众妖懵了,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,他们搞不清这和尚是怎么回事,这个和尚是先前被莫闲打倒在地,后来便不见踪影,当时众妖正与骷髅之类缠斗,虽然看到了这一幕,但并没有多关心。√现在和尚陡然出现,是以众人吓了一跳,但随后生的一切,众人更是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和尚一拳出,随即眼光黯淡下去,莫闲心暗自苦笑,自己以为获得一样神通,将一个个念头分化出去,控制万物,谁料念头根本不能持久,转瞬间念头也成为过去,看来,修行真正到了自己念头都是永恒时,这种神通才能真正的成为自己的底蕴,但自己终究踏出了这一步。

    莫闲顺手将和尚及几具骷髅一起纳入掌佛国,这时,众妖才回味过来,看向莫闲的眼光立刻不同了,但他们不知道莫闲是如何做到的。

    他们猜想和尚大概已经僵尸化,莫闲肯定掌握了训化僵尸的方法,是以驱动僵尸,再想之前,莫闲收了这个和尚,还收了商羊,毒敌和骖无畏眼遇出恐惧之色,相互望了一下,用眼睛示意,决定一有机会就除掉莫闲,再也不能让他活下去

    两妖知道,他们这样的高手对气机十分敏感,故此也不看向莫闲,气机也自收敛,莫闲正在思索念头化身的事,没有留意他们的事。

    近处骷髅为之一清,已经到了河边,莫闲感到那条河流有古怪,他脚下缩地法出,虽然此间的时空都受到侵染,不出现当时的场景,那是一种时空深处的记忆,不要小看这种记忆,如果不小心遇上它,对于现在时空的人来说,就是真实的,如果被它杀死,那自己真的会死去,甚至灵魂会被拉入时空深处,好在有时空壁垒相隔,虽说那些记忆会突破时空壁垒,但到达现在时空力量却小得多,最主不过成,很多时候,就是一成都不到。

    因此,对付起来虽然很艰难,因为记忆的人,特别是有些人,对莫闲他们来说,算得上大能,用道家分类方法,算是化神以上的修士,对他们来说,一成力量已足以毁掉一个元婴修士,但莫闲他们与之相对,往往只需要支持很短的时间,因为这处时空不住翻涌,往往就是一瞬间的功夫,时间和空间便生了偏移,对方往往一愣神,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飘移了,所以他们有惊无险的来到河边。

    到河边一看,哪里是河水,分明是鲜血,河水一遍血红,隐隐闻到一股血腥味。

    莫闲在河边上,随手拾起一把断刀,手一扬,刀飞了出去,直向对面而去,刚刚到了河间,河水陡然升起一血红色的一片光虹,其上不知几千万丈,刀一下顿住,接着掉入血河。

    断刀一入河水,立刻沉于底,不住的有气泡翻上,见到这一幕,众妖倒抽了一口凉气,莫闲却知道根底,这应该血河,传说的血河不过是意象,而有大能逆推神通,从而创造出血河禁法,这些都是莫闲在藏经阁阅读藏书时,有则传记提到了血河禁制,并且说得还很详细,莫闲见此情景与血河禁法相似,心估计就是血河禁制。

    千霞说:“看来想飞越过去,可能性不大,我们还是顺着桥进去。”

    莫闲点头:“顺着桥是个不错的主意。”

    这些禁制是自动运行,根本没有没有人在主持,这片广场上,当年厮杀的战场的人大多数变成白骨,静静地躺在广场上,众白骨有些白骨已经完全风化,剩下的白骨,都是修行有成的人留下的,稍差一些的,在时光面前已经魔朽,有些已经成粉。

    他们踏上那白玉做的桥,莫闲倒没有什么,而几个妖王又一次被此间主人的大手笔惊呆,与此一比,他们的山洞只是一个狗窝。

    毒敌和骖无畏两人对视了一下,心领神会,骖无畏手出现一根针,而毒敌的砚台一动,一滴墨汁悄然无声地向四周散去,在众妖都紧张的防备情况下,毒敌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妥,因为各个人都悄然在身边布上一道法术灵光等等。

    刚踏上桥,巨变立生,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煞气裹挟着大量尸毒,如海掀起的大潮,朝众人压了下来,众人身边奇光异彩顿起,将之拒之门外,地面的骷髅也站了起来,在浓雾,向众人扑来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毒敌动了,身边陡然腾起一片黑雾,这是那滴墨汁所化,不同于妖怪本身雾气,虽然是黑色,却一点也不给人以阴暗感,反而有一股儒雅之气,众妖的神识却不能入内,当然,莫闲的神识也不能入内。

    骖无畏笑了,手针完全掌控,雪亮的针变得漆黑,骖无畏是毒蛟,针在他手,转眼间变成了一根毒针,毒蛟之毒,就是修士也吃不消,更要命的是,他没有指望毒针取莫闲的性命,在他出毒针的刹那,莫闲正好移到桥边,毒针到了,只要莫闲挨上一针,身体一软,就会跌入河,而河的血水连钢刀都轻易腐蚀,莫闲保证到时候尸骨无存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打这个主意,但他们不知道的是,莫闲不仅在武道上达到一蝇不能落,一羽不能加的境界,更是越其上,达到了金风未动蝉先觉的境界。

    在毒针出手一瞬间,莫闲顿觉不妙,一股暗风只指他的身躯,其实并没有风,而是他的心灵之生成的风相,他冷笑一声,身上使了个护体法,灵光一闪,将身体护住,这只是被动防守,手紫竹杖顺势击出,紫气千条,白莲滚滚,那根针根本没有进入莫闲身体一二尺以内,便被莫闲破解。

    莫闲似无意一击,不仅破坏了毒针,更让毒敌吃了一个哑巴亏,毒敌哼了一声,身体连退几步,墨汁被破,他脸色阴了一下。

    两人暗已交锋,但其他妖怪没有看出来,毒敌败了,莫闲没有声张,看了骖无畏一眼,他知道背后有人暗算,毒敌大王在前以墨汁雾掩护,在掩护骖无畏。

    莫闲这一眼金了一金,骖无畏顿时变色,身上灵光盛开。(。)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