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在这时,阵已起变化,混沌陡然分开,一个女子出现,身著素色衣裙,头上云髻偏歪,平添了几分俏皮,大大的眼儿含笑,皮肤吹弹欲破,手拿着一个药锄还有一个花篮,未语先有笑意,语声柔柔的:“你们是谁?”

    “崔师叔,是我,我是胡蝶衣!”胡蝶衣叫道。★★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,我还以为是智全那一帮人。”崔师叔明显的松了一口气,语气有一份欣喜,“这几位是?”

    “老衲自号广行,别人送了一个外号野僧,阿弥陀佛,崔施主,老衲有礼了。”广行合什稽,趁势收了五方明王,他明王一收,绿如心一动,阴魔悄悄的动,向四面散了出去,她头没有看广行,但广行却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她,至于其他人,则毫无感觉。

    “你是野僧!不敢当大师的礼,晚辈崔海鹃有礼了。”崔海鹃说着,深深一福,她心悬了一个多月的心放下了,她知道野僧道行高深,刚才看他们来的架势,居然通过了地水火风,不是他一个人,而是他护了人过来,要是智全有这能耐,早就打出来了,智全虽是化神,但也无可奈何眼前的大阵。

    绿如等人上前见礼,她对绿如倒没有太留意,倒是对蠡玉留意了,毕竟东临岛的少岛主名声在外,隐隐她有闻,胡蝶衣对此人有意,她以为这是传言,现在看来,传言不虚,能在瑶碧岛紧急关头来援,关系还不浅,她心叹了一口气,弄不好,他年又是一个智全,不过眼前的难关先渡过再说。

    “敢问野僧前辈前来,是为瑶碧岛这次劫难而来?崔海鹃问道。

    “老衲正是为化解这场劫难而来,自古以来,冤仇易解不易结,我见两家相争,瑶碧岛附近数十里内,不知有多少生命受到劫难,我佛慈悲,想给两家结个善缘。”野僧说。

    “大师慈悲,恩泽海鱼虾,不过这场争斗不是我瑶碧岛挑起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看起来不是瑶碧岛挑起,但事情端由,却是瑶碧岛的规矩引起,智全和白纤尘已经分开百年,虽是孽缘,但惩罚已经足够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是为智全而来?”

    “非也,只不过不忍生灵涂炭,想化解两家恩怨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师叔,瑶碧岛的岛规我知道,按理说事理大不过人情,白纤尘前辈犯了错,将她逐出瑶碧岛,不是解决了问题?”胡蝶衣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崔海鹃看了一眼胡蝶衣,叹了一口气,先对野僧广行说:“大师,里面请!”在前头引路,所过之处,混沌自然分开,然后对胡蝶衣说:“你知道这条规矩是怎么订下的?”

    “传说是瑶碧岛的开创者瑶碧仙子所定。”胡蝶衣答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瑶碧仙子所定,凡入我瑶碧岛的女子,均需在仙子像前心魔大誓,夫婿入赘瑶碧岛,除非不嫁,你们以为这心魔大誓是随意的,在仙子面前誓,仙子已关注你,冥冥就为你授记,就是岛主也无能为力,更不要提脱岛的话。”崔海鹃看着胡蝶衣,眼睛深处有一丝同情,但她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”胡蝶衣又一次有暴走的倾向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!”广行一声佛号,如同当头一声棒喝,将胡蝶衣从暴走边缘拉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瑶碧祖师是不是曾遇到什么事情,受了刺激,才定下这么一条规矩?”胡蝶衣又一次问,她没有注意到,她已经是质疑祖师。

    崔海鹃微微皱眉,眼露出不喜之色,但并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有耐心的回答:“祖师不是你所想象,祖师说,谁说女子不如男,人间女子却陷入男人附庸,她要创造一脉,其女子当家作主。”

    绿如听到这话很诧异,胡蝶衣听到这话,也很诧异,她们以为人间的情况天经地义,谁也没有想过,瑶碧仙子思想居然这么怪异,她们不知道,瑶碧仙子能开瑶碧岛一脉,本身就有大智慧的,但思想过了时代,在世人眼,反而显得异类。

    胡蝶衣不再说话,绿如也陷入沉思,她知道事情不是她所想象的那么简单,甚至情况都在绿如预料之外,本来胡蝶衣早就悄悄对绿如说过,大不了她退出瑶碧岛,虽然在这个时代,这种行为受到人们的垢病,但也体现了胡蝶衣的决心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情况已朝不可控的方向展,绿如不得不陷入沉思,而在心灵,阴魔不断传来信息,虽不足弄懂迷天混沌阵,但她现,阵力之,不像混天锁云阵,在万千阵力,根本没有那一缕缕法我合一的法力,一句话,在此阵,阴魔根本不必像在混天锁云阵一样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证明没有化神修士主持该阵,这一点倒和事先知道的情况差不多,但绿如不会得意忘形,她依然很小心,修行到现在,她早就明白一个道理,慎行如初,不论在修行,还是在争斗,小心驶得万年船,有太多的事例告诉她,即使你实力高,但一着不慎,满盘皆输的例子比比皆是,她不想成为下一个。

    绿如在这里小心翼翼向四方探测,在陌生的环境,多做些准备有益无害,哪里怕这些准备最终没有用,只要一次有用,就足以救命。

    在这阵,她现了大量的瑶碧岛的人,她们镇守一方,一个个神情严肃,布置得如铁桶一样,绿如想起一幕,胡蝶衣身上在五方明王出现时的微微蓝光一闪,不由得微微一凛,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,十有**,智全已到了里面,这就说明,为什么他们一路顺风,而之前,就是绿如的阴魔,有不少都折在混天锁云阵。

    岛已到,崔海鹃已领着众人出了迷天混沌阵,绿如小心的观察胡蝶衣,一丝极微弱的蓝光一闪,似乎有一个人影脱离了胡蝶衣,要不是绿如始终将一分注意力放在她身上,也不会现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