淡到极点的鬼影一闪,不是绿如功聚双目,灵力运转,根本不能看见。绿如想报警,转念一想,把这心思按捺下去。

    早有几个瑶碧岛的女修跑了过来,见到崔海鹃后先施礼,然后眼睛一眨一眨地看着众人,其有一个看到了胡蝶衣,立刻叫了起来:“蝶衣,是你!”

    这个女修正是袁子仪,胡蝶衣一看,叫道:“子仪,是你!情况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绿如听到胡蝶衣这一叫,立刻想了起来,估计她就是袁子仪,对这个女孩,绿如虽没见过袁子仪,但听莫闲说过,而且是在逼问莫闲过程,得知这个女孩。

    她知道莫闲对这个女孩没有幻想,但她毕竟曾对莫闲动过心,绿如是正常的女子,心难免有嫉妒心,一听到这里,立刻把注意力集到她身上。

    其他人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,几个瑶碧岛的女修在崔海鹃指导下,给几人见礼,袁子仪感到奇怪,为什么那个名叫绿如的绝色女子,很用心打量着自己,自己也不认识她,她眼有一种道不明的意味,好像隐隐有敌意。

    她在这里纳闷,为什么绿如注意她。

    崔海鹃说:“各位贵客,请你们到来仪阁看茶,我去请岛主,蝶衣,你将贵客带到来仪阁。”

    胡蝶衣自然遵命,引着一帮人去往来仪阁,绿如定了一下神,不知不觉,又有许多阴魔无形无色散向瑶碧岛,对于瑶碧岛,由于没有阵法,阴魔很容易侵向各个方向,但一处引起了她的注意。

    在岛主所在瑶碧殿,两个人正在对峙,一个是智全,另一个是风姿绰约的女子,云髻高耸,头上斜插一支翡翠色的玉钗,威严使人不敢侵犯,不出意外,她应该是岛主白凤。

    智全冷笑道:“你大概没有想到,我会出现在瑶碧殿,此刻的瑶碧殿,由于禁制所隔,你手下那些人不敢入内,我只问你一句,你把白纤尘镇压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白凤看起来一点也不紧张,语气平静地说:“你能侵入此处,的确不简单,不过,你一个分身而来,实力不足化神,我自然有方法将你出现的消息传送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再想什么心思,白凤,我的小姨子,当初你姐姐放弃岛主的位置,你不仅不感恩,而依仗瑶碧岛的瑶碧钗,将你姐姐镇压,我来之时,早已在外面加了一层禁制,你想传递消息,做梦吧!”智全说。

    “我仗着瑶碧钗?要不是受你蛊惑,我姐姐何曾落到那个下场,心魔誓作,只得回到瑶碧岛,借助瑶碧玉璧镇住魔焰,百年来,不知受多少苦,为了所谓你们男人的自尊,姐姐不知被什么迷昏了头。”她说着,不知不觉踱到身后的玉璧处,玉璧上,似乎有云烟在翻腾,她轻轻抚摸着玉璧。

    智全眼睛一抽:“你说纤尘在玉璧里,当初不是你这个毒女人,纤尘甘愿放弃瑶碧岛主的身份,想脱离瑶碧岛身份,你却作梗,我不会放过你!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就扑了过去,他身体刚一动,玉璧陡然光华大作,刹那间,咫尺天涯,智全惊呼:“法我如一,你是化神修士!”

    他像一只坠入油滴的昆虫一样,身周压力大增,空气变得粘稠无比,更重要的是,环绕身边的法力之,居然有意志,法力一旦承载了思维,就会产生意志,意志和谐越和谐,那么化神境界越高,这一点智全很清楚,所以法力一现,他就惊呼起来。

    法力从无形化为有形,乳白色的温润的玉光一下子将智全包围,白凤盘坐下来,身体的灵光和玉光混在一起,淡淡地说:“智全,你投降吧,只要你答应入赘瑶碧岛,我可以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“不对,你不是化神修士,我明白了,你是借助瑶碧玉璧来实现法我如一的,假的就是假的。”智全陡然说,身上荡起一阵涟漪,身体周围居然出现了尺空隙。

    “你是化神修士不假,来此是一具分身,不要说你是分身,就是你的本体来,又能奈我何?”白凤笑了,“瑶碧宝,我只挥了一宝,我有主场优势,你现在为玉璧所困,人们只知有瑶碧宝,不知哪宝,就是你恐怕也不知道,只知道瑶碧钗,还有二宝并不清楚的。”

    智全眼睛微微一缩,这句话说到他的心理,当初白纤尘也没有说,只到瑶碧钗出现,他才知道,这是瑶碧宝之一,白纤尘已被镇压,今天才知道,她是被镇压在玉璧深处,那么第二宝应该是瑶碧玉璧,借助它,白凤居然实现了法我如一。

    他看到白凤的头上那支玉钗,知道这就是瑶碧宝之一的瑶碧钗,那么第宝是什么,他猜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瑶碧宝,威力也不过如此,连我的分身都镇不住。我的分身不过是元婴修为,等我的本尊一到,这一切不过土鸡瓦狗罢了。”他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的到来,我没有感觉,你不过仗着法我如一,依附在我岛上外出弟子身上,你不好奇么,我是怎样知道,你攻了这么些日子,为什么我会知道你今日来找我?”白凤问道。

    智全很想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,但他并没有说话,问她不一定说,要是她想说,她自然会告诉自己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白凤继续说下去,现在乳白色的玉光,现出云篆了,越来起多,智全仗着法我如一,并不把这种情况放在眼。

    白凤说:“第宝,就是这座大殿,瑶碧殿,不仅防守无敌,更能觉察天机,纵使高于我一二个层次,只要在其推演,事情如在目前,不过,第宝现在并没有动,我是故意放你进来,你跟我斗,实际是跟一个集团在斗,而且,我知道,会有人来,对方比你强得多,我说过,只要你遵守瑶碧岛的规矩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做梦,我虽分身来此,但还是有能力毁了你这个瑶碧殿。”说罢,智全手出现一枚秘魔神雷,转眼间,雷珠就炸开了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