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老衲广行,特来此为两家劝解。”广行合什说。

    又有道光华闪现,绿如、蠡玉和胡蝶衣也出现了,现在瑶碧殿一切异像都没有了,绿如打量着殿内。

    而同时,门外有数十道遁光闪起,但进来的只有几人,其余弟子规规矩矩地在门外,进来的是几位长老,都有元婴期修为,她们也见到了不久之前的异相,现在纷纷来到,等进殿一看,里面多了数人,特别令她们惊讶的是,居然看到一个女子,和岛主很像。

    “见过岛主!”几人施礼,白凤把手一摆她们不要多礼,她们便站在白凤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纤尘,你跟我走。”智全眼睛一眨不眨望着白纤尘,眼充满了深情。

    “不行,姐姐,不能跟他走,亿害你还不够吗?”白凤立刻提高声音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虔婆,还想拆散我和纤尘,纤尘有什么对不起你?”智全顿时火又上来。

    其实,白凤外表很年轻,驻颜有术,人看上去雍容华贵,要是在人间,完全可以倾倒一方众生,却被智全叫做老虔婆,这么叫,从年龄上来说,倒也确切,白凤虽是岛主,但也是一个女人,这么一叫,心头也来火。

    “要不是你,姐姐怎么会受百年的苦,当时姐姐痛不欲生时,你将她抛下,你到哪里去了,为了你男子的自尊,害得姐姐心魔大誓发作,还好意思现在来找姐姐。”白凤火就上来。

    “妹妹,你姐夫也是为了我好。”白纤尘说道。

    “纤尘,我是有不得已的苦衷,你心魔大誓发作,我求你妹妹,她不肯援手,我去求师兄,师兄也没有办法,我只好去求天仙岛宗主,天仙岛宗主费力推算了很久,告诉我在绿玉岛不远海上有一个海眼,里面可能有方法,我就去了绿玉岛的那处海眼,谁知失陷在其,在其一困就是百年,没有一刻不思念你,在其我得到了混天锁云阵的阵旗以及方法,只到我成就化神修士,才脱困而出。”智全简单说了他的经历。

    “夫君,辛苦你了。”白纤尘低声地说,而白凤却跳脚:“姐姐,你怎么到今天还念着他,你虽成就化神,但你还是不能离开玉璧太久,唯有玉璧,才能镇住你的心魔大誓。”

    心魔大誓往往牵涉到违背誓约的惩罚,各门派各有各的惩罚,瑶碧岛是一种禁制,种入身体内的禁制,烈焰焚灵禁制,这种处罚是让人一违背心魔大誓,就受到处罚而自身认识到错误,不至于错的太远,以至真的无法挽回,一句话,心魔大誓是真,而处罚却是假,真的应了心魔大誓,就不是处罚的问题。

    所以白凤很焦急,心魔大誓是在祖师像前发下,它的应验谁也说不准,但谁也不敢违背心魔大誓,不然,说不定在何时,你死的很难看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虔婆,当日我请你解开烈焰焚灵禁制,你明明知道怎么解开,却偏偏看着你姐姐受苦,也不肯解开,现在又说此风凉话!”智全也声音高了起来,看样子又要动手。

    “妹妹她替我解开了,还将我置身与瑶碧玉璧,隔绝气息,使我安然渡过百年,夫君,妹妹她没有恶意。”白纤尘突然说出一个事实。

    智全一滞,白凤说:“不管怎么样,除非你的修为超过瑶碧祖师,不然的话,姐姐只能呆在这里,除非你答应,入赘瑶碧岛,其他免谈,你要攻打瑶碧岛,我瑶碧岛根本不怕你。”

    众人明白事情根由,胡蝶衣脸上没有血色,她没有想到,就是岛主也无可奈何,最多能解决烈焰焚灵禁制,但根本的心魔大誓无法解开。

    她陡然跪下:“岛主,请您替蝶衣解开烈焰焚灵禁制!”

    胡蝶衣的行为,让众人一惊,一时间,争吵双方都停了下来,吃惊看着胡蝶衣。

    蠡玉急了,说:“蝶衣,你怎么能这样做,大不了,我入赘瑶碧岛。”

    “没用的,陆岛主不会同意,再说,我也不能让你做出这么大的牺牲,心魔大誓,就我一个人来承担!”

    “蝶衣,你傻啊,心魔大誓,那可能会毁了你的一生。”蠡玉急忙说。

    “善哉!善哉!可叹可敬,但也蠢不可及,一切心魔都是自惹!”广行合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师可有办法?”蠡玉眼睛一亮,胡蝶衣也满怀希望的看着他,广行却老脸一红,说:“一切世间苦,皆由心幻生;若能无心处,自是逍遥人!”

    这段偈子一出,蠡玉露出失望之色,话虽说得漂亮,但人却难做到,人若处于无物无我之,心魔大誓也好,甚至****也好,都已是虚幻,还有什么灾难之类,但是人不可能长期处于这种状态,所以他所说,等于不说。

    白凤看着胡蝶衣,过了一会,她说:“当初你进入瑶碧岛,可是自愿发誓?”

    “是自愿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瑶碧岛对你不好?”

    “瑶碧岛对我恩重如山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一切都抵不过一个郎君,你还修什么道,罢了,你既然自甘堕落,我成全你,从今后,你不再是瑶碧岛的弟子,瑶碧岛的一切技法,你均不能使用。”白凤说完,手起一掌,血焰如虹,正击在胡蝶衣的身上,绿如一动,想拦住她,但却被白凤身后的人拦住,只见胡蝶衣委顿于地,脸色煞白,她身上的惊海鞭呼啸而起,落在白凤的身上。

    蠡玉大惊,刚要出手,胡蝶衣喊道:“不要!”

    然后对白凤一礼:“多谢岛主留情,晚辈与瑶碧岛再也没有关系了!”

    蠡玉急忙上去,手一触胡蝶衣,脸色大变:“你的修为全废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,但有关瑶碧岛的一切术法全废了,只留下最基本的真力。”胡蝶衣说道,“我可要你保护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来保护你!你的心魔大誓解了吗?”

    “心魔大誓根本解不了,不过推迟它的发作而矣。”智全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蠡玉一听,脸色一变,身上火气一盛,太阳神针就要发作,胡蝶衣拦住他:“不要,蠡玉,这一下,我知道心魔大誓最少推迟数十年。”

    “心魔大誓无解,除非祖师出手,祖师已在仙界,怎么能做到?”白凤说。

    “如何不能?”智全露出了诡笑。(。)—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