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天色已晚,在夜晚小妖们看不见。”狼先锋说。

    “再往前走一些,找一块平坦的地方,我们休息一晚,明天早晨我们再出发。”熊包说。

    众妖又向前一段,找到一块平坦之地,众妖们嘻嘻哈哈找了一些野草,熊包就势坐下,小妖们带着干粮之类,升起了火,就在此地宿营。

    此地距离金刚山大约十里左右,距妙枫山大约也有十多里,处于两山之间的丘陵地带,野草树木掩盖了他们的踪迹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观看天空的月亮,忽然一阵风吹来一片云,遮住了月色,莫闲见此,心一动,袖起了一课,来敌来袭,应在明日,他微微眉头一皱,放眼望去,丘陵间一片月光如水,显得格外的宁静。

    远处丘陵起伏,并不能看到什么,他收回了目光,并未用神识,因为神识一用,除非对手真的很差,一般易被人发现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做什么,回身走进了洞,既然知道有人会来,莫闲反而放下心,心盘算着给是否能全部留下,不能全部杀死,对于败者为食物,莫闲只能摇头,这点对于妖族食物来源是有好处,但对妖族壮大没有好处,不过妖族壮大关莫闲毛事。

    只是目前他这边食物充足,而人手却不足,到金刚大王那里要,金刚大王恐怕更要疑心,莫闲把心机打到敌方的小妖身上。

    看来,天亮后要好好教育一下小妖,不能全部杀死,留下一部分,不能再像以前一样。

    天亮了,小妖们起身,按要求进行操练后,莫闲训话,告诉他们,今天会有一股妖怪前来,但不能和以前一样,当他们败后,要活捉,小妖们很听话,莫闲怎么说,他们就怎么做。

    等到午,熊包一伙才姗姗来迟,这也难怪他们,在丘陵跋涉,时高时低,幸亏他们是妖,有些基本的神通,比起人类来强上不少,但熊包也不想用自己的法力,将小妖们带着,小妖们才姗姗来迟。

    一进入数里之内,就看见山洞,熊包一见,手八楞紫金锤一指:“小的们,看见没有,就是那个山洞,听说洞有数不尽的美酒,还有肉食,我们要立足,就在此一刻,跟我杀过去!”

    “大王厉害,杀啊!”小妖们沸腾了,跟着熊包大王,手兵刃也是五花八门,一共有五十来人,狼狈两先锋一马当先,杀向柰果沟。

    刚到柰果沟口,莫闲早已等候此处,在他身后,十个小妖排开,见到对方五十多个小妖,还有个妖王,腿都颤抖了,一个个眼睛瞄着周围的树丛,如果形势不对,恐怕立马狂奔入树林之。

    但被莫闲的气势镇住:“放箭!”莫闲冰冷的声音有着奇特的斗志,这是莫闲从本尊那里得到启发,利用肝胆的勇气混入声音,不知不觉激发小妖的勇气,小妖一听到莫闲的声音,立刻安定下来,好像勇气一瞬间回到自身。

    “咻”的一声响起,箭飞了过去,虽然只有十支,但造成二死伤的效果,那边小妖们冲击之势一滞,莫闲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再射!”

    就这样轮射了下来,虽然只造成五死十一伤的结果,但敌方小妖们勇气好像也随之消失,队伍明显的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,手枪一指,喝道:“慢来,汝是何方妖物?”

    “吾乃妙枫山千霞洞熊包大王是也!你杀害我大王和四大王,今日特来取汝的性命,放下手刀枪,可以让你死得痛快一点!”熊包大王根本不提千霞大王的事,一句话,只要杀掉莫闲,让那个婆娘见鬼去,什么丹药,自己已决定与她绝裂,再说,杀掉一个武艺高强的妖,总比活捉他容易得多。

    莫闲一皱眉:“熊包大王,没听说过,千霞洞名字有点阴柔,想不到你这个熊包大王有这个爱好!”

    莫闲是误会了,他并不了解妙枫山的实情,以为熊包大王就是千霞洞的洞主,他这一说,气坏了熊包大王,哇哇的一声怪叫,手锤一摆,就要与莫闲拼个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大王,让我们来!”狼狈二先锋叫道。

    莫闲一看,从他身后走上两妖,一个五短身材,手却使一柄长柄斩马刀,这个妖怪是狼先锋,另一个身体比他高而瘦,手却使一个西瓜大小的流星锤,此为狈先锋,两妖更不答话,直奔莫闲而来,人未到,狈先锋已张口,喷出一股黄沙,直扑莫闲双眼,想迷住莫闲双眼,手流星锤呼的一声,打向莫闲的胸口。

    而狼先锋却低首一摆手长柄斩马刀,身体纵起,在空刀光像一道亮闪,直劈莫闲的脖颈。两妖配合莫闲,之间衔接流畅,换一个人来,要是不小心,的确会他们的招。

    莫闲战斗经验何等丰富,当他还是一介凡人时,做为一个杀手,整天游走在死亡边缘,修行后,虽然战斗场面更加剧烈,上天入地,但要论危险,还是当杀手时那种朝不保夕时危险得多。

    两妖一蹿出来,莫闲本能就觉处两妖应该会一种配合术,他比起杀手时,实力上完全是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,两妖一动手,莫闲根本没有考虑,只是一种本能反应,张开一吹,罡气凛冽,当即将黄沙吹来,眼睛清清楚楚看到背后的流星锤,被他这一口气,当即吹偏,他大枪出手,顿时数十点枪头如花一样,将狈先锋全身罩在其,身随枪进,而狼先锋那一刀,却已经落空。

    他根本没有去防范那一刀,随着他的进身,那一刀自然失去的作用。

    一看到狈先锋陷入危险,狼先锋仰头一声长啸,头空陡然出现一轮明月,在白日之,天空月现,明明天空没有月亮,却一声长啸而现月,接着月华下沏,直向莫闲击来。

    莫闲抽身,抬头望向月亮,口冷硒道:“区区幻象,也配与我相争,头顶上轰的一声,出现一条黑气,幻化成黑犬,一张口,连带月华和月亮,一口吞入腹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