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妖一阵胆寒,但食妖虫是他们的大敌,众妖都是妖婴期,事实上已到脱离种类的程度,但面对食妖虫,还是心理上存在胆怯,好在现场人多,加上又是妖王,反而激了性子的野性,一个个不自觉使出拿手绝活,来对付眼前的大敌。W★

    而毒敌却趁机逃出生天,化为人形,脸色白一阵红一阵,他没有想到,自己差点成了食妖虫的点心。

    食妖虫一声鸣叫,对于这些食物居然敢反抗,它心充满了愤怒,刀臂一扬,大片青光迸出,切向迎面而来的妖光,妖光虽然浓厚,却轻易分开,食妖虫不愧为食妖虫,天生是建妖物的克星,妖光一被分开,众妖只觉如刀劈一样的生疼,这很奇怪,妖光被劈开,居然真的和刀劈一样,一点也不像平常,即使妖光被破,对妖物也无大的影响。

    妖王们有的叫了出来,有的哼了一声,顿时溃不成军,莫闲也夹在其出手,只感到身体似乎一种刺痛,如同电流过身一样,但明显没有电流,他的虚相空间迅模拟这一切,他现这是一种灵性的信息。

    他的身体向后撤去,喊道:“不要用妖力,用兵刃或法宝招呼它!”

    他这一喊,众妖醒悟过来,一个个取出兵刃,金牛取出了狼牙棒,使了一个象天法地之术,身体猛然变大,比食妖虫更大,当头一棒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个使出象天法地之术,莫闲一见,也将身体一摇,象天法地使出,象天法地之术可以说,到妖王这一层次,大多数妖王都会,虽然有关血脉,但成长为妖王,血脉大多数激活,只有很少的妖王不会此术。

    而食妖虫却用刀臂将周身防护得水泄不通,妖王们即使得手,但兵刃击在食妖虫的背甲上,溅起了火花,而食妖虫却像没事一样,反而被食妖虫的触角放出的幽光,让两个妖王,一个白光,一个妴胡两腰化为原形,好在旁边的人围攻,两腰连滚带爬,退了出去,暂时失去战斗力,连同毒敌在内,已有妖退出,毒敌休息了一会儿,身体一晃,手上出现五股钢叉,一声怒吼,加入战团。

    食妖虫的触角一转,又一道幽光直射莫闲,莫闲身上爆出一团清光,居然挡住了幽光,在这个时候,众妖王并没有多想,莫闲将枪一摆,枪上红芒一闪,正刺它触角上的眼睛,食妖虫鸣叫一声,将触角连甩,上面一只眼睛流出血泪。

    众妖王一见,根本不用莫闲说,一个个认准了触角,刀枪并举,转眼间,上面血泪涟涟,食妖虫再也放不出幽光,解决众妖心头大患,众妖一起像食妖虫身上招呼。

    食妖虫没有料到这一点,暴跳如雷,它的前肢刀臂如风一样,一切依据它的本能,它的腹部裂开了,一颗珠子闪着碧光轰的一下,出现在战场间,碧光一现,众妖顿时感到妖力一滞,不由自主象天法地自动崩解,身体缩小到正常形态,而食妖虫却狞笑着举起刀臂,却现莫闲并没有随众人而缩小。

    莫闲也看到这一点,暗叫不好,急忙撤去象天法地,比众人慢了一拍,众妖心狐疑,但一想到刚才幽光照他,他身上爆出一团清光,立刻想当然的认为,莫闲身上不是有重宝,就是身怀秘术。

    食妖虫的刀臂砍向莫闲,它现莫闲是第一要敌,好像隐隐的克制它,莫闲本来在众妖王并不突出,他保留了实力,加上他是一个人类,食妖虫对他的压制并没有妖物大,他游刃有余,而现在引起食妖虫的注意,他冷笑一声:“老虎不威,你当我是病猫!”

    他祭起一物,却是骖无畏的净水钵,他得到净水钵,并没有直接祭炼,而是将骖无畏的烙印抹去,骖无畏从烙印被抹起,两人就结下深仇,莫闲根本不在乎,既然已经结仇,干脆做死一点,莫闲不想柰果沟也像金刚洞一样水漫金山。

    他一祭起净水钵,净水钵有一股吸力,将珠子吞下,同时,身体一晃,人在当地消失,而食妖虫的刀臂走空。

    骖无畏一愣,他看到了什么,净水钵收了食妖虫的碧珠,那一颗珠子的威能他们亲身体验,不能让莫闲得到珠子,他冲空而起,化为原形,一爪抓向净水钵,由于净水钵他的烙印已除,要不能,他意念一动,就飞了回来,而且,他可以肯定,莫闲祭炼了净水钵,他没有想到,莫闲根本没有祭炼,只是抹去他的烙印。

    他一动,并没有针对食妖虫,但食妖虫却不这么看,鸣叫一声,刀臂一扬,一刀直接向他斩去,他大吃一惊,叉戟一拦,轰的一声,身体倒飞出去,净水钵旁边却出现了莫闲,一把抓住净水钵,人立刻消失。

    而金牛的狼牙棒又一次砸来,接着千霞的长剑,还有其它妖物的兵刃又到,食妖虫刀臂一环,火花四射,将几般兵器封了出去。

    千霞往外一飘,手出现了一颗珠子,这颗珠子是上次在此所得,由于颜色呈现五彩,又暗合五行,她就称之为五行珠,五行珠一出,五彩灵光缠绕,瑞采纷呈,轰的一声,正食妖虫,食妖虫惨嚎一声,背甲第一次出现了裂纹。

    莫闲一见,大枪一挺,直插裂纹,噗的一声,破入食妖虫的体内,枪随即收回,但枪头之上,灵光顿熄,莫闲苦笑,食妖虫的体液居然能污损兵刃,莫闲的大枪虽不是法器,但质地强于一般法器,而且,以妖血淬火,想不到在今日遇到克星。

    一股绿色的浆汁喷了出来,痛得食妖虫长鸣了一声,其他妖王一见,纷纷向裂纹打去,而毒敌更是恨之入骨,陡然甩出了倒马桩,长长的尾针正蛰在莫闲开了枪洞上,无数的毒素刹那间进入,食妖虫是一般妖物的死敌,而妖物何尝不是食妖虫的死敌,食妖虫陡然身体一僵,迅变小,轰然坠地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