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如依然盘坐着,头顶上青桑木顶着一颗彩舍利,小千世界滚滚而出,将她护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蠡玉和胡蝶衣没有想到,绿如居然能在阵来去自如,正在发愣间,小千世界已到身边,将两人摄入,在青桑树下,蠡玉问:“嫂子,智全有没有为难你?”

    绿如摇头:“他是想对我下手,可是被我的符诏吓住了,没有来得及下手,不知道为什么,大概你们吸引了他的注意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俩不是他的对手,好在他对付的瑶碧岛主,在劝说我们,才没有对我们下手,不知为什么,正在逼我们,他却走了,把我们丢在这里,我们一时没有办法,只好被困在这里,对了,嫂子,你怎么来的,好像对此阵很熟悉的样子?”蠡玉先简要地说明了情况,接着又问道。

    绿如苦笑道:“我自从和你们失散后,智全一时又没有时间管我,我便放出阴魔,顺着阵势而动,倒叫我探出不少秘密,他大概是因为来了对头,应该叫赤尸老怪。”

    “赤尸老怪,我想起来了,听我父说过,百年前,他就是一个高手,一身赤尸神光,擅能越级挑战,当年他好像喜欢白凤,不过白凤一直没有给好脸色给他,后来就没有听到他的消息。”蠡玉说。

    “应该就是他,他虽不是化神修士,但一身功夫着实了得,据智全说,他的伪法我如一,几乎可以和化神修士抗衡,可惜还是败在智全的手下,智全大展神通,将他镇压,眼看就要成功,却被一个人抢走,你们猜猜他是谁?”绿如笑着说。

    “能在智全手下抢人,应该是化神修士,那他会是谁?”蠡玉和胡蝶衣一时难住,猜不出是谁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野僧广行。”绿如说。

    “是他!不怪有这么大的能耐,传言,广行已达到金身罗汉的层次,如果是他,倒是智全的对手。”蠡玉点头。

    “就是他,他救了赤尸老怪,却生生受了智全的重击,他没有还手,智全也没有办法,他说要闯瑶碧岛。”绿如将事情经过原原本本讲述给两个人听,两人只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他要进瑶碧岛,我也想进去,我要问问是不是如智全所说。”胡蝶衣说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没有惊动智全,我们还是快些走,早点脱离这阵法,在其缚手缚脚,有什么事,出了此地再说。”绿如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胡蝶衣还是想进瑶碧岛,她的话没有说完,就被告绿如打断,绿如知道这不是讲道理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没有可是,这不是迟疑的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位施主,想不到在这里见面。”一个老和尚合什稽首,正是野僧广行,他说:“绿如施主,胡施主说得有道理,她是瑶碧岛的人,瑶碧岛的事情总要解决,与其等你出了大阵,失去这次机会,恐怕以后就没有机会了,不如和我一起进入瑶碧岛。”

    要是莫闲在此,就会断然拒绝,但绿如不是莫闲,她性子使她一时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胡蝶衣眼巴巴看着绿如,蠡玉却皱了皱眉头,绿如对蠡玉说:“陆道友,你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胡蝶衣立刻说:“他是陪我来的,当然要进入瑶碧岛。”蠡玉犹豫了一会,最后叹了一口气,说:“还是赶往瑶碧岛吧!”

    “那就进入瑶碧岛。”绿如想了一会,说。

    四人合在一起,野僧广行身边根本没有什么佛光,好像虚影一样,行走在阵,但绿如却感应到,在他的身边,一切都不可以常理来理解,似乎万物皆幻,甚至感到,自己的阴魔还有彩舍利都失去了作用,想了想,把头顶上东西收了回来,阴魔却没有收回,无形无色的阴魔,好似惧怕广行一样,都不敢靠近广行太近。

    人跟着广行,广行虽然没有什么护体神光,但却好在众人身边,众人感觉不到阵力,好像行走在外面的平地上。

    “绿如施主,你修行的法诀很奇特,不过阴魔不可多用,魔毕竟是魔,长久为伴,心性趋向阴暗。”广行说。

    “制魔为己用,本身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,所谓阴魔,不过是人的念头所化,阴魔之法,不过使人照见平时不能见的念头,借助外力除去思想的阴暗面而已,虽说为魔,未尝不是一门炼魔**。”绿如淡淡地说,她自从差点被人暗算后,扬弃原来的独尊姹女法,而改修阴阳一气姹女婴儿法,对此功法理解可谓很深,再加上化神修士潜虚子等几人合作搞出功法,可是说是包罗万象,对阴魔的使用及其害处了解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绿如施主,我这边有一法诀,虽有佛家的功法在其,但主要是道家功法,是一个很好的法诀,名称就叫断魔合道归元神,我将它传授与你,万一哪天阴魔不受控制,也好有法可制。”广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法师传授妙诀。”绿如一福。

    “不用谢我,此诀本是一个无名道人留下,我不过借花献佛,法诀人用了才能体现出价值,没有人用,这种法诀就会失传。”广行说完,边走边将此诀讲给绿如听,胡蝶衣眼充满了羡慕之情,不过她知道,广行传授法诀,是要留下因果,至于为什么时候留困果,她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绿如默默记住法诀,她很聪明,并没有运行法诀,她知道法诀没有问题,广行不会在这点上对她做些什么,她不运行是因为她谨慎,在陌生环境,她不会临时改变法诀,何况她还没有吃透这法诀的要义。

    奇怪的是,好像智全消失了,甚至连法力的意志都沉默,那么,智全在哪里,要知道此时他们还在混天锁云阵,绿如不论阴魔还是她自身,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,他到哪里去了?

    前方白云似乎消失,在他们面前,却是一道不可逾越的天堑,一道迎之不见其首,随之不见其尾的地水火风形成的区域!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