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错,我就是,你是谁?”莫闲望着他手斧,大概有五六百斤,倒比金刚山的大王之类的妖精强多了。

    “某家仍是妙枫山千霞洞四大王郞无踪,识相等,放下刀枪跟我们走?”郞无踪喝道,手斧一指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如果我不放下手枪呢?”

    “那就不要怪我们不客气,我手斧可不认识你,伤了你就不好了。”郞无踪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跟他废话,抓了不就行了吗?反正只要不死,死了也没什么了不起,经不起我们一打,死了更好,正好拿来做下酒菜!”什里长说道,他心有气,他可记得被不知从那里来的紫龙一下子差点打死。

    莫闲转向他,也不问他姓名,淡淡地说:“你们从那里来,还回到那里去,我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口气不小!我看你也不怎么样,看枪!”什里长大喝一声,丈八点钢枪一抖,直向莫闲当胸扎来。

    莫闲眼厉芒一闪,上前一步,手枪起,虽然什里长抖出无数枪花,莫闲好像本能知道他的枪头所在,事见于毫末之征,他的枪法所能演化一切,都清晰现在他的心,他只是一刺,枪头刺破空气,发出尖锐的啸鸣声,只是枪头带起的空气的紊流,就让什里长的丈八点钢枪轨迹发生了一点偏移。

    这点偏移足够了,他的枪法一枪就贴着莫闲的身体走空,而莫闲的大枪却一枪扎入他的咽喉,也就是蛇的寸,他惨叫半声,莫闲已经将枪一抖,什里长一下子挑飞出去,摔在地上,现出原形,是一条大白蟒,在地上翻滚着,巨大的身躯弄得乱石横飞,不一会,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莫闲一枪之下,什里长命丧黄泉,莫闲一枪之后,枪尖遥指郞无踪:“退还是战!”

    郞无踪大吼一声,身体后面根根狼毛竖起,身体也涨了一倍,浑身肌肉虬起,变成了半狼半人的怪兽,双眼血红,他变身了,化身为战狼,脚下一动,大斧呼啸着向莫闲劈了下来,他早已忘记来的初衷,满脑子都是杀死眼前这个人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他这个模样,眼反而露出欣赏之色,想不到妖物也有这样的技能,或者本能,能够化身成战斗机器,好像天生就是为战斗而生,所有的意识都扑到战斗上,身体潜能得到极大发挥,一举一动,浑然天成,这一斧看来简单,却最直接,没有任何花招,纯粹以快和力,抛弃其变化,一般人明明知道他的目的,只能硬挡,甚至连反应都未能反应过来,斧子已临头。

    但莫闲对武学是宗师级别,见他扑来,手枪一拧,转为阴手枪,枪如毒龙,不顾他的攻击,就是一枪,后发而先至,直指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在双方的小妖看来,郞无踪好似缩地法一样,身子一闪,小妖们脑子都跟不上,只觉得他如神魔一样,就要出现在莫闲眼前,偏偏莫闲看似缓慢的一枪,红光一闪,居然在他前面到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双方小妖却看得难受之极,偏偏感觉又顺理成章,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,郞无踪身形好像预知这一枪似的,身体一弧形穿过,一枪就要落空,但枪头一转,如影随形,又跟踪而去。

    下一刻,那个大斧不知怎么的,明明劈向莫闲,却转成正拦在大枪面前,轰的一声,双方第一次兵刃相交,郞无踪一下子飞过出去,而莫闲往后拉了一个弧步,身体一转,大枪一动,暴发出奇异的红光,众妖眼睛一片红光,根本看不见东西。

    莫闲心也惊讶,想不到他进入这种状态,将身体的体能技巧发挥到极限,要不是他目光血红一遍,莫闲已肯定他陷入一种特殊状态,还真为他的高超的技巧而叫绝。

    他气机牵动,手枪亮起,好似手握住一根火柱一样,郞无踪虽然飞了出去,这不过是力气不如莫闲,身体在空急速波动,将莫闲的大力一一卸掉,身体看似很笨重,却轻盈地飘落在地,手斧始终在面前,微微左右晃动,气机交感之下,将面前防护得滴水不漏。

    莫闲叫了一声好,虽然他知道,在郞无踪的状态下,根本不会动心,此时的他如同一台精密机械,一举一动,都暗合他所能做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一句好音未落,郞无踪已经重新蹿了上来,手斧化作一道劈闪,莫闲叹了一口气,他从心底还是很欣赏郞无踪,但欣赏归欣赏,不得不杀他,不然放走之后,说不定他又会勾结什么人来此,莫闲烦不胜烦,他只想安安静静在金刚山度过一个时期,然后行走天下,收集修补传送阵的材料,在金刚山,虽然有铜矿,但并没有什么好的材料。

    论郞无踪的战狼状态,的确很高,特别是那一身本能发挥到极限,不过,终究是妖,道行还浅得很,而莫闲却已是一个元婴修士,在武道上的理解,更是随着道行加深,达到一个武道宗师都不可逾及的高度,而郞无踪仅仅是凭本能,本能虽凶,但在莫闲面前,却不够看。

    大枪一起,气势顿生,武道真意刹那间铺陈而出,一瞬间,郞无踪眼前的一切都改变了,一杆大枪化作苍龙,巨大的心理压力,转化成肉身感觉,迎面而来,而周围的一切都化作冲天火海,直压他。

    刹那间,郞无踪从战狼战态脱出,顿时感到身体一阵疲惫,而周围的一切更胜似刚才,他大惊,猛然张口一啸,一股黑风从口喷出,很周围的大火扫去。

    哪里知黑风一过,火势不仅没有消失,反而更盛,一条巨大的苍龙从火蹿出,他急忙用斧子砍,当的一声,斧子不仅没有破开苍龙,反而崩飞过去,苍龙一穿而入,他感到一阵巨痛,低头一看,那里有什么苍龙,一条大枪破入他的胸膛。

    他满心不甘,却无可奈何地倒下,化为原形,一只牛犊大小的苍狼!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