绿如、蠡玉和胡蝶衣离开了瑶碧岛,瑶碧岛和智全之间恩怨在广行大师劝导下,双方就势下坡,可以说圆满解决。√く

    胡蝶衣的修为虽不能说是全失,但也跌落到筑基期,再加上瑶碧岛的术法全废了,好在绿如和蠡玉带着她。

    “看来,要麻烦莫兄了,是不是开炉炼一炉灵丹,争取早日将蝶衣的修为给补上来。”蠡玉笑着对绿如说,他将主意打到莫闲的丹药上面来。

    绿如微笑道:“这不是一件难事,不过只怕相公身边没有足够年份的灵药。”

    “这好办,我正好要回东临岛一趟,也将蝶衣脱离瑶碧岛的消息告诉父母,另外再采些上年份的灵药,原料不要愁,东临岛其他不多,唯有灵药有的是。”蠡玉豪气说。

    他们来到东临岛,一进门,蠡玉就喜孜孜介绍,其实不用他介绍,绿如和胡蝶衣本来就来过,给长辈见过礼,花飘雨陪着两女,6蠡玉却进去和6冰说话,绿如知道他父子间有话要说,特别是胡蝶衣脱离了瑶碧岛的事情,还有灵药的事。

    绿如喝着灵茶,听着花飘雨谈到蠡玉的旧事,她并不留意,则胡蝶衣却很在意,过了许久,父子俩出来,绿如知道他们谈妥了,果然不出所料,6冰把花飘雨叫到一边,不知说了些什么,之后,对胡蝶衣的态度就完全不同了。

    在瑶碧岛停留的几天后,绿如得到东临岛赠送的红颜果,便离开了东临岛,在海上并没有事,但没有想到的事,到了6地上,却遇到了麻烦。

    甘含章是一个士人,年纪青青,寄住在山间一座小观,小观并不大,只有个人,一名道长和两个徒儿,这座小观因地处甘含章家族的土地上,而甘含章因为夏日炎热,和一个书僮每到夏季,便来此避暑读书。

    甘含章先在神前上了柱香,道童履霜来请他吃早饭,甘含章可是大金主,他们把他侍弄得很好,这也是每年夏季他愿意来此的原因。

    吃过早饭,他要消食散步,这一带他走得熟了,也无猛兽之类,书童可贞看着走得不近了,便说:“公子,我们还是回去吧,再走下去,出了这座山,便不是甘家的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无妨,我一直想看看对面那座山有什么,不如趁此机会,到对面的山林一游。”甘含章说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那块地方已是野地,山深林密,其野兽出没,万一伤了公子,却是不好!”可贞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来这么多话!”甘含章脸一摆愠道。

    可贞不说话了,两人步行,踏入山林之,这处山林,却不同于自家的山,那是有主之地,经常有人打点,山间有道路,而此山却是山高林密,根本没有路,进入山不久,甘含章就后悔了,想向回转。

    那里知道,山林之,不同于那座山,根本没有道路,树木又深,一来二去,便迷失的方向,他们两个又不是山野之人,转的迷了方向,不仅没有向山外走去,反而更深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时间已到下午,肚子又累又饿,到这时,甘含章早已没了早先的勇气,可贞也暗暗叫苦,还好他知道规矩,只好不断安慰公子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天雨,隐隐传来狼嚎声,太阳眼看就下山的,狼还没有来,他们前方草木乱动,向两边分开,要是有经验的人,知道肯定有大型动物出现,但对甘含章来说,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,心毛骨悚然,草丛一分,一条大蟒出现,身体足有二尺粗,其长更是巨大,根本望不到头,因为后半身还在草丛。

    甘含章只差吓得昏了过去,可贞一见,急切间将甘含章一推:“公子快走,我来引开它。”说完之后,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,向它扔了过去。

    巨蟒挨了一下,并不重,但它的火一下子逗了起来,见可贞挥舞着手,又一块石头扔了过来,一掉头,向可贞扑了过去。

    可贞掉头就跑,大蟒追了下去,甘含章这时才回过神来,心知道,可贞生还的可能不大,心暗自誓,如果这次能生还,一定要好好对待可贞的亲人。

    他深一脚浅一脚慌乱地走着,没有看清楚脚下,脚下一绊,身体一歪,骨碌碌的滚了下去,不知道掉到什么地方,昏了过去,感到似乎有呼吸在耳边,一股腥风,他睁开了眼睛,顿时毛骨悚然,一条大蟒,头上似乎长着角,吐着信子,正凑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大叫一声,手抓到一物,好像是根棍子,急忙一挡,他没有留意,那根棍子根本不是棍子,而是一截长骨,不知是人的还是什么动物的,身子坐在地上,情急之下,还后就移,似乎咯到了什么,圆圆的。

    他无间间眼睛一瞄,见是骷髅头,手的棍已经敲到巨蟒的头上,巨蟒根本没有在乎,头微转,似乎角上出一线幽光,手棍立刻如遭大击,立刻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巨蟒立刻扑了上来,眼看他就要遭不幸,忽然间一股黑烟如索,飞了下来,一个声音哈哈大笑:“没有想到,这里距人烟这么近,居然藏着一条快要化蛟的巨蟒,我的九龙聚煞幡正好缺一条蛟龙,用你顶替正好,还缺一个人的生魂,居然凑全了,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甘含章不知道缺一个人的生魂是什么意思,见那道黑烟一下子散开,网住了巨蟒,巨蟒不甘的挣扎着,庞大的精血迅被告黑烟吸改,巨蟒眼看着就干瘪下去,不一会就没有了生命,一个黑袍人从天而降,看也不看甘含章,一道惨白的光华过后,巨蟒被剖开,一颗青色的蛟珠被他收入一个袋。

    “多谢阁下救了我,含章有礼了。”甘含章一揖到底。

    “你是一位读书人?”黑袍人感兴趣的问到。

    “正是!”

    “哈哈!得来全不费功夫,读书人好,明白事理,神魂比起其他人各灵活,小子,我送你到一个地方!”黑袍人哈哈大笑,手幡一展,一股黑烟卷起昏倒的甘含章冲天而起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