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们以为我说谎,你们不知道,那百年我是怎么渡过,我进入一个仙府之,澜渚仙府,天仙宗的宗主说的不错,那是我唯一的出路!”智全看了一眼众人,冷笑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善哉!施主有何奇遇?”广行问道。

    正问间,外面传来天崩地塌的一声响,白凤脸色大变,她感到外面阵法和她失去了联系,智全却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“岛主,大阵崩溃了!”一个修士嘴角还残留着鲜血,不顾礼仪的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好算计!”白凤脸色铁青,怒目望向智全,众人都被这一声响震懵了。

    “过奖!”智全悠然的说,他在绿如后来感应就失去了踪迹,因为他的一缕分神神不知鬼不觉地附身在胡蝶衣身上,借助胡蝶衣与广行同行,进入瑶碧岛,在这期间,除了绿如看出了端倪,其他人都没有看出,也许广行也看了出来,但他装着什么也不知道,他要调解,得众人聚齐才行。

    而智全的本尊却在分身进入阵,摸清楚了阵势变化,虽然不么全面,却已经足够,他在一个多月期间对此阵进行围攻,在较量过程,本来还需要几日,才能破开大阵,但到阵走了一遭,对他来说,节省了大量时间。

    外面传来哈哈大笑声,声音和智全一样,接着传来如山的压力,瑶碧岛的修士刚想动,身体已不听指挥,一个个僵在那里,瑶碧殿的门打开了,又一个智全昂首而入。

    这才是智全的本尊,他看了广行大师一眼,微笑道:“大师,别来无恙!”

    瑶碧岛的人立刻脸上不善,怒目向着广行一伙人,广告暗叹,瑶碧岛到底是女人,未免小家子气,智全是无意一句话,广行也无意与他反驳,一反驳,反而坐实了两人勾结。

    于是,广行合什稽首:“想不到老衲也被你摆了一套。”

    “大师坦荡,可有些人不怎么想,我来此,是因为要破解心魔大誓,澜渚仙府,果然有破解方法,我来接纤尘回家。”智全说。

    “夫君,你真的找到了方法?”白纤尘声音都有点颤抖。

    “阿弥陀佛,恭喜智施主和白施主,智施主既然有方法,眼前有一个人,和当年你们一样,为何不解除瑶碧岛的规矩?”广行说。

    两个智全合一,智全看着白纤尘:“纤尘,我们走吧!”

    “姐姐,不要听他的,他根本没有办法解除心魔大誓,他是骗你的,他这样做,不过是为了他所谓男人的自尊而已。”白凤阻拦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,他就是骗我,我也心甘情愿,要不是百年前,他拼命护住我的灵魂,我早就在烈焰焚灵禁制下化为灰烬,他能为我求到瑶碧岛,我相信他。”白纤尘说。

    “老~”智全又一次火冒丈,但一看白纤尘责怪的眼神,后面两个字不有吐出来,他说:“好,我跟你打个赌,如果我能解除心魔大誓,你不仅让纤尘跟我走,不准再管我们的事,还要将门下所有弟子的烈焰焚灵禁制解开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就跟你赌!”白凤也脾气上来。

    “岛主,不可!”白凤手下人立刻叫了起来,“烈焰焚灵禁法虽然限制了我们,但同时也是保护我们,使我们时时警醒!”

    “放心,像你们这些女人,根本不在我的救护范围内,如果你门下有人求你,你得解开焚灵禁制!”智全冷笑一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就依你,你该说出是什么方法?”白凤冷笑道,心魔大誓在世间几乎无解,只有瑶碧仙子才能解开,而瑶碧仙子早已飞升,她有十成把握,是智全在说谎。

    智全从身上取出一物,白凤立刻愣住了:“瑶碧令,怎么会有瑶碧令在世间,它不是全被瑶碧仙子带往天界!”

    “算你有眼光,认出了瑶碧令,正是瑶碧令,当年澜渚仙府的主人澜渚真人爱慕瑶碧仙子,但瑶碧仙子定下那条破规矩,使澜渚真人望而却步,后来,澜渚真人大彻大悟,在一场比斗胜了瑶碧仙子,瑶碧仙子问他什么条件,他让瑶碧仙子在飞升前留下一支瑶碧令,其有一丝瑶碧仙子的神念分身,当时澜渚真人说,她定的规矩必定有后来者相抗,为了后来者,得瑶碧令者,可以借此出手次,以解除心魔大誓。”智全终于说出了他的秘密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真的吗?”白纤尘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,纤尘,现在我就施为。”智全说着将手一放,瑶碧令悬在空,他身体一恭,说道:“请瑶碧仙子现身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瑶碧令荡起一阵清辉,一位仙子出现,一身清冷,风姿绰约,身如冰雪一样,星眸睁开。

    白凤等瑶碧岛的人都拜了下去:“拜见祖师。”

    绿如等也拜了下去,广行也双手合什:“阿弥陀佛,贫僧拜见瑶碧仙子,愿仙子万寿无疆!”

    “起来吧,想不到澜渚的话居然应验了,是你寻找帮助吗?”瑶碧仙子的分神问智全。

    智全恭敬地施了一礼:“请前辈施展妙法,将晚辈的妻子白纤尘的心魔大誓收回。”

    瑶碧仙子看了白纤尘一眼,说:“不错,是个好苗子,仙道本是寂寞路,却贪爱世间****,有点可惜,也罢,我当年对澜渚所说之话,自然算数。”

    说着,手指之上放出一道青光,众人看见青光没入白纤尘的身体,从赶出一团灰雾,间似有魔影,冥冥似乎有恶意来到,瑶碧仙子没有当回事,随手一挥,斩断了之间的联系,魔头咆哮一声,被打散。

    绿如看到她身上光焰为之一暗,知道也完成,但分神也黯淡了一些。

    智全笑了,对胡蝶衣说:“小姑娘,你的勇气我很佩服,甘愿为了爱情而舍生,记得我在阵曾对你说过,我会给你一个惊喜,现在还不请瑶碧仙子除去你身上心魔大誓,心魔大誓除掉后,有功夫来澜渚仙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胡蝶衣一听大喜,盈盈拜了下去。

    }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