牛虻一见金牛妖王踏入草地,如同天空乌云一样,突然出现,事先一点征兆也没有,金牛妖王一下子现出原形,原来是一只金角银蹄的望天牛,金牛惨嚎了一声,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现出原形,身体表面覆盖上一层牛虻,一个个牙尖嘴利,破开金牛的皮。

    金牛是妖王,身上皮就是一般宝刀都破不开,但小小牛虻,居然钻穿他的牛皮,吮吸他的血液,眼看望天牛丰满肌体瘦了下去,他一蹦丈高,飞快的退了出来,说也奇怪,他一退出,化为人形,那些牛虻轰的一声,飞了起来,有些不及飞起,化为飞灰散去,但金牛却吃了一个大亏,落在黑土地上,身体难免一晃,气血两亏。

    金牛一落地后,就是一吼,张口喷出一道黄光,轰隆隆冲了过去,他也恨极了,身上精血是他多年修炼而成,被这一弄,最起码损失了百年功力。

    黄光一阵冲刷,所遇到的一切都变成了齑粉,那些牛虻也一样,总算出了一口闷气,正在这时,荒草无风自动,腾起青光,转眼间,将黄光消去,而金牛本身像受了重击一样,身体后退了一步,一口血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众妖王见此,倒抽一口凉气,眼睛望向千霞,千霞苦笑道:“不要望我,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众妖王迟疑了,最怕遇到这种情况,头也摸不着,莫闲却露出微笑,这一切,虚相空间如实的模拟,他几乎看见了一切,不错,是看见了,只比真实空间慢了一拍,后来一切都严丝合缝,一切好像应该是这样,但他发现了其的不同点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幻术,一种极高明的幻术,后来出现了都是幻术,甚至连妖王都信以为真,正如《冲虚真经》所说:“穷数达变,因形移易者,谓之化,谓之幻。造物者其巧妙,其功深,固难穷难终;因形者其巧显,其功浅,故随起随灭。知幻化之不异生死也,始可与学幻矣。”

    他露出了微笑,被千霞看到:“莫道友,你脸露微笑,是不是想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此处难过,在于我们有心有身,即我处于无,当可以渡过!”莫闲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些什么?”白光大王皱眉,毒敌和骖无畏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。

    莫闲陡然想起一件事,原来如此,他一直搞不懂,那个洞口的白泽是怎么回事,还有一旁狮子是怎么回事,莫闲只感觉到一股庞大的能量,见到无数异兽有无形的丝线连到白泽身上,他明白了,在之前自己都落入圈套之。

    他问千霞:“你那个圆盘可是得自出口狮子身上?”

    “不错,你怎么知道的?”千霞奇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等一下,我得回去一趟,拿一件东西。”莫闲说着,便返回洞口,莫闲这一着,让众妖王莫名其妙,而莫闲根本不解释,脚下缩地术出,转眼功夫就出了洞天,从洞口向下望去,山路曲折,像一条大龙。

    莫闲明白了,他的虚相空间只不过是一种模拟,而真实并不存在,虽说与真实空间相合,对他个人如此,而对其他人,根本不存在,既然是幻像,显示的形像以莫闲懂的方式具现在眼前,联系之间是丝线,这是人很容易想到,但真正的联系是丝线吗?

    莫闲不知道,也许另一个人如果处于这种状态,又是另一模样,就如千霞得到了圆盘,莫闲看他是圆盘,其他人见他也是圆盘,但真实如何,莫闲不知道,它不过是钥匙而已,千霞真是幸运,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,居然得到这件东西,也许就是这件东西,让千霞上一次能逃出生天。

    莫闲站在洞口,虚空一抓,大地震动,一声龙的长吟,他居然抓出了一件东西,具现出来,成为一张图,莫闲望向手的图,上书五个字,不是任何一种字体,偏偏莫闲认识:白泽精怪图。

    不错,正是白泽精怪图,它本无形无质,散则无形之,聚而成图,其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种精怪,图到手,莫闲手一动,白泽图消失得无影无踪,莫闲再看向眼前的雕像,雕像什么也没有,如同普通雕像一样,只有狮子依然如故,莫闲知道,千霞只是得到钥匙,并没有收了那股能量,他想了想,还是没有把握,狮子有二尊,一是殊菩萨的青狮,另外就是太乙天尊的九头狮子,这头雕像不凡,又汇聚了如此庞大的能量,会不会与他们有关?

    他决定放手,待有机会再说。他又返回了妖王所在地,妖王正在迟疑,大地震动,出现了龙吟,好像发生了不起的事情,一个个惊疑不定,见莫闲来到,千霞说:“道友,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去拿一件东西,可以让我们进入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拿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拿到了,是一张图样。”莫闲说着,手出现了白泽图,众妖心不由升起一阵恐惧,好像怕他手的东西,莫闲祭起了白泽图。白泽图,无数异兽蜂拥而出,刚一现,草地上无数飞虫也一拥而上,两者相遇,并没有发生什么事,那些飞虫化作光点,飞入白泽图,一切异象消失,而白泽图飘然落入莫闲的手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莫闲的虚相空间,动了一下,莫闲似有所悟,他的虚相空间到目前为止,都是虚拟的,要转虚为实,可是那样的话,就会干涉世界本身的运行,而且,虚相空间最大优势,任何人无法探测就会失去,到底值不值得转化,这是一个问题,不解决这个问题,莫闲不想冒然将虚相空间转实。

    众妖见一张图上异兽飞出,地面黑压压的一大片虫云飞起,接着两者一碰,竟然相互交融,星星点点飞向那张图,那张图是什么图,众妖好像在本能恐惧它,还没有看清,便消失在莫闲的手上。

    还未等众妖说话,莫闲已一步踏入草地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