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什么启示?”绿如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“你的阴阳一气姹女婴儿功,以自身**之念为阴魔,分出的阴魔何其多,因为人的念头何其多,倒可以由此发展出一道功法,能了悟自身的念头是如何产生,又如何消隐,甚或更进一步,你的阴魔化身不能长时间存在,我从这个功法,看到阴魔化身能长时间存在,不过现在还只是一个想法,你不要着急,我会彻底推演清楚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绿如笑了,心很甜蜜,有夫如此,夫或何求!两个人不说话,绿如静静地依偎着莫闲的肩头,两个人都沉入内心,气机都互相循环往复,这实际上是一种双修法门,而且是最上一乘,神交而形不交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两人如梦初醒,绿如说:“我好像知道你的想法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一笑,正要说话,童子进来:“蠡玉师叔来了!”

    “快有请!”两人起身,蠡玉和胡蝶衣进来了,一进来,蠡玉便说:“莫兄,我是来请你帮忙的,你给我炼制一炉补元丹,材料我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说。”莫闲笑道:“我估计你会迟上一二日来,谁知你竟然这么着急,炼丹可是急不得,先选良辰吉日,还要祭炉祭火,才能开炉炼丹,着急是没有用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性子急,再说,你一个炼丹高手,还讲究这个么?”蠡玉笑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不是你性子急的问题。”莫闲看了一眼胡蝶衣,笑道:“我是一个炼丹高手,但每次炼丹,都如履薄冰,每一炉丹,如要付出心血,才能得到我所想要的。放心,你把灵药给我,我先斋戒日,再开炉给你炼丹,也就是迟上一些日子,保证你的丹药跑不了。”莫闲说道。

    蠡玉把一个乾坤袋抛在桌子上,莫闲倒出其灵药,芙苓是一百二十年的,千金子是一百年的,波罗草是二百年的,绛珠草是百年的,还有许多味灵药,补元丹一共要用到十五味灵药,他的袋都有,年份都不低,照此年份,丹成二转到转没有问题,看罢灵药,依然把它装好。

    “不错,丹成二转没有问题。”莫闲说,他这一说,蠡玉大喜,蠡玉没有料到,丹成二转,他只指望能够成丹,现在不仅成丹,还有灵丹的希望,他哪能不高兴。

    按下莫闲本尊炼丹不问,再回到莫闲的化身,莫闲的化身成了金刚洞的一个妖怪,不过这个世界本是一个妖怪的世界,居然没有人,莫闲进入金刚洞。几天后,就和小妖们打得火热,莫闲对这个世界历史很感兴趣,而小妖们见识短浅,根本不知道历史,不仅如此,而且修行的功法极其简陋,几乎本能的修行,大多数采取日月精华,另外就是打熬身体。

    就连小头目,也是如此,不过天赋异禀而已,莫闲长了一个心眼,也进行了藏拙,他分配到巡山小组,巡山小组一共有十组,一组两人,和他一起的是一个猴妖弥,莫闲现在清楚了,洞猴子有几种,一种是短尾猿,这些猴子都生袁,是大王跟他们起的,从大到小,袁大、袁二、袁等等;一种是弥猴,以弥为姓,名字和短尾猿一样,叫弥大、弥二这些;一处是普通灰猴,就姓灰;一种是金丝猴,姓金;还有就是其他一些动物,干脆姓杂,就要杂大,杂二之类。

    弥以一个老妖自居,手拎着锣,扛着旗子,莫闲想帮他拿旗子或者是锣之类,主要是看弥个子比较矮,身体也单薄,不想他却不肯,无奈之下,莫闲只好空着手,而弥却敲着锣,巡起山来,是他领着莫闲。

    二人组之,弥是小组长,好像领导着莫闲,虽然只有一个组员,弥却把头扬得高高的,很了不起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这付样子,莫闲觉得好笑,也不与他争,而是在他身上一边走一边向四下打量,此山是金刚山,就因为金刚洞而得名,本来山无名,就像与金刚山对峙的毒敌山,也是因为一个蝎子精取的名字,此妖的洞就叫毒敌洞,没有妖的山峰,就没有名字。

    金刚山占地有十多里,山有峰并列,金刚洞位于峰半山腰,视野比较开阔。弥开始很有力气,主要是在莫闲面前炫耀,但过了半天,现在在阳光下,已经垂头丧气,毕竟巡山是个力气活,一边巡山一边要敲锣,还要时不时吼上一嗓子,半天下来,山路才走了一半。

    莫闲说:“弥,我们歇一下吧!”

    “巡山怎么能偷懒,你是新来的,大王订下的规矩,你怎么能破坏呢?”

    莫闲不说话了,这点路对莫闲来说,根本不算什么,小猴妖走的又慢,而且死抱着那套家伙,连碰都不让莫闲碰,功力又不高,当然显得累。不过,为了莫闲面前摆谱,走不动了还死撑,既然弥如此说,莫闲当然没有意见。

    又走了一阵,弥实在走不动了,偏偏莫闲好像没看见,他在心埋怨莫闲,但嘴上却不好说,眼珠一转:“看来,你走不动了,好吧,你是新来的,就破例一次!”

    莫闲哑然失笑,他那点小心思,莫闲看得清清楚楚,不过,莫闲发现前方石头有绿的东西,便停了下来,弥一见,立刻四肢朝天,整个身体好像一个大字,仰躺在地上,平时巡山,倒歇了好几次,今天想在莫闲在面前显威风,真是累坏了。

    莫闲步并二步,转眼间来到绿色的地方,一看整个岩石发绿,好像铜绿一样,他心一动,随手一抓,他身具六龙之力,随意一下,一大块石头硬生生地被他从石头抓了下来,手上桃都真火一闪,粉红色火焰热量一点也没有外泄,但手矿石流出通红的金属汁,果然是铜矿石。

    莫闲背对弥,而弥躺在地上,根本没有留意莫闲所为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从对面山上刮起了一阵黑色的旋风,莫闲手一动,一把铜枪头在手上凝成,转过头,眼睛盯着那股旋风。

    —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