秘魔神雷,是一种魔道神雷,此雷一发作,立有魔头沾身,但智全并不怕,他已是化神修士,元神如琉璃般的无垢,魔头一现,自我就会发现,很容易就能驱离。

    但秘魔神雷威力巨大,他手的一雷,要在平时爆发,方圆千里之内,都是一片黑烟雷海,所有生物都得灭绝。

    就是有大神通者,也很大程度上入魔,这样一颗秘魔神雷,可以说是魔道至宝,是自身魔性与天地重浊之气混合而成。

    就是一颗晶光闪烁的雷珠,一出手光华暴涨,其有个鬼头咧嘴一笑,向着四方便铺陈下去。

    秘魔神雷刚一爆发,白凤脸色大变,头上的瑶碧钗飞起,向着一道细细的光华,在面前一划,这一划,空间立刻被划断,使两人之间距离变成了天涯。

    “没用的,纵使你打断空间,只要有一丝,秘魔神雷就会漫延。”断断续续传来智全的声音,声音一入耳,白凤脸色更是严肃,但并没有惊慌,手上诀印起,口发出几声梵音,那身后的玉璧云篆大起,互相勾连,转眼间玉光阻住秘魔神雷的爆发,双方僵持起来。

    智全一看,他没有料到,秘魔神雷的爆发居然被阻住,虽然并未完全阻住,但神雷一个接一个魔头不断涌现,像蚂蚁一样,缓慢地向对方爬去。

    智全脸上顿时胀红,诀印一起,一连串复杂的手印伴随着他一口真气喷出,刹那间,秘魔神雷又一次暴涨,魔头呼啸着似要冲出。

    白凤此时又是印诀起,一口真气向上喷出,刹那间,瑶碧岛镇岛第宝瑶碧殿光华上冲斗牛,在岛上的人都看到了,绿如他们正往来仪阁而去,陡然见到这一奇观,几个人不觉停了下来,绿如眼睛绿了一绿,她知道什么原因,但她的阴魔并没有完全靠近,因此知道得不全,特别是现在,被瑶碧殿的光华一逼,阴魔一个个消失,就是不死,也被赶出了瑶碧殿,她只知道,智全拿出一颗雷珠,但并不清楚那是秘魔神雷。

    要不然的话,她恐怕第一时间就要逃走,胡蝶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她在岛上,从未见过瑶碧殿如此,一道光华冲天而起,其凤鸟瑞禽纷纷具现出来,天花飘起,但她不是呆子,知道肯定有重大的事情发生,蠡玉亦如是。

    野僧广行陡然停下脚步,他的眼睛闪现金芒,向那里望去,这是天眼神通,一望之下,大吃一惊,他看见瑶碧殿内二人对峙,其一人正是智全,一颗雷珠在暴发,里面魔头乱飞,但他的对面一个女子,却在重光华护卫下,正在相持。

    “不好,事情有变!”广行脸色一变,“快去瑶碧殿!”

    而此时,瑶碧殿,空间已经一层层展开,一股光华罩定那颗秘魔雷珠,完全将它纳入一个开辟出来的空间,虽然能够看见,却已不在同一空间,连之间的智全都感到断断续续,好像球形一样展开,但大小在正常空间却只有尺许。

    但神雷的冲击力让那个临时开辟的小空间颤抖不已,眼看小空间就要冲破,一旦冲破,其雷火恶煞,还有魔头就会肆虐,而白凤脸色已发白,看得出他在勉力支持。

    智全本来爆发雷珠,是想破去玉璧,但偏偏让瑶碧殿挡住,而且之间时继时断,他动用雷珠,是想逼白凤就范,但没有想到,雷珠会失控,在另一种空间,他根本控制不住,要是他本尊在此,说不定不能控制,如果一旦爆发,他预见到结果,瑶碧岛就会陆沉,他造的孽就大了。

    “老虔婆,你还不放开瑶碧殿的控制,真想瑶碧岛陆沉么?”智全也急了。

    但白凤对他成见很深,根本没有理他,只是拼命地维持瑶碧殿,他在这边暴跳如雷,却不能前进一步,因为一步出,便进入空间分隔,瑶碧殿内空间完全乱了。

    虽然广行用天眼看到这一切,他脚下一动,天足通使出,想硬闯入其,却被瑶碧殿弹出,一时也无可奈何,当年瑶碧仙子留下的瑶碧宝名不虚传,白凤元婴修为,却仗着它能与化神修士相争,这还没有发挥宝的真正功能,当年瑶碧宝一出,就是合道期的高手,都避让舍。

    眼看情况进一步恶化,事态向不可测的方向滑去。玉璧陡然亮了起来,刹那间,白凤失去了对玉璧的控制权,一个人影出现,逐渐变实,相貌上和白凤有分相向,但并没有那种压人的气质,而是另一种温柔。

    她一出现,智全大震:“纤尘,是你!”

    而白凤也是大震:“姐姐,是你,你怎么出来了,当心心魔大誓反噬!”

    “你们不要打了!”白纤尘说,手一指异空间那爆发开来的雷珠,指上放出一线白光,直入异空间,说也奇怪,爆发开来的雷珠却像笼罩上一层白纱,开始收缩。

    “法我如一,纤尘,你是化神修士?”智全立刻感应到法力意志,不由欣喜地叫了出来,配合她的法力,意念开始收缩,只见小空间的雷珠迅速缩小。

    白纤尘将手一招,雷珠从异空间消失,只见一颗晶莹的的雷珠,大小如同乒乓球,落在了她的纤纤玉手上,表面一层白光,内部流霞般色彩转换个不停。

    她一出现,便收了秘魔雷珠,虽然其有智全的配合,但这雷珠本是易发难收,而且是在异空间,足以证明她的强大。

    她回过脸,看了一眼白凤,她的妹妹,叹了一口气,手一挥,瑶碧宝的瑶碧钗回到了白凤的头上,而玉璧刹那间光华尽敛,重新变成一块玉璧,将白凤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至于瑶碧殿,也在刹那间恢复了原样,在恢复原样的瞬间,一个人出现在殿内,他一合什稽首:“阿弥陀佛,恭喜白施主今日难满!”

    白纤尘望着这位老和尚,不解地问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{,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