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知道,呐喊声应该是时空深处的回音,在之外根本听不见,到了其,立刻听到,眼前一切,似乎回到了当初,无数火鸦从空掠来,地面之上,无数符箓亮起,历史和现实在交汇。

    地上无数白骨爬了起来,一串串煞气化形而出,从无形转换成肉眼可见,一张张面孔带着血污向众人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但一遇到众人身外的宝光,立刻散开,又在不远处重聚,莫闲手紫竹杖发出荧荧的紫光,无数白莲在身外四处绽放,他定了定神,并不理睬那些煞气化形所形成的人和妖,它们不能侵入白莲。

    手紫竹杖一扬就横扫而出,那些白骨立刻倒下一大片,这时,一个大能的遗骸到了,这是一个光头和尚,眼睛陡然睁开,绿芒一闪,扬手就是一拳,击向莫闲。

    而其他妖王经过最初的冲击,很快就镇定下来,能达到妖王,几乎都是在你吃我,我吃你的环境生存下来,心志和实力都是一流。

    一个个出手扫荡,千霞喊道:“不要恋战,向前冲!”

    众妖王向着宫殿方向冲去,莫闲一拳迎出,一声闷响,周围的白骨一怔,接着崩散开来,莫闲这一拳和和尚的一拳相撞,一刹那间,六龙之力暴发,拳罡如潮,本来,这一拳不应该发出声响,莫闲这一拳虽然有六龙之力,一龙之力足以担起一座大山,六龙之力,集在拳头之上,却不会发出声响,莫闲已将力量控制到极限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想到,对面的和尚虽是失去了生命,但身体已不朽,身前就证金刚不坏之身,身据龙象巨力也达到五龙十象的巨力,死后,一股不屈的意志支撑,倒在这大道上,不知多少年来,无数煞气熏陶,身体已有本能,力量上更上一层楼,隐隐有压倒莫闲之势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只是依据本能,而莫闲却控制入微,但莫闲却控制不住自己收束得很好力道,力道外泄,形成了冲击波,大部分都是高频声波,人的肉耳听不见,所以只听到一声闷响,周围的白骨正等扑上来,被这高频声波一激,化成无数骨灰,地面一层如雪一样,许多骸骨质地晶莹,证明其主人身前极高的修为,虽没有肉身不朽,但骨骼已经转化,他们都死在这条大道上。

    在今日,却化为灰烬,身前不管如何显赫,但也无可奈何被埋藏在时间深处。

    莫闲感到一阵剧痛,有好久没有品尝过这种感觉,对方脚下蹬蹬的退了二步,他的力量强于莫闲,却被莫闲逼退,可见莫闲的武道修为的确已经摆脱了世俗的限制,他退了两步,眼绿芒更甚,生命似乎复苏,但莫闲知道,这已经不是和尚,和尚早死了,这是郁积了不知多少年的煞气侵染了身体的本能,形成了一种类似魂魄的东西,离重新复活还远得很。

    和尚正要扑上来,拳头上一团金色气体在凝聚,这是他的身体记忆,刚才一拳,将他的身体记忆唤醒了一些本能,煞气在身体的海底轮开始形成英魄,莫闲口诵六字大明咒的“吽”字咒,一个种字“吽”出现,直入他的海底轮,就听见和尚发出一声惨嚎,一股黑烟从身体冒出,里面各种面孔交替出现,都是当日死于此地的修士的一点残念,有人有妖,连完整的魂魄都算不上,刚一出现,便被莫闲打散。

    和尚一下子倒了下去,莫闲却不放过他,这具肉身不朽,有极大的秘密,从其能窥出佛家金刚不坏之身的秘密,留在此处,过一段时间后,在煞气的影响下,恐怕会再次生成意识,但他已不算人,而是一种说不清的存在。

    莫闲以观音的六字大明咒驱散了煞气和本能融合后的意识,不想他再次生成,手往下一罩,掌佛国现,将和尚摄入其。

    一声惨叫传来,金牛妖王陨落,他遇到了另一具大能的尸身,这位是一尊商羊,一种上古异兽,并未化形成人,而是化形为一尊****集合体,兽首人身,手要柄辟地锥,正扎入金牛的腹,位置恰巧在妖婴所在。

    金牛妖王头顶上一面伞,放射着乌光,但居然没有挡住辟地锥,实际上金牛妖王正在用狼牙棒横扫身遭骷髅,不知怎么的,商羊陡然从骷髅突出,杀了金牛。

    众妖一看,不由得心生寒意,还没有走多远,一个妖王就被杀了,毒敌陡然身体幻化,尾钩一甩,当的一声,商羊任他蜇,居然没有破开商羊的肌肤,商羊冷笑一声,手数尺长的辟地锥暴长,眼看就要将毒敌钉住,此时,一把叉戟突然出现,将商羊的辟地锥给架住,毒敌身体一摇,顺手卷起金牛的尸身在,嘴一张,将金牛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莫闲一愣,居然当众就吃了金牛,再看那几位妖王,好像平常事一样,毒舌身体一幻,变成人形,祭起砚台,砚台扩大,如一座小山一样,向商羊的顶上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商羊眼一绿,咆哮一声,一拳朝天击出,轰的一声,砚台并没有落下来,砚池忽然充满了水,一团没有感觉漆黑的墨水当头浇下,商羊一躲,按理说应该躲开,但在众人眼,却清清楚楚看到,墨水正好浇在商羊身上。

    商羊陡然身体僵住,冒出一股烟气,只扑和他对战的骖无畏,骖无畏冷笑一声,手镜子一扬,一道白光射出,正好罩住这道烟气,烟气迅速变换着脸面,一齐恨恨的咒骂着,却挡不住镜光,烟气嚎叫着,但抗不住镜子,终于拉入镜子,镜子奇光一闪,在背面多了一些花纹,骖无畏并不知道这件事。

    莫闲见到这一幕,眼光一转,至于商羊倒在地上,就没有人再关心,众妖向前杀去,莫闲在最后,他来到跟前,又一具尸身收入掌佛国方。

    他收这具尸身,一是这具尸身是不朽大能的,从尸身可以看出不朽的究竟有什么玄妙,二是它身上的墨水,对于毒敌的功行,莫闲没有看在眼,而是想研究一下墨水究竟是什么。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