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人眼前一花,感到山迎面扑来,气势压人,当然,这是一种错觉,而是众人见眼前猛然出现一座山,产生的错觉。

    这就对了,对仙人做的手脚,众妖惊得目瞪口呆,唯有二个人没有受到影响,一个是千霞,另一个就是莫闲。

    千霞早就来过,知道底细,而莫闲刚才已现此地不简单,出现一座高山并没有受到影响。千霞趁此机会,打量着众人,当看到一个个妖王目瞪口呆的样子,心难免得意,待看到莫闲不动声色,心不由高估了莫闲一等,她对莫闲更加提防。

    莫闲知道千霞在偷偷的观察他,淡淡地说:“这一座大山之,洞府在何方?”

    众妖王震惊过后,也将询问的目光投向千霞,千霞笑道:“不远,就在那座山峰上。”她手指一峰,这一峰秀挺,看起来并不大,但到这里的全部是妖王,立刻看出了不同,此山峰石质圆润,如同玉石一般,时有云雾飘出,给人一种脱俗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由暗自点头,再回想自己的山洞,顿觉自己所住的如同狗窝一样,妖王各驾妖风,就往那座山峰闯。

    很快看到半山腰有一个洞,云雾缭绕,一条石阶从山脚下盘旋而上,到了近前,才看清楚,完全是青石台阶,两边的护栏上,雕刻着各种异兽。栩栩如生,立在栏杆的顶端,妖王们都以为这是装饰品,莫闲却站下脚步,千霞也立了下来:“各位,止步,前方要步行通过。”

    妴胡大王哈哈大笑:“开什么玩笑,这里距山洞有五六里,走过去,不是要花上半天。”

    “妴胡道友,快下来,这里有禁制!”千霞急忙叫道。

    话还未说完,一头异兽盂极突然从栏杆上一跃而起,本来它很小,却在跃起过程变大,它像一只花斑虎,两个鼻孔各自伸出一个蛇头,口吐着烟火,而它的爪子却像鹰爪,带着青玉光华,向妴胡大王扑去。

    妴胡大王吃了一惊,双目一红,射出血光,身体顺势往后一撤,落在地上,而那两道血光正照在盂极身上,盂极身上爆出一团青玉光华,轰有一声,周围乱流四溢,狂风大作,一时众人谁也不能向前,过了半晌才平息,再看盂极已经物归原位。

    台阶依然如故,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生过,但刚才一幕却提醒各人,这台阶不是好闯的,那一尊尊异兽雕像虽然很小,但每一尊都是不好惹,而且看上去,一眼望不到头。

    虽然它的威能众人可以抵挡,但架不住数量多,一眼望去,何止千尊,众人望向千霞,这事先千霞没有讲。

    千霞笑道:“只要按规矩,这条雕像就是死的,这段从山脚向上的台阶,只能步行通过,不要想着抄近路或者腾云御风。”

    众妖心明白千霞这样做的原因,她牢牢控制着主导权,有许多秘密她并没有说,眼前这一幕,未尝不是她的警告,想到此,莫闲看了一下众妖王,妖王明显也知道了这一点,相互看了看,但谁也不出头。

    “走吧!”千霞说,率先踏上了石阶,众妖王跟在身后,莫闲也在其,但莫闲却在东张西望,看着这些异兽,这显然是一种禁法,莫闲脑不由想起传说的白泽图。

    白泽号称上知天地理,下知鸡毛蒜皮;透过去,晓未来。曾应黄帝所求作鬼神图鉴,内有万一千五百二十种。

    黄帝巡游至东海,遇之,此兽能言,达于万物之情。问天下鬼神之事,自古精气为物、游魂为变者,凡万一千五百二十种,白泽言之,帝令以图写之,以示天下,这就是白泽图。

    而这里雕像却也是异兽精怪,与白泽图一样,如果知道该兽的真名,可以以名驱之,莫闲想到这里,便留意观察众兽,试图现端倪,但他失望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路向上,山道曲折盘旋,众妖暗自警惕,虽有千霞带路,但众人不敢指望千霞,个个提高警惕,莫闲也是一样,但他与其他妖王不同,他的虚相空间又一次展开,与真实空间相合,周围的一切都如同自身感觉一样,刹那间,身外数丈一切都不需通过眼睛。

    莫闲外表看起来与刚才无异,但实际上现在众妖王最细微的动作,连肌肉的一丝抖动,都清清楚楚反映到心,甚至边空气风的抖动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在这种状态下,他终于了现一丝端倪,那些异兽雕像实质上就是雕像,所不同的是,都有一丝联系到洞,千万缕丝线使整座台阶都似乎有了生命,莫闲暗暗心惊,越谨慎,妖王们并不知道这一切,他们的一举一动,如通过异兽雕像汇入洞,莫闲虽不知道里面怎么样,估计已没有智能生命,但一入台阶,一切都掌握在别人手,莫闲不由得毛骨悚然,好在这是自动的机制,要不能死了如不知道。

    众人终于来到了洞口,洞的两边,一边是白泽,一边是狮子,莫闲终于知道,那些细丝到哪里去了,一切都汇入白泽的口,白泽眼睛似乎是活的,有一种智慧的光芒,而狮子却夷然不动,虽然是死物,莫闲却感到有一种庞大力量似乎要爆,而众妖王却不知。

    莫闲自己都胆战心惊,好在众妖王自从妴胡开始闯了一个祸,个个都很小心,不肯越雷池一步,虽然没有感觉到危险,但他们循规蹈矩,倒让他们躲过一场大劫。

    莫闲见众人进入洞,心也暗暗松了一口气,迈步进入洞。

    眼前一花,莫闲看到一处宫殿,远远的放射着灵光,但众人脚下,却一遍荒凉,黄沙漫漫,更显得远处的宫殿像一场海市蜃楼。

    莫闲将目光由远到近,他以为这是一个洞府,现在看来,他错了,这不是一个洞府,而是一个洞天,是什么人有这样的大气魄,居然于此开这里辟洞天,但生了什么,这里明显生了一场灾难,让整个洞天为之荒废。(。)8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