客气的说,情魔一去,她好像胆子也大了起来。

    智全冷哼了一声,刚要说话,突然大阵震动,他一愕,随即脸色一沉,对二人说:“你们好好的考虑一下,我有事先去一趟。”说完,身体便淡去。

    两人相对而视,四周一片白茫茫的,智全虽然走了,但他们依然在阵,不过,阵法只是将他们围住,而没有进攻他们,他们被困住了,他们想,大概是智全遇到强敌。

    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”胡蝶衣自言自语地说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大概智全遇到了强敌。”蠡玉说,“不知道他们谁说的对,我们还是走一步看一步,就不知道绿如嫂子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绿如嫂子应该没有事,智全要说服我们,应该不会对绿如下毒手,最多和我们一样,被困在阵。”胡蝶衣说。

    绿如在阵,但她的阴魔却顺着阵力到处游荡,不断有阴魔湮灭,但阴魔反馈回来的阵势运行的方式却已呈现在心灵,不知不觉,一个宏大而精巧的阵势在心流淌,让绿如叹为观止,她感觉到,阵每一缕法力,都带有智全的意志,她的阴魔稍不留意,露出一丝端倪,便被智全的法力毫不留情的抹杀,她深深体会到化神修士对元婴修士来说,是何等的天地之别,她才明白,元婴修士不怪没有长生,到了化神,才有资格称一句人仙。

    智全似乎也有感觉,但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觉有一股怪异的阴性能量顺着阵力的流动,不知道是什么,甚至杀灭了一些露头的东西,他正要以神会,这时,偏偏敌人来了。

    对方修为很怪,好像不能用常规的方法进行区分,他的道行也许达不到化神,但他的战斗力却是化神级的,一种护身神光,分化不定,竟然分化为条虚影,要不是他已经是我法合一,就会把这个虚影给忽略。

    他抬手一击,灭魔神雷轰然炸响,数百丈的雷火金光直扑来人,来人一声怪笑,身上赤尸神光暴涨,居然以自身赤尸神光硬抗灭魔神雷,虽然雷火之下,神光大部分破灭,可是转眼间,又恢复如初,更加凝实。

    好似经铁锤锻造一样,来人桀桀怪笑:“你的雷火越凶,我就越强,我倒要看看,你成就化神之后,会有什么样的神通?”

    智全现出身来,冷笑道:“赤尸老怪,你当年追求白凤不成,难道白凤许你许多好处,还是那个老虔婆许你近身一亲芳泽!”

    “桀桀,我就是一亲芳泽如何!你的纤尘不是被瑶碧岛镇压,当初你和纤尘那个臭娘们看不起我,不是没有报应,桀桀!别人怕你化神,我偏不怕你,就算你是化神又如何,我赤尸神光遇强则强。”赤尸老怪桀桀怪笑不已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身体分,化着道赤影,从个不同角度扑了过来,智全冷笑一声:“我就让你看看化神不是你所能想象,以为伪法我如一,就能战胜真的法我如一,那才是笑话。”

    手一指,周围如雾白云陡然化成无数大大小小的仙神,各执手宝剑,如同有生命一样,齐齐一指,剑上放出光华,先后不同,却同时抵达,赤尸神光如同雪见到阳光一样,顿时消融,赤尸老怪大叫一声,幻出数十个赤色幻影,人的面貌都不同,喜怒哀乐都有一个个在白色光华,化为血雾飘起,扭曲着,哀嚎着,居然结成一尊赤尸虚影,和身一扑,所过之处,那些白云幻化的仙神,一个个愣住,接着变成了赤色,好像成了他的化身一样。

    赤尸老怪哈哈大笑:“这就是你的法我如一?”

    他还没有笑完,陡然变色,那具赤尸虚影居然从内部发出雪白的光华来,那些被污染的仙神一个个也放出白色光华,如同太阳一出,黑夜无所遁形,他的哈哈大笑还没有完,就嘎然而止,变成惊恐之声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说过,假的就是假的,以为你自己很了不起,现在原形毕露了吗,镇压!”随着智全的镇压声,四周白云如梦幻一样,忽然加速,绵绵的白云却像实心一样,带着呼啸而至,直击赤尸老怪,赤尸老怪嚎叫了一声,身边的赤尸神光大涨,想抵挡着白云袭来。

    但这次白云似乎与刚刚的不同,一接触到赤尸神光,便轰然崩解,化为雾气,将他裹得严严实实,一层接一层,开始还看到赤尸神光的影子,渐渐越来越厚,形成了一朵硕大的云彩,智全微微一笑,手一抬,一张符箓出现,往上面一罩,迅速收缩,眼看着赤尸老怪就变成弹丸一样,他微笑一招手,就要将这枚弹丸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绿如亲眼看到这一切,不见不是她的眼睛,而是无数阴魔目睹这一切,阴魔所睹,如同她所睹一样,她更加了解一个化神修士的实力,赤尸老怪,肯定是与他同时代的老怪物,自信能与他争锋,却落了一个这样下场。

    眼看那枚弹丸就要落在智全的手,正在这时,一只枯黄的怪手突然出现,抢在他的面前,将那枚弹丸接到手,不论绿如还是智全都大吃一惊,智全更是变了脸色,喝道:“尔敢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一声大喝,周边白云如刀,一齐切向那只手,那只手微微一动,结成不动根本印,如同高山一样,白云劲风虽大,却动不了它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老衲有礼了,智全施主,我向你讨一个人情,赤尸老怪与我打了一个赌,我说他不能来,不是你的对手,他偏不信,如果他输了,他就要身入佛门之,如果他羸了,老衲就不渡他,现在他输了,请施主手下留情!”一个和尚出现,正是野僧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