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妖吃过了饭,莫闲说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小妖在前面带路,莫闲一个妖物也不带,只身和小妖前往,走到间的山峰处,莫闲站住了,神识展开,和大地一体,大地产生一种微妙的震动,震动很小,小妖却感到一种无形的压抑,山虫兽纷纷向四下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发出了警告,气机一出,向四下荡去,山虫兽一刹那感到大祸临头,纷纷弃窠而去,连小妖都有一种大祸临头之感,但他战战兢兢,却不敢弃莫闲而逃。

    过了半晌,那种感觉越发明显,莫闲睁开了眼睛:“走吧!”

    小妖如奉纶音,走的速度比平时快上一倍不止,好不容易走出此峰范围,心的不安才散去。

    莫闲微笑不语,他准备施展移山术,为了移山,他不得不驱散满山的虫兽,不然,这业力是他自己,虽然它有灰莲,并不害怕业力,不过能避免就避免。

    到了金刚洞,金刚大王哈哈大笑:“二弟,快来坐。”

    莫闲手一拱:“见过大王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,我们兄弟也有些日子没有见面,来来,我们兄弟喝上一杯!”

    “大王,听说毒敌山和幻波潭联合来攻,不知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甭提了,要不是幻波潭那个老长虫插一脚,一个毒敌山算什么。”金刚大王正不知道该怎么说,见莫闲主动提起话题,便拉着莫闲诉苦。

    莫闲一边听着,一边看那些小妖,小妖明显减少,已不足一百,听金刚大王絮絮叨叨地说起毒敌山如何可恨,怎样勾结幻波潭那头毒蛟,联合起来欺负他。

    莫闲笑了:“大王,我近来在山无事,练成了一种神通,唤作移山术,他们来的正好,试试我的新练的神通,不过,神通初练,只能移金刚山的山峰,不能及远,而且,后果还难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移那座山峰?”金刚大王一听说莫闲炼成了移山术,心大惊,他知道这是一种大神通,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,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外敌当前,却又担心自己地位不保,看来,这个金刚大王的金刚洞迟早会败在他手上。

    “我想移间那座山峰,镇杀敌人,只怕山一移,那里生成一个湖泊,或者是其他什么,破坏了柰果沟与此地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柰果沟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了不起,二弟,你也是一个妖王,不如你就在柰果沟自立,我们两家联合,怎么样?”金刚大王脑子一动,想到一个好主意,干脆将莫闲扫地出门,名义上他很大方,他只派十个小妖给莫闲,莫闲根本成不了大气候。

    “这样好吗?”莫闲心冷笑,但也假惺惺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好,就这么定了!”金刚大王一拍桌子,他不是不想致莫闲与死地,可是莫闲却躲得远远的,平时根本不存在,让他给忘记了,现在想除掉莫闲,莫闲的神通已在他之上,他不知道,莫闲一来神通就在他之上,不过莫闲志不在于一个山大王,他却将山大王当成一个宝。

    莫闲眼看着洞小妖,心冷笑,等一会你就知道后果。正在这时,外面小妖跑了进来:“大王,不好了幻波潭要水漫金刚山!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金刚大王怒了,幻波潭这是想把金刚山变成泽国,他们在数百里外,怎么水漫金刚山?

    莫闲也皱起眉头,幻波潭看来野心不小,他问道:“此处距幻波潭有八里,只有一条小溪,他们怎么水漫金刚山?”

    “幻波潭的大王手拿一个钵盂,从其放出水来,现在水波大浪直向山腰逼来。”

    “我出去看看!”莫闲手执大枪,来到洞外,见一个化形为夜叉状的妖怪手持钵盂,正在兴风作浪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冷哼了一声,手出现了紫竹杖,随手祭起,紫光万道,白莲千朵,从空打下,那个妖怪虽是什么幻波潭的大王,也经不起紫竹杖一下,噗的一声,打得万朵桃花开,倒在碧波之,现出的原形,原来是一只斗大的癞蛤蟆。

    莫闲临空一摄,那只钵盂收入手,钵盂一入手,感到在奇重无比,不觉咦的一声,神识罩定,那一刻,顿觉一轻,心立刻明白,这件宝物已被人祭炼,手一动,无数符箓生成,往上一合,立刻隔断了之间联系。

    幻波潭,毒蛟骖无畏陡然觉得净水钵与他之间联系断了,心一怔,幻波潭,水花顿起,一道水云泛起,冲天而起,他将净水钵交于大王,拿去水淹金刚山,此水量倒有碧波潭的成,他就这一件法宝,而且是幻波潭的镇潭之宝,是他还是一个小妖时,在幻波潭深处发现,他温养了数百年,才有今日威势。

    现在失去了联系,他当然着急,拿起自己的叉戟,直奔金刚山。

    莫闲打死了蛤蟆精,见山脚下原来小溪,不知何时,多了一个方圆数十亩的水潭,数十个虾兵蟹将在水出没,冷哼了一声,手紫竹杖向下一抛,白莲朵朵,光华一至,轰的一声,水炸开,一潭水顿时四下飞溅,那些虾兵蟹将被抛到岸上,一个个东倒西歪。

    莫闲倒没有要他们的命,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,虽然他是一个过客,但也不是谁都能冒犯。

    小妖们一见,发了一声喊,冲了上去,刀枪齐下,转眼间,这十几个虾兵蟹将都毙命,小妖们近几日来,还是第一次打胜,冲上前去,看起来很凶狠,莫闲没来由想起狐假虎威的故事,也不管他们,返回洞府。

    金刚大王刚要出来,莫闲已回头,他问道:“二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一个蛤蟆精,想掀起洪水,被我打死了,还有些虾兵蟹将,小妖们正在解决他们,难道洞无人,居然连这样角色都来欺负金刚山。”莫闲话有些不客气,金刚大王哼了一声,说:“洞近日来,由于弟四弟战死,人心比较乱。”

    小妖们拖回来大虾巨蟹等,烧水准备下锅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