旋风一起,地上的弥一咕噜翻了起来,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,看到了对面的旋风,大吃一惊,手忙脚乱从身上取出一物,莫闲看了一眼,知道这是一种烟气柱,往地上一扔,轰的一声,一道烟柱冲天而起。★★

    这是他的责职,烟柱一升起,金刚洞会立刻知道,刹那间,满洞妖怪立刻乱了起来,大王不在家,外面有敌入侵,说到底,满洞的妖精,只是依仗一个金刚大王,其他小妖都是炮灰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这一切,莫闲没有看见,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旋风,正在这时,弥叫了起来:“快跑,他是毒敌山的大王,如果被他抓住,我们会成为他口点心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拔脚就跑,锣和旗杆也不要了,一边跑一边喊:“不好啦,毒敌山的大王杀了过来!”

    对面山上传来哈哈大笑,一个声音阴阴的在说:“你以为跑得了吧,乖乖的做我的点心,可以少受些折磨。”

    旋风陡然加,一股腥气扑面而来,弥拼命的跑,转眼间下去很远,莫闲却站在原地,似乎吓傻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小妖倒知趣,知道跑不了,你可以少受罪。”黑风伸出一对大钳子,向着莫闲就夹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只飞蝎精,倒是希有品种。”莫闲品头论足,看到他一只大螯从旋风伸了过来,手一抬,那只铜枪头突然变得通红,但握在莫闲的手,似乎根本没有感觉,口笑道:“铜枪头太纯,强度根本不够,不知用此妖的血淬火怎么样!”

    这是他从炼器学到的经验,金属淬火时,作妖物的血,生成的东西强度得到极大提高,因此,他想到了用飞蝎的血来给手铜枪头淬火。

    他手一伸,手臂好似变成了枪杆,噗的一声,一股轻烟冒起,大钳子外表虽然坚硬,甚至能做到普通的刀剑都砍不入,但别忘了,枪头可是通红,温度极高,又有罡气护住,一下子破开了他的防护,扎入大螯之。

    只听到一声惨叫,铜枪头已经扎入他的大螯之内,莫闲立刻撤了其上布有的罡气,铜枪头内部结构迅在优化,莫闲迅抽回铜枪头,眼睛一看,表面开始闪起淡淡的灵光。

    听到惨叫声,弥都不敢回头,他误认为莫闲完了,心还在惋惜,这么一个祼猿就这么完了,谁叫他运气不好,自己巡山不知有多少次,都安然无恙,谁知莫闲来的第一次巡视,便遇到了大妖。

    而飞蝎也倒飞过去,这不是莫闲所为,而是因为吃痛,一个回折,下去的数丈,黑色旋风也停止了,化出人形,面对着莫闲,眼神惊疑不定:“你究竟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嘛,一个金刚山的小妖,而你是谁?”莫闲轻松的说道,身体调整了几次,那几次都被飞蝎锁定,飞蝎神识想锁定莫闲,却现锁定不了。

    “某家仍是束帛,到了阎王面前,不要做了无名之鬼。”飞蝎束帛说的漂亮,可是却迟迟不见他攻击。

    莫闲感受着手铜枪头,还是摇摇头,他不太满意,枪头又一次变得通红滚热,看到他手的红赤炭的枪头,束帛感到不妙,一咬牙,突然出现一条黑黑的尾钩,向着莫闲的脑袋就是一勾。

    束帛以为隐瞒了倒马桩,又是偷袭,肯定能毒倒莫闲。谁知莫闲早就注意到,他刚刚还在有说有笑,转眼间左手已拂出,随着手掌拂出,轰的一声,这一手居然打出了雷火的效果,大片罡气翻腾,一下子将毒蝎尾封了出去。

    而右手却将枪头当作暗器,照着他的心脏打出,红光一闪,束帛还没有反应过来,已然在胸口上开了一个口子,束帛带着不可相信之色,低头想说什么话,却没有说出来,身体轰然倒地,现出原形,原来是一只巨大的蝎子,而背上有对羽翼。

    束帛一倒地,在他身后的小妖一看,立刻落荒而逃,口嚷道:“不好了,大王叫人给宰了。”

    莫闲进到飞蝎身边,临空一招,铜枪头从尸体的体内跃到莫闲手,莫闲低头一看,感受了一会,这才满意的点点头,这才像点样子。

    再看看眼前的尸身,想了想,手一伸,一股桃都真火卷了去,将尸体杂质炼出,黑烟不断升起,不一会儿,身体已经很小,遍体如玉琢的一样,隐隐透着玉光,只有半尺左右,此时不论是炼丹,还是炼器,都是上乘材料,他都舍不得炼精元丹。

    他收拾了一会,带着战利品,一把九股托天叉,重达一千多斤,至于他的尸身则就被莫闲收入袋,这才向金刚洞走去。

    到了金刚洞口,眼前生的一幕,却让他暗自摇头。

    因为金刚洞门口早已大门紧闭,而在洞外,有数个妖精,在拼命的敲门,拼命的哭喊,想让里面的小妖精们打开洞门,可是里面的妖精们吓破了胆,说什么也不开门。

    莫闲喝道:“兄弟们,打开门,对方大王已经退了。”

    小妖精们在洞外面一齐替莫闲作证,都说毒敌山的妖精退了,可是里面的妖精列也不相信,就是不开门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,这可是束帛的兵器,九股托天叉。”莫闲拖着那件兵器,高声的喝着。

    外面的小妖一见,上前想沾点莫闲的英雄气,一个个想用手摸一下九股托天叉,但门内的小妖精也面面相觑,终于开了一条缝,莫闲一见,立刻将手叉一撞,咣当一声,大门被撞开,小妖们踉踉跄跄跌倒了一地,莫闲不管他们,大步走了,咣嘡一声,将钢叉抛在地上,自去一旁,而小妖们却乱轰轰围着钢叉。

    莫闲到了一旁,将枪头拿出,看周围有几根大木,而且已经成了阴沉木,这几根木头是金刚大王没事做,移到洞,体积巨大,都有腰粗,上面的枝丫都可砍了下来,虽然难砍,但还是砍了下来,做棍子去了,莫闲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洞外一阵妖风起,毒敌山来报复了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