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临空一击,就令什里长负伤退去,而此时土行郞钻出了地面,他脸色青紫,显然已毒,袁十八见到他,飞快地将他捞起,一阵妖风,直奔他们的洞而来。

    莫闲看到土行郞那副样子,叹了一口气,随手抛出一粒丹药,却是却毒丹,在空就爆开了,化作一团药雾,将土行郞的身体包裹起来,渗入他的体内,不一会,随着黑气冒出,土行郞渐渐恢复了原来的颜色。

    小妖们陆续回来,莫闲看了一下,只回来四人,还有一人却不见了,看来那个小妖已遭不幸,不过小妖间的战斗没有必要太过于关心,莫闲与小妖间并没有多少感情,倒是小妖们回来,还带了猎物,莫闲一看,恐怕其实有妖物尸首。

    “你们下去吧!”莫闲淡淡地说,他动了心思,准备离开这里,周围山上的灵药还有诸多东西,已被小妖们搜罗得不少,近来,小妖们采的药明显减少。

    小妖们也没有当回事,下去洗剥猎物,他们可以说是无心无肺,生死他们见得多了,虽然怕死,但见得多了,心就有一种不把生死当回事,何况今天我吃你,哪一天自己被妖吃了,也是正常。

    莫闲没有当回事,却不知一种风暴正在形成。

    什里长卷了一个小妖,这是弥二十,莫闲没有留意,他祭出紫竹杖一击,原来什里长捉住了二只小妖,被杖一打,一只小妖侥幸的掉落下去,而弥二十就没有这般运气,被妖风卷住,一路上昏昏沉沉,等风声一落,他脚踏到实地,他刚想跑,一只大手已牢牢抓着他。

    “哥,你出去打猎,怎么只抓了这只瘦猴子,你带出去的小妖呢?”一个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,弥二十偷眼一看,一只苍狼精正领着二十个小妖,站在几丈外,外貌特征很明显,有意化形不全,使弥二十一眼就认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今天遇到一个硬碴子,不知他使了什么妖法,给了我一下,我驾风逃了回来,顺手抓了这只猴子,金刚山的金刚大王是不是正在那里?”什里长说,自己败了回来的样子叫老四郞无踪看到,他眼睛一转,就说金刚大王在那里,因为妙枫山只知道金刚山的金刚大王,败在金刚大王手,不仅不丢人,而且能逃出来,是一种荣耀。

    苍狼郞无踪一滞,看到了弥二十,眼睛一亮,鼻子嗅了嗅:“你还抓了一个小妖,小妖,你想死还是想活?”

    “大王,饶命!”弥二十立刻叫道,顺势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,你们怎么在这里,难道金刚大王真的来到这里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是我们的二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金刚山的二大王?!”郞无踪一听笑了,“你身上灵气很重,吃了什么灵物,快点交待,不然,就杀了你,洗剥一下,下锅饨肉吃!”

    郞无踪口水都下来了,这猴子明显是体内灵药还没有消化,吃了他,自己是不是可以进一阶。

    弥二十一听,明显地哆嗦了一下:“大王,冤枉,小的没有吃什么灵药之类。”

    他陡然想起了莫闲给他们喝的酒,用灵药配成,难道是因为这点,急忙说:“小的虽没有吃什么灵药,却喝了二大王配的酒,二大王不仅会配灵药,还会炼丹和炼制兵器。”

    他这一说,只是为了保命,却将莫闲给出卖了,不过小妖们根本没有什么人类的道德,更不要提什么舍身成仁的话。

    郞无踪一听,又细细的询问,可以说他这个四大王还是挺合适,不像金刚山,除了金刚大王一人,其他的大王不过是好看,事实上无权又无力,一切大权都掌握在金刚大王一人之手,给金刚大王卖命的。

    什里长心恼火,此时远远的有小妖回来,不过出去二十个,回来的只有人,其他小妖不是被打死,就是吓得跑掉了,成为一个野妖怪。

    “不要问了,我肚子饿了,这只猴子虽小,也可以填一下肚子。”什里长说,口水都要流出来,弥二十一听,冲着郞无踪磕头不已,苦苦哀求郞无踪救他一命。

    “不能吃他,你难道不知道,妖怪出一个炼制兵器的妖多么难,何况他还是一个丹师,大王那里虽有上古流传下来丹方,可惜无人会炼丹,既然金刚山二大王会炼器和炼丹,我们把他抓来,给大王做生日礼物。”郞无踪说。

    “这个猴子已没有作用,不如让我吃了他。”什里长舔了嘴唇,说。

    “不行,来人,把这个小猴子给大王送去。”郞无踪说着,手下走出二人,膀大腰圆,拎起来弥二十,驾起妖风,滚滚向妙枫山而去。

    什里长冷哼了一声,见自己的小妖们个个刀枪都丢了,但背着动物的尸首,这些动物是那些死亡的小妖,二话不说,舌头陡然舔出,卷起了一具尸体,吞入腹,

    身上格格的响着,不一会,那脱节的尾巴也好了,身形一幻,一个竹杆样的人又一次出现,喝了一声:“小的们,跟我走,拿下金刚山的二大王!”

    郞无踪也喊道:“走,我们也去!”

    说罢,妖风大作,卷起众小妖,贴着地面飞去,只见黑风滚滚,一路向柰果沟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洞,陡然心血一潮,便在心目起了一课,有敌来犯,方向正是妙枫山,他走出了山洞,看见远方一股妖风滚滚而来。

    他一声喊,集合起小妖,既然来了,那就给他们一个厉害尝尝,手拿起那杆枪,此枪一般小妖根本使不动,重有一千多斤,枪头放射着红光,莫闲却跟拿着一根麻杆一样。

    妖风一收,约有十个小妖在二位妖王的率领下,在他们身后摇旗呐喊,前面二个妖王,一个身体瘦长,身穿白衣,而另一位,则是浑身青黑色,脸都没有化形完整,莫闲一眼就看出,这是一个狼妖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金刚山的二大王!”郞无踪喝道,手宣花斧一指。

    //,请关注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