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后面的十个小妖一看,二大王杀了二个妖王,一声喊,手舞着刀枪,杀向那边的小妖,而妙枫山的小妖一见二位大王被杀,轰的一声,只恨爹妈少生了二条腿,不少小妖干脆化出原形,四条腿总比二条腿跑得快。

    小妖们大杀四方,莫闲却没有追赶,看来,惹上了麻烦了,不过,就算妙枫山来了,大不了自己一走了之。在这边情况摸得差不多了,基本上了解了妖族的特性,妖族完全以强者为尊,另外就是,妖族之,完全不把自己出身当回事,虎狼可以和羊称兄道弟,而他们出身并不重要,根本没有人类不忘其父母说法,这大概在于父母之类还没有开化,反而注重师徒,师徒关系高于一切,所以莫闲从不轻易收徒。

    从土行郞的表现可以看出,简直把莫闲当成了亲人一样,这还是莫闲只传他一种从他本能神通转化过来的法术。

    再看看其他小妖,由于莫闲闲来无事,传授了一点武术和箭术,一个个对莫闲简直像娘老子一样。

    莫闲不再问他们,那些小妖一个个笑逐颜开,拖着敌对小妖们的尸首,这是一次丰盛的丰收之战,在那里洗剥腌制食物,还恭敬地送来那张苍狼皮和白蟒皮,处理得非常干净,莫闲收下了。

    再说逃走的小妖,毕竟莫闲这边小妖只有十个,虽然借助莫闲之威,杀掉了数名小妖,但大部分小妖还是逃走了。

    在妙枫山的千霞洞,弥二十已是一堆熟肉,从他的口,妙枫山的千霞大王得知莫闲会炼丹,心一嘀咕,她是云彩鸡成精,背负彩翼,平时不显露,还有一项本能神通,就是能放出千丈云霞,妖如果坠入其,神魂俱迷,束手就擒。

    她嗅了一口:“挺香的,果然有丹药就是不同,还只是泡酒喝,肉灵力比一般妖物的肉多得多,不错,小的们,放开肚皮吃。”

    “大王,您喝酒!”一个娇滴滴狐狸精拖着长长的尾巴,上来给千霞大王倒酒,“听说,那个二大王会调制灵酒,还会炼丹,过几日就是大王的生日,是不是把他抓来,给大王调酒炼丹,我们这些小妖也好沾沾光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不错,大王和四大王已经去了,我们就等好消息。”千霞大王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千霞大王有个公开秘密,就是她曾经进入一个古洞,得到一本丹方,其有数种丹药,特别是有一种渡劫丹,有它可以轻松渡过化神劫,成为妖仙,但虽有丹方,那些灵药,还有炼制方法都没有,她自己也试制过好多次,结果不是炸炉,就是炼成丹药成了毒药,害死了不少小妖,小妖吃后,好一点的死了算了,运气不好的,直接化为血水,有的身上长出奇形怪状的瘤子,然后瘤子胀破,惨嚎而死,小妖们一听说去试丹,立刻吓得屁滚尿流。

    现在听说有人会炼丹,她当然意动,至于弥二十,已失去价值,当然成为了肉食,要不然还要养着他,要知道,纵是千霞洞,也没有余粮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就看见从门口跌跌撞撞跑进一只小妖:“大王,不好了,大王和四大王死了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说什么?”千霞大王一下子站了起来,要知道,大王什里长擅长毒雾攻击,还四大王的战狼身更是凶悍,她还等着他们两个把那个什么二大王抓来,谁知大王和四大王就死了。

    “大王和四大王是怎么死的?”旁边的二大王熊包问。

    小妖结结巴巴地把事情经过一说,熊包说:“你是说,大王被对方一枪就解决了?”

    “是~是!大王根本没有机会施展他的拿手好戏,就被对方二大王一枪扎寸而亡,四大王倒是跟他斗了一阵,最后还是死在他的枪下。”小妖说。

    “二大王,你点一群小妖,还有狼狈二先锋,给我将他拿下,对了,要抓活的。”千霞大王说。

    熊包脸苦了脸,说:“大王,今天已不早了,不如明天再说!”

    千霞大王冷哼了一声:“看来二大王怯战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大王,我这就点齐小妖,还有狼狈二先锋,马上出发,不过,距离金刚山有几十里之遥,恐怕赶过去,已经天黑,今天是交战不成,不如明天。”熊包立刻说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给我立刻出发,在荒野渡过一夜,明天一早,就与敌方交锋,把那个二大王给我抓来,其他小妖,就当你们血食!”千霞大王命已出,不便更改,不过她口气放松了一点,对于权威,她丝毫不放松,其他都是假的,唯有自己实力是真的,她知道,二大王熊包在背后鼓动一帮小妖,就凭他,连实力都不如她,还想造反。

    大王什里长和四大王郞无踪是她的人,恰恰死了,她很气愤,恨不得杀了那个二大王,但同时她也很冷静,因为唯有自己实力是真的,那个二大王会炼丹,是一次极好提高她实力的机会,她为了炼丹,已经死了不少小妖,连带她的权威都受到影响。

    派熊包去,是想看看她在熊包和小妖们心地位怎么样,另外有一个,是想借机杀人,最好能干掉熊包,即使干不掉,两败俱伤也成,再不行,熊包如果聪明,干脆带着小妖脱离妙枫山,那她的心腹之患解除。

    等熊包走后,她一声令下,所有的小妖进入战备。

    熊包出了山洞,带领着小妖,向山外走去,狼和狈二先锋说:“二大王,干脆我们反了妙枫山,一个娘们,整天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,我早就看不惯她!”

    熊包训斥道:“胡说,大王的命令就是命令,我们怎么能违抗!”

    “二大王,不,大王,你干脆做我们大王,我们如果在那个娘们的手下,迟早死在她的毒丹之下,不如我们就此离开!”狈说。

    “不,我们先去摸摸金刚山的二大王的底,现在我们走,到那里去,我们要一个落脚地!”熊包说。(。)\\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