食妖虫尸身坠地,众妖一拥而上,他们不是趁机痛打落水狗,而是上前瓜分食妖虫的尸体,不一会儿,几妖瓜分殆尽,食妖虫全身是宝,不用加工,就是一件上佳宝物。

    莫闲却没有上前,虽说食妖虫的遗骸是上佳的炼器材料,但他收了食妖虫的那颗珠子,已是大收获,再加上他收了几乎所有的灵药。

    骖无畏和毒敌低声说了几句,莫闲并没有关心他们,但毒敌却找上的莫闲:“莫道友,你收了无数灵药,这些都是大家的,你还是拿出来。”

    莫闲冷笑一声:“其所得,各人凭自己的本领,你忘记了事先约定。”

    在进入之前,各人有约定,其东西,谁得到手就归谁,在黄沙地时,莫闲收了黄沙,而他们收了大量先人身殒的法宝和兵刃,莫闲没有说话,同样,在这里,莫闲手快,收了大量灵药,其他人也无权过问。

    而毒敌却在这时跳了出来,眼红莫闲所得,他说这话时,其他妖王也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你所得甚多,但一点也不想留下,不太好吧!”骖无畏在一旁说。

    莫闲看了大家一眼,众妖眼都露出火热,莫闲冷笑道:“你们都是这样想?”

    金牛和妴胡也不由自主地点头,莫闲冷笑一声:“既然如此,告辞!”

    莫闲一拱手,纵身向去,他走得很突然,这一手把众妖一下子愣住,千霞想喊,却见莫闲已经走远,暗自叹了一口气,说:“既然如此,我们也分开行动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分开之后,各凭运气!”妴胡说。

    千霞和白光一路,妴胡和金牛一路,毒敌和骖无畏一路,各路散开,待众妖走远,毒敌冷笑:“现在各人分开,千霞说,其危险重重,如果莫闲死在其,也是正常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如果我们不小心遇到他,而他恰巧被其不知什么禁制困住乃至杀死,这种情况也正常。”骖无畏说道,和毒敌相视而笑。

    两人辨别了一下方向,顺着莫闲消失的方向追了下去。莫闲早就选定方向,那就是事先看到的一个水塘,水塘之,长着上品灵药紫金菱,在未破禁制之前,小水塘看似不远,但莫闲的白泽图一展,一下子失去的踪迹,但白泽图在收取幻术的一瞬间,莫闲看到如海市蜃楼一般,本来集的景物,一下子分散过去,而那一刻,通过白泽图,莫闲把握住这片草地上的大致情况,一句话,莫闲心有一幅地图,这也是他为什么单独行动的原因。与其与妖物在一起,时时防范,不如早些分手。

    莫闲直奔小水塘,对于紫金菱,莫闲志在必得,这不仅是灵药,弄得好的话,甚至可以把整株都收取,看看能不能培育紫金菱。

    莫闲很快找到了小水塘,他站在水塘边,手出现了紫竹杖,虚相空间早已将紫金菱包裹,他发现一条黑鱼精在水底,望着他,眼露着凶光。

    莫闲一笑,随手拿出净水钵,往上一抛,净水钵发出一股吸力,连同水带着紫金菱一下子收入钵,水一下子下去一大半。

    在水当,窜起一条庞大的黑鱼,水花四溅,一条雾气从黑鱼的口射出,黑鱼发出它最大威力的一击,它连化形都没有,却敢在莫闲面前施展,莫闲轻轻一笑,手紫竹杖一拨,砰的一声,将它击落在水,莫闲并没有取它性命,只是将它打落于水,便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莫闲走后不久,毒敌与骖无畏出现了,骖无畏眉头一皱:“有法宝的波动,是我的净水钵,这里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正在这时,水花四溅,那条黑鱼又出现,一条雾状白线直射两人,骖无畏冷笑一声:“找死,区区黑鱼精,居然也敢袭击我!”

    他的头变了,成了蛟头,嘴大张,就一口,生吞了黑鱼精,可怜黑鱼精,到死都不知道他惹了什么人,这就是所谓的“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”,要不是他守护紫金菱,也不会有莫闲用净水钵收了灵药,莫闲也不会将他打落在水,骖无畏更好,直接吞了它。

    其实,它也不算冤,要不是紫金菱,他不可能成精,在紫金菱身边,灵气浓度要比一般情况下高得多,它受益很多,它不知道它与紫金菱有了因果,莫闲没有杀它,但它终于死在骖无畏的口。

    毒敌和骖无畏对望了一眼,水塘紫金菱没有了,虽然他们不知道是什么灵药,但被告莫闲看上的,肯定是好的灵药,两人眼充满了杀意,

    莫闲身边十余丈内,一点风吹草动,都无有差别反应到他的心灵,他看起来走得并不快,不时停下,收取一株株灵药,而有些灵药还有妖兽相伴,莫闲都是一掠而过,实际上,他的速度惊人,甚至有些妖兽都没有反应过来,灵药已经失踪。如果有护药妖兽扑过来,莫闲随手一杖,将它们抛飞出去。

    由于莫闲速度异常快,远超过其他人,毒敌和骖无畏就吃苦了,只能跟在莫闲身后,替莫闲收拾那些妖兽。

    眼看就到了草地的边缘,前方不远处,就是宏大的宫殿群,散发着灵光,莫闲似带有微笑看了下身后,脚下如行动流水一样,转眼之间,没入宫殿之。

    等毒敌两妖赶到,却见莫闲的背影一闪已经消失在宫殿之,两妖对望了一眼,也加快步伐追了过去。

    宫殿群太大了,莫闲在一处殿前站下脚步,此殿是为偏殿,莫闲上前,这里有禁制阵法,不知为什么,阵法好像没有启动,这是什么阵法,莫闲不知道,看它的形势,好像整座宫殿群是一个阵法,而宫殿却是一处处阵脚。

    莫闲踏上了台阶,眼前光华一闪,一股大力生成,莫闲身体摇了摇,卸掉了加诸身上的压力,一道光幕在眼前亮起,其似乎有星力,莫闲随手将紫竹杖一甩,轰的一声,紫气大盛,白莲千朵而起,禁制居然没有破。

    莫闲眼神一凝,抬手就是一拳。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