赤尸老怪落败,眼看就要被智全镇压,野僧广行却突然出现,将赤尸老怪的抢了过去,还说出一番话,智全正在火头上,大骂道:“好你个秃驴,居然讨野火讨到我头上来!”

    手一翻,无数白云又一次风驰电掣,想像刚才对付赤尸老怪一样,看起来完全一样,但实质不同,智全不呆,不仅不呆,而且绝对聪明,外表一样,但这次完全针对野僧的不动根本印的威严的气势,法力变成无孔不入,带有极强的侵略性,而非之前的迟滞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施主未免太性急了。”野僧随着话语,双手合什,并没有反击,而是重重受了他一击,身体一震,口沁出一丝鲜血。

    智全一呆,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不反击?”

    “我受你一击,向你表示歉意,我抢你战果,要换得我也大雷霆,施主心有火,向着我来,阿弥陀佛!”野僧并无异样,合什一礼。

    “好你个秃驴,以为这样,我会放过你!”智全更是恼怒,下手更不留情,一出手,电光裹着大手从空而落,轰在他身上。

    智全依旧一声:“阿弥陀佛!”他又咳出一丝血来,但智全充满怒火的一掌,只将他打得咳了一些血,智全不觉得,但借助阴魔之眼的绿如却暗暗心惊,她看见法术不断落到野僧身上,野僧只是合掌,好像在默默承受,虽然不断咳血,但他依然还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打了一会,智全终于冷静下来,他现自己的攻击全被野僧承受下去,而野僧对屹立不倒,现了不对,他长吸一口气:“你为什么不还手?”

    “施主要泄心不满,我开始做的不对,当然只好让施主泄,施主仁慈,没有下杀手,我谢谢施主。”野僧不迟不缓地说。

    “好,好!我干拜下风,和尚,你既然达到你的目的,现在你可以走了!”智全说完,身边意志一起,一条通道出现,云朵纷纷让路。

    “施主,何不放下屠刀,立地成佛,人世间的****,不过过眼云烟,何别执着!”野僧又说。

    “好你一个和尚,得陇望蜀,你是瑶碧岛的援兵?”智全脸色一变,如果野僧是瑶碧岛的援军,那事情就不妙了,他已看出,和尚绝对功行在化神之上,虽然佛家不讲究化神这一套,但功行完全可以类比。

    “非也,我不是瑶碧岛的援兵,只不过施主百多年来,一心想报服,即使达成心愿,那又如何,不过迎来的空虚而已。”野僧说。

    “你既然不是瑶碧岛的援兵,那么请你离开。”智全忍住一口气说。

    “施主,既然放开一条路,不如彻底放开瑶碧岛之间的通道,让我过去,也好劝说瑶碧岛主白凤,让她把白纤尘施主放出,让你们团聚,可好!”野僧又说。

    “放开一条通道?不是我不愿意,实是不能,两座大阵相冲突,再过几日才能见分晓,现在交界处地水火风翻滚,根本不能通过。”智全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佛说,我不入地狱,谁入地狱,阿弥陀佛!”野僧合什对智全一礼,迈步而走,方向却是向着瑶碧岛而去,在大阵,本来看不清方向,而野僧毫不犹豫向着瑶碧岛而去,令智全一惊,他怎么知道方向?

    智全到底是化神修士,眉头轻锁,突然开颜一笑,他不问野僧怎么知道方向,他心念一动,阵势反而更猛烈,他消失在阵。

    绿如通过阴魔看到这里,特别是智全手挥处,混天锁云阵出现了一条通道,她不是看到表面,而是通过阴魔感知到阵力的运行方式,她隐隐有悟,身上法力悄然切入阵法之,阴魔在此推波助澜,她很小心,因为她知道,稍不留神,就会触动根本的防御,大阵与智全已经合一,在其流淌的阵力,虽不全是他的法力,但他的法力混在其,他又是法我如一,一缕法力,统御着成千上万的阵力,稍有风吹草动,他都能觉察到。

    所以绿如很小心,极其小心地避开那一缕载有智全思维的法力,在阵力的边缘,顺着阵力的移动,小心地微微一拨,就如一只蝴蝶一样,在遥远的时空终于掀起一场风暴。

    野僧微微疑惑地看了一眼绿如方向,他感到好像有阴魔在窥视,他想起了那只女子,几日前,一行人,那个叫绿如的天狐女子,好像是她释放出来,有人以为佛家对于魔只会除魔,不知道佛家正宗却是降魔,一字之差,魔归顺佛法,将为护法,他动了心思,那个绿如,却是好苗子,她有佛缘。

    现在却是顾不上她,以后有机会,将她渡入佛门,这些念头一闪,却深深刻在他的心灵深处。

    绿如推动阵势,阵势之,周围的白云纷纷向两边散去,现出一条通道,绿如见此,心念动处,盘坐的身体突然动了,沿着白云分开的道路而去。

    突然之间,她看到了蠡玉和胡蝶衣,并不是她肉眼所见,而是阴魔所见,两个人正在蔽日伞的掩护下,一动不动飘浮在无尽的白云之。

    绿如一见,心念一动,通道方向骤然改变,她还是极小心,不过她也有点奇怪,她再小心,不会智全无所觉察,但她的阴魔却再也现不了智全,好像这个人在这个空间消失。

    她很小心,既然看不到智全,还是先逃出去为妙,但既然看到蠡玉和胡蝶衣,顺便把他们捞出去,想到此,便转身向蠡玉而行。

    蠡玉和胡蝶衣正对阵法无可奈何,虽然蠡玉熟悉阵法,但对此阵并不熟悉,正在费力推演,而阵势并没有完全张开,只是缓慢地运行,一时也无法看出阵势变化,要看出阵势变化,最好阵势充分运行,而且人还在外面才成,次一点,人在其,但阵势运行充分,才能知其变化,进行推演阵门。

    正在无技可施的时候,突然之间,白云纷纷让开,形成了一个通道,他们眨巴着眼睛,看到了绿如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