指月玄光,借指月的手指喻指大道的路标,而非大道本身,在《六祖坛经》记载:

    无尽藏尼对六祖慧能说:“我研读《涅盘经》多年,劫仍有许多不解之处,希望能得到指点。”

    慧能对她说:“我不识字,请你把经读给我听,这样我或许可以帮你解决一些问题。”

    无尽藏尼笑道:“你连字都不识,怎谈得上解释经典呢?”

    慧能对她说:“真理是与字无关的,真理好象天上的明月,而字只是指月的手指,手指可以指出明月的所在,但手指并不就是明月,看月也不一定必须透过手指,不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于是无尽藏尼就把经读给了慧能听,慧能一句一句地给她解释,没有一点不合经的原义。

    字所记载的佛法经都只是指月的手指,只有佛性才是明月之所在。

    指月玄光便是此种,含性光,见光如性,诱人走入邪路,故人一见指月玄光,间似有无限大道真意,不觉沉迷于其,忘却了其杀机。莫闲只不见初次试验,便使人只见手指不见月,可惜的是,他不熟悉此种法术,使用起来,许多地方还不圆融,是以暗血凶牛能在最后觉醒,从而借血摆脱了殒落的命运,要是一个久在此道考验的人使出,恐怕到死暗血凶牛也不会觉醒,在自认为得到大道的精义情况下,不知不觉,陷入死亡之。

    不过,暗血凶牛也没有落到什么好处,大叫一声,跌入另一重空间,正与千霞他们相遇,千霞他们正在抢夺法宝。

    在莫闲除掉毒敌后,便自消失,而几个妖王个个胆战心惊,过了一会,未见有什么法术之类落到自己头上,白光说:“莫闲道友,大概不会向我们动手,我们又没有向他动手。”

    千霞和妴胡点头,不然不好解释莫闲没有动手,骖无畏冷冷地说:“也许我们有了戒备,他不好下手。”

    他与莫闲有仇,其他人与莫闲无仇,因而他更担心,生怕突然之间,在自己不知道的地方,莫闲突然出手,是以他更加小心。

    几个妖王都很小心,虽然已将元婴转化为法相,但毒敌也转化为法相,依然不是莫闲的对手,妴胡说:“我们几个之间相互照应,距离近一些,也许这样可以相互有个照应,我们几个人不可内斗。”

    几妖点头,他们以将几种法相记下,方法也记熟,便合在一处,继续向殿的深处行去,长长的塑像群到了尽头,尽头之处,有一尊奇特的雕像,是什么他们说不出来,只是一头无头无脸的混沌,其状如黄囊,赤如丹火,六足四翼,浑敦无面目,他们不识,莫闲知道,在《山海经》有记载,名为混沌,又名帝江。

    不知它的塑像怎么在此,由此可见,众多法相,收集于此,每****上相应的观想秘法,实是天下少有的法相群。

    他们一眼带过,眼睛放在前方的柱子上,那里没有塑像,却放置着宝物,那个地方应该是法相放置处,大概没有收集到,却用宝物代替,虽过去不知多少年,然而,却依然放射着毫光,一切如新,这是宝物在呼吸,并不是如生物一样呼吸,而是在吞吐着灵气,和天地默默交流着。

    他们的眼睛亮了,此处最里面的柱上是一尊大印,外面依次是一面铜镜,一面渔鼓,一双玉环,一块红色的云帕,一个瓶子。

    四人一见,顿时忘了刚才的誓言,飞扑上去,倒是没费多大力量,各人收了一件宝物,回过头来,四双目光盯住了瓶子和大印,一声响,四人不约而同的出手,正在这时,空间一阵摇晃,四人一惊,如惊弓之鸟,一个个暴退,却没有什么,正要再扑上去。

    空间一阵摇晃,一个人跌了出来,正是暗血凶牛,他一出现,正好跌在四人与法宝之间,四人一望,千霞大惊:“金牛,你不是死了吗?”

    其余妖也是一惊,不过骖无畏很快发现不对:“你不是金牛,你是谁?”

    暗血凶牛不想自己跌入这里,一见四人,嘿嘿地冷笑:“我正要找你们,却碰到你们,好得很,我的哥哥死在你们手上,你们给我去死!”

    “你哥哥可是金牛?”骖无畏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让你们死的明白。”暗血凶牛说道,他并不是为他哥哥报仇,而是因为金牛与他们在一起,他们当然得死,他将对金牛的怨毒移到他们几妖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哥哥不是死在我们手上,而是他不小心,死在此间。”千霞说。

    暗血凶牛当然知道,而且知道毒敌吞食了金牛,不过他没有看到毒敌,毒敌是否已死掉,对于这一点,他倒没有多怀疑,毕竟他们都是元婴修士。

    “你们没有救我的哥哥,而且,你们一个还吞食了我哥哥,你们都得死!”暗血凶牛冷笑道,他在拖延时间,恢复伤势,指月玄光下,他受伤颇重,战力不足原来的四成,虽然是化神修士,在重伤情况下,对付几名元婴修士,他没有多大把握。

    他一说到此,骖无畏眼睛一转:“这不关我们的事,吞食你弟弟的是毒敌,他不见了,被莫闲所摄。”

    “莫闲?”暗血凶牛眼睛一瞪。

    莫闲正在太阴镜,看到这一切,也听到他们的讲话,控制整个洞天正是太阴镜和月桂树,洞天的一切,对身处太阴镜的莫闲来说,如同掌上观纹。

    当听到这话,莫闲暗骂了一句,知道骖无畏想将祸水外引,牵涉到莫闲,心也冒火,强自按下杀死骖无畏的心思,毒敌已死,金刚大王所对的妖,只剩下一个,此人是牵制金刚大王的人,不能杀,要不然,金刚大王就称雄那一带,对莫闲的柰果沟来说,却不是一个好消息。

    莫闲需要一个人,能牵制金刚大王,而骖无畏当仁不让,正是这一点,救了骖无畏。

    千霞拿眼睛瞪了一下骖无畏,开口说:“莫闲他失踪了,杀了毒敌后就失踪了!”(。)u

    [co]
网站地图:1 2 3 4 5 6 7 8 9 10 11