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棠果,莫闲立刻认了出来,这是一种品的上阶灵药,而且是一种广谱灵药,对**和精神有双重滋补作用,那云雾却不是云雾,而是在玉棠果成熟时,灵气结成云雾,但没有呈现出固定形态,不然,就进阶为上品灵药。W★√

    树下已聚积了数群妖兽,见玉棠果成熟,一头剑齿虎先冲了过来,眼看就要撞到树上,旁边窜出两头苍狼,剩下的苍狼了也直奔果树,树并不高,只要跃起,就能够到玉棠果,旁边窜过一头大蟒,张口就咬。

    莫闲从空看到,随手掐诀,向巽方借一口气,向下喷出,刹那间,狂风从天而降,莫闲降低遁光,一掠而过,四十九枚玉棠果都收入囊,他并不想对付下面那些野兽,这些野兽才有妖兽的特征,还没有智慧。

    谁知剑齿虎和大蟒就扑了上来,莫闲顺手两掌拍在它们的头上,剑齿虎和大蟒当即毙命,莫闲顺势御风一卷,就冲霄而去,返回了柰果沟的那处洞府。

    他走后不久,从妙枫山过来一阵妖风,一个妖王现身,却是一只云彩鸡成精,看了一眼现场,又向金刚山望了一下,她看出玉棠树上果子已没有,说实话,对于灵药种类很多,而妖怪们认识的很少,特别是妖王们,对灵药并不看重,因为一般灵药对他们来说,作用微乎其微,不像一般小妖那样。反而更注重肉食,特别是修行日久的妖怪血肉,对他们来说,标准的是大补,比那些灵药强多了。

    她思考了一会,知道金刚山有一个妖王,号称金刚大王,本领高强,暂时还是不与他冲突,妖风一起,返回了妙枫山。

    莫闲落了下来,他出去只是一会,就收获了玉棠果,心隐隐有感,他所见到的妖怪,好像都不精于炼丹,也许妖族都没有炼丹的概念,那么,这个世界积累的灵药就很多了,虽然不少灵药被动物之类吞食,但如果直接吞服的话,药效绝大多数就被浪费掉,是不是要小妖在周围找找有什么灵药。

    不过转念一想,小妖也不知道什么灵药,看来,只有动用自己的智慧,他在脑构思着一种法器,法器的作用就是一种,能现灵气高于周围环境的东西。

    6续有小妖回来,看到莫闲脚下的一条大蟒和一只剑齿虎,个个吓了一跳,接着狂喜起来,将两具尸身剥皮抽筋,剥洗后下锅,莫闲关照了一声,将皮、筋和骨送到莫闲的洞,余下的事由小妖们完成。

    蟒皮和蟒筋以及一根大的脊柱骨,还有虎皮、虎骨和虎筋送到莫闲的洞,其余的大部分腌制起来,莫闲随手卷起的二个庞然大物,十个小妖根本吃不了这么多,余下的有的烧汤,有的火烤,小妖们忙得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本来以为跟着二大王,自己的好日子到头了,没曾想,居然自己开小灶,除了水果,还有野蜂蜜,另外,有两只兔子,甚至有肉乎乎的虫子,小妖们打猎能打些什么?

    莫闲在洞将原材料初步处理过,拿出一个葫芦,这个葫芦是金刚山的野生葫芦,不过莫闲临时扩张了内部空间,可以装上将近百斤酒,要两个小妖去酒洞之最深处那个池装酒,小妖们不知道的是,葫芦还放了一颗归元气化丹,不仅酒味更佳,还能洗涤身体,增补力气。

    不一会,酒来了,小妖们就在洞前席地而坐,间放着几个大的木盘,由整木雕成,盘子放着大块的肉,一块足有一斤以上,在盘子里堆得老高,用野葱、花椒和盐及酒之类的一齐煮,这种煮法是莫闲在现花椒后所提倡,主要是为了去腥。

    小妖一尝之后,便喜欢上了。还有盘子放着柰果之类的野果,另一个盘子,放着一些可食用植物,已经用水煮熟。

    在他们的央,升起了一堆火,火上烤着虎肉,虎肉用盐和酒腌制,再刷上蜂蜜,至于那些肉乎乎虫子,莫闲没有兴趣,但小妖们喜欢吃,一条条烤熟,在众妖面前,还有一个木盘,配上一把匕,还有筷子之类,妖面前还有一个木杯,已经倒上酒,众妖都眼巴巴看着莫闲,口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莫闲举杯:“小的们,这是我们来到柰果沟第一次开宴会,从今日起,每隔五天我们搞一次宴会,即使我不在,也要搞下去,为了使肉食不断,以后每天五人一队,轮流到山外打猎,我今天看了一下,丘陵地带猎物很多,下面就趟开肚皮,吃!”

    莫闲话一说完,小妖们高呼起来:“二大王万岁!”一个个拿起匕,切割着盘子的肉,喝酒吃肉,倒是那些野果,很少有人问津。

    莫闲只用了一些虎肉和野果,喝着杯的猴儿酒,这酒却是比那日酒更佳,他思考着,如何使用这些小妖,先将他们武装起来,要集训练,远程兵器没有,打猎效率会下降,得给他们炼制弓箭,还要给他们配制那种灵药盘。

    莫闲喝着酒,小妖们更是大块吃肉,时间从下午一直吃到深夜,月亮照着大地,莫闲抬头看见月亮,月光如水,其偶尔有一串珠子一下的东西落向世间,莫闲睁大了眼睛,这是帝流浆,再看看天空的月亮,今夜与平常不同,他现一串帝流浆落在了附近,心一动,看着那些小妖一个个东倒西歪,他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一个小妖带着朦胧的的醉眼:“二大王,你要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“我出去走走,你们继续!”莫闲说,小妖们继续狂欢,能站着的只有四个,其余小妖早就醉得不省人事。

    莫闲走了出去,看似很轻缓,但转眼间,他已走出里许,他走得很随意,奇怪的是,他一步踏出,眼前一切都像有生命一样,树的枝条还有野草灌木,都自动让开。

    他走着走着,来到了帝流浆降落之处,却见一个小孩在望月而拜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心一动,居然化形了,但功行明显不足,小孩一回头,现了莫闲,身体往地下一钻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