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闲收了商羊,还剩下五个妖王,众妖光焰罩身,千霞更是放出万道霞光,无数飞羽化作五彩的剑气,向着前方****,在她的头顶上,一个明晃晃的钢圈,绽发一圈白光,不论什么东西,都不能闯入她的身前。

    其他妖王也各显神通,但干道上白骨何其多,此时都站了起来,手刀剑,有的已经断毁,有的已经锈蚀,但也好光华四射的,特别是一些神兵,虽然断折,但威能犹存,一两个骷髅没有什么了不起,但成千上万,光那股死气和煞气就让几妖吃尽了苦头,仗着法宝,还能顶得住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从骷髅后方,陡然升起一片乌云,不,那是弑神弩,不是一把,而是上千把,射出箭漫天飞舞,这些箭都不是实体,而是一团黑气而成,真正的弑神弩早已损毁,而这些是这些骷髅深入骨髓记忆,因为没有思考,反而一念执着,幻化而出,真的把弑神弩从时空深处给招唤出来,汇成这漫天的箭雨。

    众妖王一见,脸色大变,一个个拼命将真元往法宝里灌,千霞的钢圈外,剑雨陡然收缩,形成了二道防护,白光的玉笏和妴胡的铜钟也紧紧收缩起来,玉光和铜光凝练如实物,而毒敌的砚台向外急洒黑汁,将他和骖无畏护在一起,骖无畏手镜了出一道蒙蒙的镜光,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莫闲眼一闪,紫光万道,白莲朵朵盛开,他的身体完全埋在莲花,紫气透出,即使这样,箭雨一过,飘飘落下二朵白莲,好厉害,莫闲眼一动,祭起了砂母。

    千霞无数五彩剑光一遇到箭雨,虽然斩断了不少箭,但也她自身所炼的飞羽也折损大半,她的脸色很难看,好在后继的箭雨被她的钢圈所发出的白光拦住,她才松了一口气,再看白光和妴胡两妖,似乎更惨,他们为箭雨所伤,幸亏只是一些皮外伤,黑气组成的箭雨一遇到玉笏和铜钟,当时就粉碎,散作煞气,两件呻吟了一声,竟然受到污损,灵光立刻减少,后继的箭雨之,有几支箭射入其,好在已没有多大威力,但毕竟是煞气所凝,妖体居然没有挡住,两人哼了一声,忙运功逼出煞气。

    毒敌的砚台的墨汁纯黑,偏偏其自有一种阳刚之气,对煞气相克,所以他和骖无畏反而是最轻松的两人,箭一遇到墨汁,当时就被墨汁所染,散为煞气四散而去,再被镜光一照,居然毫发无伤。

    莫闲祭起砂母,刹那间,狂风大作,漫天黄沙,待风停之后,眼前尽是一片黄沙,所有的骷髅都陷于沙,越挣扎磨损越深,这不是一般黄沙,而是一片沙海之的虚空砂,颗颗如金刚石一般,重如山岳,更兼得众多虚空砂能发出空间之刃,在短短的时间内,大多数白骨早已被虚空砂所磨灭,只剩下外表的样子,只有少数的骨质宛若美玉一样的骷髅还在挣扎,莫闲手一招,收回了砂母。

    数里长的干道上,白骨堆积,风一吹过,纷纷扬扬的白色骨灰扬起,刹那间,无数白骨成灰,地面上厚厚的一层白灰,只有少数几具如玉的骷髅呆呆地站着,煞气向它们集,妖王呆呆看着,莫闲的砂母的威能出乎他们的意料,甚至千霞都怀疑,上一次来遇到多少劫难,差点葬身与黄沙海,难道黄沙就是一件法宝?

    莫闲见灰黑色煞气向骷髅集,手结观音八海山印,口诵出观音六字大明咒,随着他的言咒,六字大明咒有着不可思议的降魔之力,咒音一出,天地响应,无数金光从空而落,似乎咒音穿越了千古,落在几具骷髅身上,骷髅身上出现了悲鸣,一股灰黑的气体奔涌而出,在空发出了一声惨嚎,在光剧烈的挣扎,却无济于事,各种面孔出现,种种痛苦发及狰狞交织在一起,形成一股执念,在佛光照射下渐渐淡去,最后脸色转变成安祥,越来越淡,和佛光混为一体,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在那一刻,莫闲感到身体一振,一股精纯的念力反馈到精神之,莫闲恍然大悟,原来佛家咒语,不仅是自家之力,但能借助外力,壮大自己,不怪佛家以降伏外道为己任,要是没有好处的事,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去相信去做。

    这股精纯的念力和己身水**融,一点也感觉不到是外来,佛家以慈悲大愿视众生如一体,这种修法不是说说,而是真实不虚,不怪佛教从小乘发展到大乘,既然视众生为一体,从而突破自我的限制,借众生之念为己身服务,从而达到无我的境界。

    佛说众生,即非众生,故名众生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,而道家却混有无成一体,不专注有情(即有生命的东西),平等视之,溯源而上,从而与道合真。

    莫闲心念头一闪,现在他心念头颗颗晶莹,透澈无比,当然这是比方,人言念头,刹那而逝,但在这一刻,他的念头摆脱的时间,似乎是永恒的,一丝一毫都不相差,从时间长河跃出,他笑了,下一刻,他身边出现了一个和尚,他的一念附体,这个和尚正是先前所收的大能的遗体。

    和尚陡然睁开了眼睛,口唵的一声,眼射奇光,一拳击出,拳罡荡起,空呱的一声,突然钻出一只火鸦,口吐一个火球,向众人轰的过来,众人正在震惊莫闲的砂母的威能,转瞬间,附近一里多内,骷髅为之一空,还没有转过神来,更神奇的一幕出现,莫闲居然口诵真言,而剩下的骷髅居然也被莫闲所破。

    事情还没有结束,一个和尚出现,众人吓了一跳,以为是僵尸攻击莫闲,却见他口嗡了一声,一拳打向天空,而天空之,恰巧出现了一只火鸦的虚影,口吐火球,直射众人,火球还没有落下,被和尚一拳带起的罡劲击碎,连同火鸦的虚影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一回事?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