五个铜铃被压制,金刚大王一见,一声怪吼,手棍猛的变长,直向毒敌大王砸下,毒敌大王一见自己的法宝铜铃被压制,棍已临头,也双臂一较力,举起五股钢叉,两般兵器相闪,毒敌大王脚下一陷,陷入地只到膝盖,但金刚大王也倒飞过去。

    毒敌大王一用劲,轰的一声,拔起大蓬泥土,他飞了出来,身体一拱,突然变大,足足有原来四个高,手钢叉也随之放大,大吼一声,一叉直向莫闲扎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!”金刚大王也开始变身,使出了象天法地之术,变得同他一般大,水火棍一摇,向他砸去。

    他一见,顾不上莫闲,钢叉一转,当的一声响,棍叉又相交,两边小妖一个个震得头晕目眩,莫闲却看向双方,象天法地,双方力量最起码增加了数倍,想不到,随着身体的增大,力量也随之增大。

    他见旁边那五个铜铃没有人管了,心一动,大手化形而出,就是一捞,正在战斗的毒敌大王一见,目眦大睁:“贼子,安敢!”口吐出一股火红的气体,袭向莫闲。

    他这一分神,被金刚大王抓到了机会,一棍敲落,正他的手臂,当时就打折,他大叫一声,拖着钢叉就败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这一败,那边的小妖们一下子全乱了,掉头就跑,转眼随着毒敌大王逃进了山洞,大门一关,但有十几个小妖却被关在门外,被一众小妖涌了上去,刀枪乱施,全部了账。

    莫闲却没有随他们一齐动,若有所思的看着小妖,令人奇怪的是,金刚大王居然不趁机攻打毒敌洞,反而收兵,莫闲心转过许多念头,难道长久提供肉源?

    这些事情已不关莫闲的事,因为莫闲发现,妖物开了灵智,他们的智力是增长的,随着道行的增加,智力随之上升,到了金刚大王这一级别,已经聪明得不下于人类智士,而小妖们却显得很笨很单纯,异常崇拜大妖。

    金刚大王带着小妖,背着那些尸体,一阵妖风,回到了金刚洞,金刚洞留守的妖精们,一见他们回来,又是一阵欢呼,从欢呼,莫闲知道金刚大王在他们心的地位,看来,金刚大王将他们管教得伏伏贴贴,莫闲不过是一个过客,他在金刚洞也不会多久,金刚大王怎样,他并不在意,只是临时栖身。

    金刚洞像过年一样,不过妖精们有年吗?众多妖精剥洗的剥洗,烧火的烧火,采摘野果和野菜的,还有专门用葫芦装酒的,忙的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金刚大王从身上拿出四个酒杯,一金银,又从身上拿出一壶酒,酒壶是银壶,镶嵌着红蓝宝石,还有祖母绿、翡翠和水钻之物,上面隐隐有空间波动,应该是一件空间类法器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心一怔,这些物体应该是人为打造的,最起码是有智慧生物打造,而且已摆脱低级阶段,才可能在酒器上这么讲究,自己明明没有发现大规模智能生命的痕迹,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“孩儿们,我去和水猿大王,混蛟大王以及翻天大王,在水猿洞府之,顺便拿了四个杯子,一金银,和一个银壶,还有一壶酒,孩儿们,来尝尝什么是好酒!”金刚大王说。

    “大王,那个壶能有多大,我们这里这么多小妖,一个人一口就没有,连味道都尝不出来!”一个小妖说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仙家妙物的作用,不要小看这壶不大,里面可别有乾坤,里面酒多得很,你们都醉了,酒都倒不完。哈哈,这里有四个酒杯,只有我和二大王,干脆从你们当选择出二位功力最深的,来做大王和四大王。”金刚大王说着,眼精光一闪,若无若无的一扫莫闲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此,装着不在意,心冷笑,看来自己出现,已威胁到他的地位,原以为这个世界没有人,哪知道,只要有智能生命,和人一样德性,这位金刚大王大概嫉妒了自己,他回想金刚大王所做的一切,以及自己所做的一切,心叹了一口气,这金刚洞,本来金刚大王独自为大,想来原来二大王,弄不好就威胁到他的地位,他才以访友为名,结果二大王成了毒敌洞的食材。

    在大王和四大王已死的情况下,他却出去访友,明明知道毒敌山大敌在此,他却不闻不问,莫闲已生退意。

    不过,象天法地神通,自己虽然在金刚大王和毒敌大王施展时,看出一些门道来,但还有许多问题没有搞清楚,自己还得在这里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想到此,他装着没有明白金刚大王的意思,跟着起哄:“对,在众妖之,挑选二人,二人怎么选?”

    “比武!”金刚大王淡淡地说,下面小妖哄然叫好。

    “比武恐怕虽要几天。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不用,现在就比,你是外来的,实际上很简单,小妖们互相打,到最后能站着的,就是最后的胜利者,当然不能用兵器。”金刚大王解释道。

    他说着话期间,下面的小妖已斗成一团,手抓牙咬。当然有一些妖精没有动,那是年老体衰的,在多次劫难幸存的,已有一定智慧,知道自己上去只是送菜。

    在洞的间,众多小妖打成一团,不时有妖鼻青脸肿被抛了出来,这些小妖一个个垂头丧气,他们失去竞争的资格,莫闲看着小妖厮打,心却不以为然,在他眼,小妖们一个也没有资格当上大王和四大王的资格,要说有资格,在其最强的妖精还要经过几年,才勉强够格,而且,就算战胜了,他们出去也是送菜。

    不过,小妖们不得不说,形成了原始的观念,比较守规则,一经被抛出,倒也老实。最后,两个小妖还站着,一个是短尾猴族,另一个居然是杂族,一只山魈。

    金刚大王哈哈大笑,手一挥,将两妖摄入座位,手壶一开,把只银杯一扔,金杯当然是他自己,只银杯分开,莫闲前面有一只,手壶嘴出窜出一线酒液,转眼间,人杯斟满。(。){,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