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在这里审视内心,而小妖们却欢天喜地将众多食材运入洞,战场打扫得非常干净,刀枪之类,甚至连一片铁片都搜刮得干干净净,更不用说尸体。W

    全洞妖物出洞,莫闲正式成为他们的二大王,对那个在外访友的大王,莫闲倒是好奇,找到老总管,问起大王的事情。

    总管也说不清,但莫闲有了印象,一个身高比一般猿猴高大得多的猩猩在他的描述出现,使一根乌金浑铁棍,能化身为巨大的猴子,大概就是象天法地之术。

    总管叙述完,向莫闲道:“二大王,现在大王不在家,一切由你做主。”

    “我来没有几日,不太懂你们的规矩,有什么事,先按旧例办,那几棵树是怎么回事?”莫闲指着那几根阴沉木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几根树是大王现的,当日见厨上柴火供不应求,就动了心思,正好现这几根死去的树木,见木质如铁,以为烧火很好,便施展神通,搬回洞,不料根本烧不起来,后来,小妖们现其质如铁,便费了老大的劲,将枝丫砍去,做了棍子,主干便扔在那里,已有好多年,并没有什么用。”总管说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说:“不是没有用,用它做兵器,倒是正途,就是小妖们不知怎样祭炼,你下去安排吧,我取一根,正好用它来做枪杆。”

    总管下去了,洞的妖精忙了起来,出去采摘野果野菜的,还有几十个小妖烧起了大锅,将那些尸体洗剥下锅,连自家阵亡两个都不放过,不过肉食较多,特别是那头独角牛,都一一分解开来,独角牛的肉味没有一丝膻腥味,反而隐隐有一股清香,莫闲知道,这是修行到一定程度的表现,恐怕他的肉就是摆上一年也不会臭。

    一共二十一头妖物,不过都变成了原形,被小妖们洗剥,洞热火朝天,肉块很大,抛入锅,只有五六头而已,其余肉食,都腌了起来。

    莫闲却选择了一根阴沉木,而且是质量最好的一根,搬入他专门的洞,现在他是二大王,当然待遇不同,有自己专用的洞。

    外面热火朝天,而在他的洞,莫闲张口喷出桃都真火,围绕着那颗树干烧了起来,奇怪的是,木材并没有起火,而是不断地有黑烟冒出,而树杆却在不断缩小,待缩小到一定程度,树杆不再变化,莫闲打出了一个个手印,如抽丝剥茧一样,在手印作用下,树干在缓缓的变小,最后成了鹅卵粗的一根杆子。

    他满意地点点头,从身上取出那个铜枪头,现在铜枪头闪着青金一样的光辉,枪头已完全变样,锋利无比,不再是纯铜那种强度不够的金属,装上了枪头,他又喷出一口桃都真火,围绕着整个枪进行进一步融合。

    两个时辰后,一杆大枪崭新出现,样式很古拙,但枪头闪现着闪现着斗大的精光,他将这杆枪竖立在床头,满意的点点头,正在这时,门外有人敲门,小妖来请二大王参加庆功宴。

    莫闲出现在外面,山洞的顶端,镶嵌住夜明珠,还有光的蛇宝石,洞外已经变黑,忙了大半天的小妖们,早已乱轰轰入席,一共十二桌,莫闲走到自己的席位前,站了下来,有小妖赶紧开了一葫芦酒,倒在牛角杯,淡绿色的酒液,上面有一层泡沫,一股淡淡的灵力从杯溢出。

    这是莫闲第一次在这个世界看到酒,心还小小的诧异了一番,想不到,妖的世界如此奇怪,农业还没有,却已经诞生了酒。

    这酒有一股水果的味道,莫闲鼻子一嗅,立刻觉,心恍然大悟,原来是猴儿酒,传说猴子会集野果汇于石凹处酵,醇成猴儿酒,由于诸果所酿,所以果香扑鼻,别有一番风味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想到,在这个世界会遇到猴儿酒,而且其有灵果,所以才带有淡淡的灵力,莫闲举杯:“小的们,今天我们打败了毒敌山,杀了他们的二大王,还有十来个小妖,他们已成为我们的口食,为了我们的胜利,干杯!”

    下面小妖山呼海啸般的狂叫,个个举起杯子,一个个大口喝酒,大块吃肉,一时洞群妖乱舞。莫闲吹了一口气,将泡沫吹来,喝了一口酒,慢慢的品味,猴儿酒味道很纯正,就是度数有点低。

    莫闲细细品味着,他喝过不少酒,但一次都没有喝醉过,在以前做杀手时,不敢喝醉,醉了弄不好就醒不来,他必须保持清醒,他总是以自己毅力控制住自己的**,而自修行后,酒虽然喝得比较少,但品质上却远远高于以前,不过想喝醉,却不是那么容易,特别是自从肝神龙烟现形后,肝的解酒能力几乎达到了巅峰,往往酒一入肚,就被龙烟所解。

    莫闲在这边喝着酒,他对满桌的妖精肉并不感兴趣,倒是对那些野果之类的尝了尝,他的功行早以辟谷,在这里他混迹于妖物之,但也没有必要吃那些妖精的肉。

    他回头问总管:“这酒不错,洞还酿酒?我怎么没有看见?”

    “这个洞没有酿,倒是在那个柰果沟,有一个山洞,均是石质,柰果成熟,除了我们吃之外,多下来的果子,均被小猴们投入洞,洞正好有一个低凹的酒池,在里面酵,平时,有些小猴子也将一些其他种类的果子投入酒池,我们所用的酒,均取自那里。”总管说。

    莫闲来了兴趣:“居然有如此地方,倒要见识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那地方除了野生的柰果,几乎什么都没有。大王去了一次,没有现什么,二大王你要去很容易,等哪天有空,叫几个小妖陪你去一趟。”总管说。

    小妖们拼命的灌酒吃肉,场面一片狼籍,小妖们不胜酒力,莫闲眼睛一扫,他陡然目光停住,有意思,有几个小妖居然突破了,他稍一想就明白,小妖们吃的是妖精肉,肉自有精华,而这几个小妖已经达到突破的边缘,突破就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“是谁好好训练一般,不然一群乌合之众,不过是送到大妖的口食!”莫闲沉思到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